PoppelYang

关注计算机、艺术相关亚文化场景。喜欢写东西,兼职撰稿人,曾服务于VICE中国、BIE别的、i-D China、noisey音乐、触乐网、大众软件、VogueMe等媒体。此博客仅登载本人原创文字和编译内容。工作邮箱:poppelyang@gmail.com //Poppel Yang is a writer who focuses on computer culturescape and art.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

前言:

《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有这些人的命运……

《1998年的暑假》是《灰色千禧》系列的第二部,以小说的形式登场。

第一章

 “许秒家装电脑了!许秒家装电脑了!”

高秀才一边嚷嚷着,一边从黑洞洞的八号楼里跑出来。从六楼到一楼,楼里新装不久的声控灯逐层亮了起来。

坐在双层滑梯顶层的小昊、杨旸和姜波转过头去,眯起眼望着向他们跑过来的高秀才。这座用“工”形钢梁建起来的双层滑梯比两层楼还要高一点,一高一矮两条滑道内贴着的光滑铁皮反射着正午耀阳的阳光,将盛夏的炎热带到另一个维度。

尽管外院儿的孩子能远远地看见这座高高的滑梯并露出羡慕的眼神,滑梯上这三个孩子却对其毫不在意。他们已过了享受打滑梯快乐的年龄,每天只是惯性般地坐滑梯最顶上的平台望风。

瘦高的小昊三五步顺着梯子爬了下来,矮小的杨旸倒腾着两条小腿,紧跟着他。胖乎乎的姜波则一脸坏笑地坐在了滑道入口处的铁皮上。

 “快下来啊,看许秒家的电脑去!”已经爬到地面上的小昊抬起头向姜波喊道。

“哥要滑下来了!”

“你也不怕烫坏了屁股?”

“这叫太阳能治痔疮!”姜波一脸坏笑着从滑道上滑了下来,“比那505神功元气袋好用!”

“行了吧你。”小昊笑骂道。

等姜波下来的时候,高秀才已经跑到了他们三个身前,他那有点泛红的自来卷好像在太阳下着了火,整个人仿佛一个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小包子。他捋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大喘了一口气说道:“许秒家装了台486!能玩很多游戏呢!咱们快去看看吧!”

姜波看了看高秀才,笑着说:“这么好事你自己怎么不去呢?还来喊我们?”

高秀才的脸一下红了,也许只是刚才一阵小跑后的心跳加快导致的。他说:“有福同享有福同享!我哪能不叫上你们啊……”

“得了吧你!”姜波笑得更灿烂了,抓着高秀才的肩膀把他原地转了180度,嚷了句:“你地!带路地干活!”

一行四人从大柳树斑驳的树荫下走过,跳上院儿中花坛狭窄的边缘,一边像走平衡木一样向前走,一边踢踏着花坛里探出来的被晒得有点蔫吧的野草。跳下花坛再走几步,就到了八号楼栋前。四个人嘻嘻哈哈地钻入了楼栋,总算离开了太阳的炙烤。八号楼的住户们似乎特别擅长把不用的东西往楼道里堆,从酸菜缸到破家具,几乎每层楼的楼梯折角处都会堆一些东西,有人甚至把楼道窗户前也放上了东西,所以楼道里总是显得拥挤又阴暗。

“谁先跑到六楼谁先玩!”爬到二楼时姜波突然喊了一声,然后推开高秀才和杨旸,噌地一下开始向楼上狂奔,活像马戏团的大炮里发射出的粉色大象。小昊摇了摇头干脆让他们先跑上去了,自己慢慢地爬上了六楼。

到了六楼,四个人略微商议了一下,估计家里没大人,就敲开了许秒家的门,一拥而入。许秒家客厅里的窗户全都开着,穿堂风呼呼地穿过,给刚爬完楼的小子们降了降温。窗外远处新建的立交桥刚刚通车几天,桥上火柴盒大小的汽车发出的噪音在这座没什么高楼的城市上空回响着,最后传到人耳朵里的是一种“嗡嗡”的声音,让这个没有蝉鸣的城市第一次有了夏天的白噪音。

“我靠,你们几个可真够快的啊,我他妈自己还没玩够呢。”许秒左手插着腰,右手捋了一下贴在额头上的头发说道。几天没在院里出没,本来瘦高的她个子好像又窜高了一截。

“还得感谢你家对门儿的高秀才大公无私,有福同享。”姜波嬉皮笑脸地说。

“我猜也是你告的密。”许秒瞪了高秀才一眼,高秀才随之一颤,仿佛挨了一拳。接着,她把头转向了杨旸,谄笑道:“呦,杨小蔫儿也来了,你太小玩不明白电脑赶紧回家吧。”

听到这话,杨旸涨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姜波和高秀才也开始一脸坏笑地看着他,直到小昊说了句:“行了,人家也不小了,来都来了就一起看看吧。”

“行,来吧上我爸这屋。哎,鞋都脱了啊!”许秒说着转身领着几个小子进了她家的小屋。

这间屋子里放着两个书架,一把转椅和一张带抽屉的桌子,狭小得几乎没有可以站人的地方。屋子里局促的墙面上贴着一些足球明星和短跑健将的照片和海报,书架上除了一些沾满灰尘的书,还有几个一尘不染的小奖杯,和一张镶起来的黑白照片:一张浓眉大眼的国字脸上挂着最灿烂的笑容,白色的运动背心紧绷着健美的肌肉。虽然是黑白照片,胸前的奖牌和手中的花束也一样鲜艳耀眼。

姜波盯着照片看了看,问道:“哎,这是你爸年轻时啊?”

许秒一边摆弄鼠标,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啊,他和我妈刚认识的时候。”

姜波转过身,打量着许秒瘦长但很“实”的胳膊和腿,目光比往常多停留了一秒钟。

“你爸是不也总让你练跑啊?”

“练,隔三差五就领我上省体育场跑去。烦死。哎,看好了,我现在弄一游戏,叫‘铁板车’,打飞机的。你们先看看我打一局吧。”

小昊、姜波和高秀才对着15寸的CRT显示器探出脑袋,把屏幕围了个严实。最矮最小的杨旸费了好大劲才看到屏幕的一丁点。过了一会,他小声说:“这叫《铁板阵》。不叫‘铁板车’。”

“行,行,铁板阵就铁板阵……哎哟!”许秒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一边用力按着键盘,身体也跟着屏幕上的小飞机左摇右摆。不一会儿,电脑音箱里就传来一声刺耳的爆炸声。许秒喊道:“靠,我死了!”

“这游戏跟小霸王上的也差不多啊。你没有别的游戏了吗?”姜波有点失望地问。

“还没买呢,这周末我舅和我表哥带我去工大那边的电子大世界买游戏碟去。”

“得嘞,我看这电脑还没张楠家的世嘉好玩呢。”姜波说。“我走了啊。”

“好玩是好玩,可是人家不给你玩啊。”许秒说。

“那,我也走了。”高秀才看了看姜波,又看看了许秒。

“爱玩不玩。”许秒回头看了看,屋里除了她就剩下小昊和杨旸了。她探出头向客厅里望去,看见姜波和高秀才已经走了,狡猾地一笑,打开右手边的抽屉,拿出一张光盘。

“这才是最好玩的电脑游戏,《红警》。我之前在我舅家玩过,顺便把他的游戏碟借来了。给你们开开眼吧,你们可别告诉他俩。”

“行,挺会啊。”小昊笑道,好像并不觉得吃惊。

“那还说啥了。”许秒看着小昊,嘴角闪过一丝微笑,又看了看杨旸,说道:“杨小蔫儿你可不许告密啊!要不我有你好看!”

许秒启动了游戏。杨旸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上蚂蚁大的小兵,一边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许秒用鼠标圈选了一下那些小兵,然后点了屏幕上一个点,那些小兵就都一个个开始往那个点跑了。杨旸从来没见过这种游戏,觉得真是太神奇了。之前他只在妈妈工作单位的电脑上玩过几次无聊的《纸牌》和玩不明白的《扫雷》。他立刻意识到这个《红警》与那些游戏,还有“小霸王”游戏机、Game Boy上的游戏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这种鼠标选择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像在沙子堆里用玩具排兵布阵一样,只不过这里的兵能自己跑,还能开枪打人。

从那一瞬间起,杨旸心中无论是游戏机还是四驱车,都妥妥地降了一级,《红警》这样的游戏完全成了他的兴趣所在。

小昊和杨旸在许秒的指引下各玩了半个钟头,半懂不懂地用苏联打了盟军,正在上手之时却被许秒送客了。小昊和杨旸满脑子想着《红警》里激烈战斗场景,满身大汗地各回各家了。

晚上六点,闷热了一天酝酿出的奖赏总算来临。杨旸站在二楼家里的阳台上望着城市空旷上空的天色剧变:大团的积雨云仿佛杀出重围的士兵,迅速聚集在天边,遮住了炙烤大地的火球,宣布了对天空的主宰权;蓝白色的闪电从云层中射出,仿佛特斯拉线圈对大地的死亡之触;轰隆隆的雷声仿佛飞驰的战车洪流,万众一心地奔向地平线上看不见的战争前线……

伴随着雷声和闪电,雨滴猛烈地打击着地面上的一切物体,将日头带来的热度完全冷却。红橙色的燥热世界在暴雨的声光盛宴下变成了深蓝色的沉睡摇篮。疾风烈雨发生时虽然令人震颤,却留给被盛夏的热度折磨了一天的人们一个可以安眠的夜晚。

院子后面,孩子们避之不及的那条狭窄的“恐怖小径”。

Poppel Yang

原作于2019-02,修改于2020-06-08

1 人支持了作者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二)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三)

让爱发电:Nerdity Overdrive计划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