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elYang

关注计算机、艺术相关亚文化场景。喜欢写东西,兼职撰稿人,曾服务于VICE中国、BIE别的、i-D China、noisey音乐、触乐网、大众软件、VogueMe等媒体。此博客仅登载本人原创文字和编译内容。工作邮箱:poppelyang@gmail.com //Poppel Yang is a writer who focuses on computer culturescape and art.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三)

前言:
《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有这些人的命运……
《1998年的暑假》这是《灰色千禧》系列的第二部,以小说的形式登场。

第三章

第二天,四个小子很早就到了新新家门口。新新和他爸妈出门了,他的姥姥看这几个小子能来帮忙觉得特别高兴,许诺只要帮忙挪挪家具,家里收拾出的废品卖了钱一半归他们。这下四个小子来了劲,热火朝天地干起活来。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新新家里的家具挪得差不多了。四个小子把他家收拾出来的废品集中在一起,堆在五号楼栋口,打算先小憩一下然后借门卫李靖的三轮车拉到绝缘厂东边的废品站。

姜波和高秀才想着下午就有钱去街机房了,双双美滋滋地偷笑;杨旸坐在树荫下抬着头望着天,想着暑假不久后就要结束了,略有沮丧;小昊从在废书堆里拨来拨去,翻出一本《大气功师出山》,一屁股在废书堆里坐下,读了起来。书里胡扯至极又一本正经的语句逗得他嘿嘿傻笑。

“傻笑啥呢?”

小昊抬起头,原来是假期补课班放学回来的许秒。

“这书太他妈胡扯了。”小昊笑着说,把手里的书扔回废品堆。“我们一会拉这些废品去卖,你来不来?卖了分钱有你一份。”

“行,带我一个。”

“你这是学英语去了?”

“噎死,猴哈腰?(Yes, How are you?)”许秒戏谑道,“得,我先回家放包。一会下来。”说罢快步向八号楼走去。

四个小子消了消汗后,从门卫李靖那借来了三轮车。等许秒下来后,五个人一起把废书废报废纸板废瓶子统统装上了车,随后就出发了。姜波和小昊轮换着蹬车,其他三个人推。十分钟后他们到了废品站,车上的废品一共卖了十三块五毛六分。

卖完废品,五个小伙伴正推着车从废品站往外走,这时迎面遇上四个贼眉鼠眼的小青年——他们正抬着一个用布盖住的长条物体往废品站里进。四个人在废品站老板面前放下长条,跟老板低语一阵后便掀开了蒙着的布,一段锈迹斑斑的铁轨就这么暴露在大太阳底下。老板低头一看,赶紧对着四个小青年猛地一摆手,语气坚定地说道:“赶紧抬走!”

“俺们废半天劲弄来的,你就收了吧,少给点也行!”

“不敢整。你这太他妈明显了。赶赶紧抬走!”老板皱着眉说。

于是四个人骂骂咧咧地把铁轨包起来,费力地往外抬。

五个小伙伴一边推着车走,一边互相对视,一个个一脸坏笑,心里纷纷笑骂“SB”。


午饭后不久,四个小伙伴聚在双层滑梯边的大柳树下,焦急地等着迟迟不出来的高秀才。直到下午三点一刻,高秀才这才姗姗来迟地从八号楼里走出来了。

“哎呦我靠,你可算出来了,再晚我们就不等你了。” 姜波抱怨道。

“中午我们班任给我打电话,让我写一歌颂抗洪英雄的征文,开学那天带来。我寻思还有俩礼拜呢,明天再说呗,结果我爷在旁边听到这事了,非要让我先把大纲列了,要不不让我出来……”

“行啊,高秀才啊高秀才,看来你们家文采是祖传的啊。小高上面有老高,老高上还有老老高。”姜波打趣道。

“我靠,他老人家那么积极你就让他老人家替你写了得了。”许秒说。

“我……”

“得了,别废话了,咱快走吧!一会来不及了!”小昊说。

五个小伙伴快步走出了院门。坐在院门口听收音机的门卫李靖笑呵呵地看着他们,做了个打枪的手势,仿佛知道他们的小秘密。五个人路过货站西边的仓储区,又走过一座与铁道线平行的桥,渐渐进入了货站旁菜市场的地界。

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菜市场中买菜的人寥寥无几。一个卖蔬菜的大爷整理着菜摊,想尽量把被早上没卖出去、被太阳晒得蔫吧的青菜摆得好看一点;旁边一个带着草帽的小伙子趴在三轮车上打瞌睡,车里装着满是淤青的果子,成群的果蝇在果子表面吸食发酵的果肉,个个醉生梦死;每天下午从附近的村子拉一车豆腐来卖的矮壮汉子照旧早早地来到他的地盘上,他那匹拉车驴子的阴茎忽大忽小地变来变去,吸引了旁边几个小孩的目光;卖烧饼的小作坊门口坐着光着膀子穿白围裙的司炉长,他暂时逃离了烤饼火炉的地狱火苗,来到了人间的蒸笼中消暑。

在菜市场地界外不远处坐落着一个白色的小房子。这个小白房是从后面的一座二层红砖房里接出来的一栋私建建筑,突兀地占了一块人行道。白房子的门开着,屋里的地面凹凸不平,隔着灰不拉几的薄地毯隐约能看到底下铺着的人行道砖。小屋里靠左右两侧的墙面勉强挤下了两排游戏机,打游戏的人就被夹在了过道当中。

机房里负责换币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副愣头愣脑的样子,说话有点磕巴,穿着沾满黑色油渍的白色跨栏背心。小昊把几个人凑的钱从裤兜里掏出来,颇有气势又有点谨慎地把钱拍在换币小伙子面前的桌上,换了二十来个币子。 小昊把币子分好,分别交给了小伙伴们,之后大家就各自去找自己喜欢玩的游戏了。

这时,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大孩子走进机房,径直就往机房的里屋走去。领头的大孩子一边走一边比划着某个游戏里的精彩场景,不料走到里屋门口后,却被负责换币的小伙子把门堵住了。小伙子跟那几个高中生说了句什么,领头的高中生一边翻白眼一边转过身,嘟囔了句“我艹”,有点失望地带着几个小弟纷纷走到《拳皇》机子前。

不一会,街机房老板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老板看起来有五十多岁,谢顶的头皮锃亮。他也穿着背心,露着枯瘦嶙峋的胸膛,还有两条树干一样干巴巴的黝黑胳膊,只是很难看出背心原来是什么颜色的了。老板看着机房里人不少,呲着黄牙笑了一下,满意地猛吸了一口卷烟,随后将被肺叶过滤后的烟气悠悠地吐出,给本就乌烟瘴气的机房里又添了一丝刺鼻的气味。

老板一边抽烟,一边在狭窄的机房里踱步。他看看这,看看那,最终把目光落到在离换币处最近的那台《合金弹头2》上奋战的孩子——那正是高秀才,此时正操纵一个头戴白色缎带的特种兵与一群木乃伊缠斗。老板绕过打游戏的少年们,仿佛一条慢悠悠的泥鳅钻过水草。他走到高秀才身边,试探着问:“我这里屋有《魂斗罗10》,你想不想玩?”

 “《魂斗罗》还有10呢?你瞎编的吧。” 高秀才匆忙间瞟了老板一样,又把目光移到屏幕上,左手将摇杆攥得更紧了。 

“我骗你干哈?”老板皱着眉,又猛吸了一口烟,呲着牙说:“我前几天刚托人从南方发来的机子,日本新出的。可好玩了,不光能打枪,还能放核弹哪。比你玩这台好玩多了。”

“一个币几条命啊?”高秀才问,眼睛却没离开屏幕。

“一个币十条命呢。要不能叫《魂斗罗10》嘛!”老板笑呵呵地答道。

“哎我靠,我死了。”高秀才喊了一声。

“正好,来里屋玩玩《魂斗罗10》吧。”老板笑嘻嘻地说。

高秀才一脸不高兴地看着老板,说了句“等会”,然后转身去找不远处正在对战《拳皇》的小昊和姜波。他拍了拍小昊的肩,说:“哎,老板说他有《魂斗罗10》,咱去试试啊?”

“啥,《魂斗罗》还有10呢?”小昊停下手中的游戏,“哎姜波你先别打我啊。”

“怎么了?”姜波正占上风,一脸不快地转过头问高秀才。

“老板说他里屋有个新游戏《魂斗罗10》,咱去看看啊!”高秀才说。

“等我叫下许秒和杨旸。”小昊说着,起身去找不远处的两个小伙伴。杨旸的币早就用光了,许秒的最后一条命也刚刚断送给了一个在海面上空飞行的巨型机器人的炮管下。五个各打各机的小伙伴又站在了一起,而游戏厅老板却不见了。

“哎,老板人呢?”高秀才问道,四处搜索着游戏机房老板的身影。屋里除了他们五个就只剩下五、六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全都专注地盯着屏幕、握着摇杆,并不时地发出大声的笑骂声。老板和负责换币的小伙子却都不见了踪影。

“刚才还在呢。”高秀才说道,挠了挠头,然后推了推往通往游戏机房里屋的门。门纹丝不动。

“得了,别找了,估计他逗你玩呢吧。都没币了吧?来姜波咱俩把这盘打完就回家吧。”小昊说着,转身又走到那台《拳皇》机器前。姜波也赶紧走到机器前,生怕小昊抢了先手。

许秒、高秀才和杨旸看着小昊和姜波的对战,一边笑一边叫好。经过一番厮杀,最终小昊的草薙打败了姜波的八神。

“太厉害了!绝世必杀!”高秀才一边喊,一边模仿游戏里人物发招时说的半真不假的日本话。

“行了行了,都没币了,咱回家吧。”小昊笑呵呵地说。

“就你他妈瞎搞什么《魂斗罗10》害我输了!”姜波气恼地埋怨着一脸无辜的高秀才,骂骂咧咧地跟着其他四个人往外走,走到门口时突然听见后面传来“吱呀”一声。他回头一望,原来是通往游戏厅里屋的门打开了,里面游戏机屏幕映照出的流光溢彩一下倾泻了出来,似乎里面有着比外屋这些大众游戏更加迷人、更加绚丽的游戏。机房的老板从屋里探出头往外张望,看到姜波后笑呵呵地冲他说了句什么。

姜波顿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出了游戏机房。

游戏机房背后的二层红砖房似乎已弃用许久

Poppel Yang

2020-07-25

poppelyang@gmail.com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