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讀PopRead

簡單物質,豐富生活 經常閱讀,恆常思考

Google讓你毫無保留說真話|《數據、謊言與真相》|眾讀PopRead

發布於

有一天,你下班回到家,男友不在家。你覺得有點累,想洗個澡放鬆一下。你走進廁所,打算扭開花灑水龍頭之時,看見地上有幾根長長的頭髮。你的頭髮只有到肩膀位置,你男友是短髮,這時候你會想:「這幾根長髮是誰的?」你不知道該不該直接問男友,如果他沒有帶別人回家,問了好像不信任他,如果有,又不知道該不該和他分手。於是你打開手機,問你的朋友:「男友家裡發現長髮」,然後你發現除了自己,還有其他人也遇到同樣問題。講到這裡應該知道我說的朋友是誰了吧。沒錯,就是Google。

現代人遇到問題,就會Google。單身一個人住,回到家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於是上Google輸入:「排解寂寞」。如果喉嚨痛,會打「喉嚨痛」;發現男友出軌,很想知道原因,會打「男友出軌原因」,還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包括但不限於:健康、家庭、經濟、政治、職場、生日要送什麽禮物、約炮、旅遊建議、學校功課答案、熱門話題、網絡用詞……我們會Google的東西幾乎無所不包。

我們會對Google說出問題,對問卷卻未必。假設有10個男生或女生曾經劈腿,問卷直接問:「你是否有劈腿經驗。」有多少人會填「有」?有一個關於男人看A片的調查,問10個男人他們有沒有看過A片,9個回答沒有,剩下一個不回答。這些回答沒有或沒有回答的男生,在自己的房間時就會Google「波X野」「三X」「相X南」等等。此調查說明了男生很會說謊,會誠實回答的男生幾乎瀕臨絕種。

那為什麽他(我)們不能誠實回答?因為受訪者會想:「如果我回答了有,不就說明我不是『好人』嗎?」為了維持「好人」形象,多多少少會說點謊的。我們對問卷說謊,對Google誠實。

Google累積龐大的搜尋字句與查詢次數,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社會的狀況。就拿「性」來講好了,很多人搜尋自己弟弟的大小,還有愛愛時的時間長度,另一方面有人搜尋妹妹的味道、愛愛時有沒有高潮、還有愛愛時或愛愛後會「痛」。又拿同性戀來講好了,現在願意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的人多了,在以前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承認自己是同性戀。懷疑自己是同性戀又不敢跟別人說,就會Google。比如「忘不了某個同性的臉孔」「看到某位同性時會心跳加速」「跟某人搭肩膀時有特別的感覺」。當被搜尋的次數越多,就表示社會中有不少人關心相關的東西。Google搜尋數據庫給了我們一個了解世界的窗口。而且有的是傳統調查方法難以拿到或觸及的真實資料。出於好奇心,查了一下2019年谷歌的熱搜尋,其中關於「怎麽」的搜尋中,有「酪梨怎麽吃」和「妞妞怎麽玩」*,原來很多人關心酪梨和妞妞,真的是孤陋寡聞了。

看完了這本書,顛覆很多已有的想法。在以前資料庫沒有很大的時候,能做的大多是「猜想」,猜想有時是正確,有時是錯誤。現在出現無比龐大的資料庫,有部份「猜想」已經能證實為正確、錯誤或部分正確。比如弗洛依德的「口誤」和「夢境解釋」、進名校會不會賺更多、出生在某某地區會否有更高機率成為名人等等。

啊,這本書還說了很多人不會把書看完,而且提供蠻有說服力的證據,想知道的朋友自己不妨找書看看。


*你都跟過嗎?Google 年度搜尋排行榜出爐
https://www.inside.com.tw/article/18326-google-2019-Year-in-Searc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書】Everybody lies《數據、謊言與真相》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