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讀PopRead

簡單物質,豐富生活 經常閱讀,恆常思考

【歷史】用身體貢獻日本戰後經濟的潘潘女|埃德加.波特 & 冉瑩・《被遺忘的人群》

1945年8月18日,日本中央政府在美國佔領當局同意下,允許開設妓院,成立了「特殊慰安設施協會」(Recreation Amusement Association RAA)。成立「特殊慰安設施協會」後,各地方官員及警察部門收到指示,要開放兼監督為美軍而設的「慰安所」。地方官員收到指示後,便可始招募志願者參加入。
服務美軍的潘潘女(銀座松坂屋附近的慰安所)(Photo by gettyimages) 圖源:https://gendai.ismedia.jp/articles/-/56962?page=3

二次世界大之後,日本戰敗,美軍進佔日本。日本民眾擔心女孩會被美軍強暴。1945年8月18日,日本中央政府在美國佔領當局同意下,允許開設妓院,成立了「特殊慰安設施協會」(Recreation Amusement Association RAA)。開設專為為美軍而設的特殊妓院,使日本民眾安心,有了妓院,便不用擔心日本女性會被美軍士兵強暴,也不用擔心「大和純正血統」會受損。

成立「特殊慰安設施協會」後,各地方官員及警察部門收到指示,要開放兼監督為美軍而設的「慰安所」。地方官員收到指示後,便可始招募志願者參加入。為鼓勵婦女加入,「特殊慰安設施協會」集資1億日圓。1945年8月28日,街頭出現招募女性的廣告:

「所有日本女性請注意!作為國家治癒戰爭創傷迫在眉睫的一部分,需要十八至二十五歲的女性作為美軍慰安婦。請合作!將提供免費住宿、服裝和食物。」

特殊慰安施設協会の広告・毎日新聞1945年9月4日 圖源:https://ja.wikipedia.org/wiki/特殊慰安施設協会

戰時的日本別府地區已有紅燈區,包括妓院。美軍佔領後,駐防人員激增,年輕婦女湧向離軍營不到兩公里的紅燈區。1945年10月第一批美軍到步時,街頭已有婦女賣淫。她們沒錢,沒有向政府注冊,有時她們只為了一碗拉麵而賣身。別府的「特殊慰安所」在1946年初出現在「流川街」,「流川街」離別府火車站不到1公里,可直通美國位於別府的「奇克莫加」軍營。酒吧、街頭個體戶與合法的慰安所的妓女競爭。原本酒吧及街頭個體戶被稱為「潘潘女」(Pan-Pan girls),後來潘潘女成為個體戶與合法妓女的通稱。被稱為「潘潘」,有兩個說法,一說美國士兵要求服務時,擊掌發出「潘潘」(pan-pan)聲音;一說婦女為為了兩個麵包而賣身,(pan在日文中有麵包之意)。

別府市的合法妓院最多時有一百多間,另有個體戶八百至一千名。 開設妓院的地方被稱為「貸席」,多以業主的姓氏命名,「永田屋」「井上屋」,也有美國風的「喬治屋」。戰後日本經濟低落,主要城市化為廢墟,物資匱乏,物價昂貴,為三餐溫飽或養家,許多年輕婦女申請到妓院就職(服務)。隨著進駐的士兵人數增加,潘潘女成為賺錢的行業,出現爭客局面。

大量美軍光顧慰安所 RAAが横須賀に設けた慰安施設「安浦ハウス」(美軍資料) 圖源:https://gendai.ismedia.jp/articles/-/56962?page=2

在別府的紅燈區能看到美國種族主義的縮影,別府北面的貸席只有白人士兵,南面的貸席只有黑人士兵,大家守著「南北界線」。不知在地日本人看到「黑白分明」會有何想法?

士兵或士官長會到貸席,軍官則在酒吧,有舞女或歌舞妓「作伴」,在酒吧的妓女即是「高級的潘潘女」。

潘潘女的存在,居民有目共賭,小孩小也留意到。有居民回憶,當時街上有很多年輕的潘潘女,看上去很有錢,穿著浮華,臉上化了妝很漂亮。他說大人們總叫小孩不要到流川街一帶玩。還說美國人撤離時,火車站上擠滿了潘潘女,很多士兵親吻她們。

有小學生寫信給警察署長「請注意我們的感受。我們認為這些女人(潘潘女)的行為惡劣,讓我們感到羞恥。她們的所作所為無異於貓狗。請幫助她們。」寫這些信的小學生不知有否受到大人的慫恿。

不少人回憶潘潘女時感到尷尬,有人不少人對潘潘女評價極低,不過也有人同情她們。有人表示「這是她們的工作。那是困難的時期,她們得賺錢寄給父母。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喜歡他們的行業,但我真的不能指責她們。她們不是什麽壞人。女性的就業機會非常有限,『潘潘女』的父親、丈夫或者是兄弟陣亡了,或者是找不到工作時,她們必須走出家門來賺錢養家。戰前,日本女性是不工作的,因此她們沒有任何技能,找不到別的事做。」

男性的對潘潘女的評價,一般較為苛劇,也有褒貶皆有的。有人認為,別府的「潘潘女」貢獻了別府經濟。因為她們,日本的其他女性能「安然無恙」。更有人認為。潘潘女一直都存在,提供性服務原本就是合法的,只不過是戰後人數增加,文化上也沒有什麽改變。有人認為,因著潘潘女,別府的成了繁榮之地,直到韓戰後美國撤走,別府的繁榮也同告結束。有居民補充,美國進駐前,就有「娛樂所」為日軍提供服務,不同的是戰後的服務對象換成美軍。

開設妓院看似解決了美國駐軍士兵的需求,卻也帶來意料之外的大問題—性病。一次抽查發現,90%的「慰安所」妓女至少染有一種性傳染病,別府大分縣醫院專為潘潘女而設的治療服務人滿為患。有的是主動到醫院檢查,然大多數的潘潘女是被檢查人員押來的。性病問題不止在潘潘女,美國駐軍亦然。一個部門中有75%士兵也有性病。原因不難找,有開設貸席的業主表示,每個女生每天服務10到18個士兵。1946年,美軍通知民眾禁止士兵利用慰安所設施,下令貸席關閉,目的很明顯,為了壓止性傳染病繼續傳播。

從貨車下來,到病院檢診的女性 都立吉原病院 1950年8月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00814/k00/00m/040/132000c

有貸席業主不忍通知潘潘女,她們即將失業。軍官便到貸席直接通知潘潘女,慰安所設施即將關閉。對於潘潘女而言,要找工作很難,她們沒有受過任何職業訓練,於是她們繼續當潘潘女。雖然貸席不合法,仍有不少人經營,也有士兵上門光顧。

下令關閉貸席無效,駐軍的領導層在1954年4月發佈政策,指揮官有權限制士兵執勤或行動時的活動範圍,甚至可進一步限制士兵的休假時間與活動範圍。更明言「不能保持適當控制性病的措施」對部隊健康不利。商業機構須配合美軍的政策,如不遵守將被停業。美軍還會派人突擊搜查賣淫場,目的是為了趕走美國士兵,而非拘捕。(如果有在「辦事」的士兵和潘潘女被發現,不知他們會有何反應?)這樣的突擊搜查越來越多,貸席業主和潘潘女也漸漸習慣。在搜查兵不遵守日本文化的情況還會向美軍投訴,例如搜查兵進屋時沒有脫鞋子。美軍會寫信道歉,保證不會再發生。

雖然經營貸席是非法,但需求太大,令貸席在沒有許可下繼續經營。但也出現另一問題,美國士兵不會講日語,皮條客、人力車夫和貸席業主欺騙美國士兵,把士兵帶到「貸席」不是酒店,相關收費由四人平分,換句話說,潘潘女拿到的錢只有4分之1。繼續提供服務傳染病就停不下來,有貸席只提供口交服務。有貸席為了能繼續經營而時常搬遷。有的更從紅燈區搬到社區。當有美國士兵在社區進出,非法貸席就會被發現。亦因貸席非法,美國士兵拒絕付款,或立借據後不還錢。業主也無何奈何。

雖說婦女賣淫引起問題,但同時帶旺了別府經濟水平。從紅燈區的貸席,到街上的水果檔,再到木匠與廚師皆有受益,就業機會越來越多。這一切都因潘潘女用身體,令地區經濟活絡起來。

《被遺忘的人群》封面 圖源: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E05009467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歷史】全民剝樹皮|埃德加.波特 & 冉瑩《被遺忘的人群》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