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9463 
柏樺

塔吉克穆斯林

「我是從塔吉克(Tajikistan)來的。在臺灣這裡讀書已經四年多。我和哥哥之前曾經在土耳其的學校上學,他當時從朋友那聽說過臺灣以後,就選擇到臺灣來讀書。他已經畢業了,而現在換我來這裡讀。

柏樺

卡達連線

「當全世界航空公司決定讓員工戴口罩跟手套工作,我們公司卻表示:『沒有任何科學根據說,戴口罩能夠有效防止病毒傳播。』所以就一直禁止我們這樣做。到了 3 月中,卡達航空說,飛機起飛後才可以戴口罩。

23
柏樺

美國連線

「美國疫情發生得晚。當我感覺要爆發的時候,我就離開了美國。我大多時候都待在加州洛杉磯。在 1、2 月時,當地美國人都知道有肺炎疫情,但幾乎沒人重視。當你走在路上,不會看到有人戴口罩,就連你自己也不會戴,因為你會發現大家都在注意你,那感覺很怪。

柏樺

泰國連線

「我在臺灣退伍前就準備好到泰國《曼谷郵報》實習。當時規劃在曼谷待 2 個月、再到新加坡待上 1 個月。我 2 月 2 號抵達曼谷,原本配合工作簽證到 4 月 1 號離開,先去緬甸、寮國或其他東協國家玩 1 週,再回到泰國...

柏樺

馬來西亞連線

「『武漢肺炎』在馬來西亞是有爭議的名字。當疫情剛爆發時,你只要在臉書上說武漢肺炎,底下就會有很多人留言告訴你:不可以這樣說。馬來西亞有分馬來社群跟華人社群。在馬華文學圈,最近出現一本書叫《武漢,我們與你同在!

柏樺

荷蘭連線

「我 3 月 29 日從荷蘭飛回臺灣,開始接受居家隔離。隔離到了第二天,雖然還沒發瘋,但我已經覺得時間過得很漫長。我是 2019 年 8 月到荷蘭念碩士的。現在配合學校政策停課到 6 月 1 日,決定先暫時回臺灣,待到 5 月底再回去念書。

3
柏樺

俄羅斯連線

「疫情影響我最多的,就是路上明顯減少許多觀光客,尤其少了大批中國遊客後,變得很空曠、很舒服。因為我的工作經常要往莫斯科市區,容易跟遊客人擠人。我的俄羅斯同事們認為,這個病毒就像一場小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