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Cindy

淪陷區災胞。

一次高鐵誤車後發現的社會主義漏洞

發布於

在中國,沒趕上火車或者飛機,真就是拉開災難片的序幕。即使是時間觀念強如我,每年還是會有兩三次趕不上車的經歷,而今天發生的誤車事件恰好很具有代表性,也希望能從中整理出「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眾所周知,廣州南站真的很遠。住在市區的我提前了一個半小時,中間花了8分鐘去吃了個早餐,到達南站地鐵站的時候已經是10:45分,而我的車是10:57,留給我的時間只有7分鐘了!雖然飛奔著出站,但還是在十幾個出口的指示牌前迷茫了幾秒,快速衝向了最常去的G出口。到了出發區又開始向車票驗證處狂奔,結果平常驗證的地方不知怎麼換了位置,害我又繞了一圈。毫無疑問,人山人海等著驗票,只好隨便找了旁邊測體溫的地方問說哪一條可以快速通過,對方就懶懶地斜了一下頭說,那邊人工驗證。幸好人不多,只排了三個就過機了。接下來是三層扶梯上候車廳,整條扶梯都是七歪八斜地站著,也對,廣州從來沒有教育過市民要站右邊。一開始還努力撥開人群,即使嘴裡不停地說著「麻煩借過一下」,還是得每格階梯都輕拍一下,彷彿單車穿梭在擁堵的高速路上。最後還是放棄掙扎,無奈地等扶梯上去。安檢人流比想象中少,並且剛好趕上一條快速通道,大概花了2分鐘。總算到達候車廳,一看時間已經是10:52分,剛好開車前5分鐘停止檢票了。如果進入候車廳剛好就是檢票口,或許我還有機會趕上,可是我的檢票口是A18,我知道跑過去也沒有用。

由於戴著口罩狂奔了7分鐘,整個人差點喘不過氣,就坐下來休息順便思考解決方案。以往其實也有過類似經歷,直接在下一班車驗票口等著進去就好了,但一般都只限於廣深來往的短途列車,車次密集、總耗時短、空位多,不改簽影響也不大。保險起見我還是去詢問了工作人員,無疑問要我去改簽。沒想到進站後改簽依然有幾百人之眾,無奈排了半小時後被告知今天已經沒票了。我想著至少給我個站票吧,售票員說這個車不售站票。而頭上的電子顯示屏也告知從今天開始整個端午假期到潮汕的車次都已售完。

放棄改簽的選項後,查找了下一班12點半的車的驗票口,打算和驗票人員求個情。毫無疑問被拒絕了,堅持要我改簽的理由是「規定就是這樣,我們也沒辦法,如果改簽沒票,我就沒辦法讓你進」。但實際上我這種情況極少出現,我覺得應該有可以通融的餘地,而不是用「規定」一刀砍。我急得哭了出來,對方卻冷冷地說「怪誰啊?」最後被我磨得不行,就說可以去A13隔壁的值班室找領導。

進值班室的時候剛好傳出來工作人員的聲音,「你也可以去坐大巴,高鐵不是唯一的出行方式。」雖然明知會碰壁,還是懇求了一下,也是毫無疑問被拒絕了。

由於發車後無法退票,這趟車票算是打水漂了。想著那就買這個方向的列車,隨便哪一站,然後上車補票好了。但是節假日的高鐵票,當然不可能有這種縫隙鑽。而且不知是否防疫的原因,這個方向的車次的確都不售站票,這會想要買坐票應該毫無希望。查詢汽車票,最近的南站汽車站,沒有去汕頭的車。能去的都在東站那邊,從南站過去可能要兩小時,而且車程是6-8小時,節假日來說這只是保守估算。但我坐高鐵只需要3小時,那麼我為什麼要在明明有機會彌補過失的情況下選擇這麼委屈的選項?

絕望地癱倒在座椅上,難過地想著我媽已經請好假準備這個端午陪我了,可是我現在卻回不了家。後來決定冷靜下來,哭又沒屁用,如果遇到挫折只會哭,那我是怎麼在中國活到今天?

抱持著「我今天一定要回家」的信念,迅速整理出兩套解決方案。第一,蹲點2點半那趟車,隨機找路人求助,刷身分證入閘的時候偽裝夾心餅乾,讓我混進去再說。第二,五點半那趟車只買到虎門站(只有到這一段還剩一張票),上車之後補票。

又等了一小時後,2點半的車次開始排隊檢票了,在人群中搜索著倆人組合,最後鎖定了兩個女生。在說明情況之後對方就已經不太想理我了,拒絕的理由是「現在都一個一個過機,抓得很嚴的」,我以「就算失敗了也是我的問題啦,你們不會有事的」勸說,還是不願意幫我,還建議我去坐大巴,12點前(晚上)應該能到。

其實我不是很能理解這兩位女生拒絕我的理由。在我看來,似乎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出發找的藉口。在想到這個解決方案的時候,我將之命名為「中國人性測試」,也做好了失敗的打算。但我還是有些不明白,如果大家都在同處在一套糟糕的規則下,我的情況你將來也勢必會遇到,這樣依然不能互相體諒的話,那麼規則只會越來越強勢不是嗎?

為了回家,我還是找了第二組人馬測試。這一次兩個女生是不同車次,我只好央求其中一位,而這個女生也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但也沒有明確拒絕我,只是說可能很難。我於是厚著臉皮跟在她後面,一直在旁邊用懇切的語氣說,「等會稍微走慢一點可以嗎?」她回頭不耐煩地說了句,「你見機行事吧。」

因為疫情已經很久沒坐過火車,沒想到混水摸魚過驗票口是這麼地容易,因為過機的人實在又多又急,閘門幾乎是一直打開的狀態,只要拿身分證虛晃一下騙過閘口的工作人員即可,事實上那麼多人他也根本看不過來。

順利通過後我實在太高興了,這下至少能保證當天能回家了,接下來就是列車查票的問題。據我所知,不管是鐵路局,抑或是中國的各個行政部門,差不多都是各自為政的。也就是車站和列車之間,是獨立的運行組織,互相之間有交接工作,但實際上互相管不著。或許我可以利用這個漏洞省去補票的費用,當然,我本就不認為我應該再次付費。

因為並不是每趟列車都會查票,我決定等到真要查的時候再隨機應變。因為這趟車不售站票,如果我站著的話就很可疑,幸好到深圳的路上有一個空位,心稍微安落一點。到深圳以後完全滿員,我無奈地走到了車廂最後一排放行李的縫隙,因為個子小,倒也不算顯眼。

後來還是被巡邏的列車員發現了,問我座位在哪裡。其實我原本就預想到這個場景了,本來想打趣說「在上一趟車上」,結果場面太嚴肅了我只好老實交代。她問我有沒有跟列車長報備,我說沒有,她就帶著我去找列車長。我也一點都不怯,做好了補票的打算。不過面對列車長的時候我就裝可憐說,「改簽沒改到,然後跟驗票的工作人員說明了情況,她讓我下一趟上車的。」沒想到像這種事情是需要報備的(也就是說的確可以有特殊情況?那麼到底是哪種算特殊?),她和車站工作人員用對講機確認,但對方說並不知情。列車長就說我這種情況是要補票的。我用委屈巴巴的語氣說,「可是她就是這樣告訴我的啊,我也只是錯過車而已。」把失誤甩給其他工作人員,但又不至於為了我一個小蝦米去調監控,或者質詢前一站的驗票員,這樣的謊言其實無懈可擊。在互相爭執了一會後,列車長說,「這樣吧,我也理解你的情況,我這邊就先這樣,但等會到車站那邊如果他們不讓不出,你就還是要補票。」我說ok,沒問題,我太瞭解汕頭人民的尿性了,前面都不管的事後面更是管不著。

於是就這樣安心地坐到終點站,下車前列車長讓我去找她,她幫我聯絡了車站的工作人員,詢問我這種情況應該怎麼出站,沒想到對方直接回「就這樣出站啊」。我憋笑了三秒,看來您是真的沒我熟。不過還是超級感謝這位人美心善的列車長,我要堅持自己的決定是必然,但她的決策真的只是偶然。

最後,我延遲了三小時,有驚有險但沒有多花一塊錢順利回到了家鄉。我不太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對的(歡迎探討),但我認為任何的制度和規定都應該留有轉圜餘地,我只是在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爭取自己合理的權益。何況高鐵本身的設置就有諸多不合理和不便的地方,普通人遇到這種啞巴虧的機率實在是很高,用一句「規定」壓制所有可能性,大約也是社會逐漸變得麻木的一個成因吧。

如果以後還是遇到類似的事情,我想我應該還是會繼續尋找突破口。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