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英国人最爱简·奥斯丁

有人质疑为什么今天英国人最爱的作家是简·奥斯丁。是啊。为什么呢。

英国有那么多声斐后世的大作家为什么英国人自己独爱简·奥斯丁。是不是如今人们已经进入末法时代不再有什么过多的想法而唯求现世安稳。

也是怪不得英国民众现实市侩的。难道不追求简·奥斯丁笔下的生活反而追求成为拜伦被整个英国放逐成就了一个现实世界中的恰尔德·哈罗尔德。

成为雪莱放着家传的爵位和财产不继承而成为自由不羁空空邈邈的西风。

成为济慈历尽贫寒艰辛刚刚成名便病重辞世短暂得仿佛美貌的阿都尼斯将名字写在水上。

人们喜爱简·奥斯丁或许只是喜爱她笔下庸常现实的生活。逐利。算计。世俗。平凡。属于尘世中看得见摸得着踏踏实实的幸福。可以渴望。可以追求。

不会在人过中年之后一身落拓的岁月尘埃。怀抱一把同样有着沧桑刻痕的木吉他。嗓音喑哑。盯着二十七岁定律把一首《Too Old To Die Young》唱得忘情莫名。

是啊。我们要热爱简·奥斯丁。

当凯瑟琳苍白的脸孔从荒野透过窗户向“我”呈现而希思克利夫又那么粗砺野蛮。声称将自己的灵魂分为两半塑造出这两位主角的艾米丽·勃朗特那如瘦弱男孩般的身体里蕴含的心灵遭遇过怎样的撕裂。

当雅典的泰门在沙漠的洞穴中诅咒整个雅典诅咒所有雅典人的时候。莎士比亚在生活中经历了多少贫穷困苦的挣扎和世人的冷遇白眼。

当莎乐美美艳的七重纱之舞换取了圣约翰的头颅。道林·格雷用刀刺向自己的画像。奥斯卡·王尔德在世人面前拼命掩藏不为时代所容的同性恋取向。

不属于世俗世界的精神所得都是以人的心灵为泥土生命为养分成长出的带有倒刺的植物。它侵蚀人。榨干人。但是若想将它拔出就会带走大片血肉。

那些以骨为笔以血为墨写出的篇章。我们要读。读到齿缝渗出鲜血。我们还要以此为镜。去感受。去创造。活到眼中流下眼泪。

而今天。而偶然。就着阳光。喝着香香浓浓的奶茶。我们来读读简·奥斯丁。

PS: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回家。妈妈突然说起来。看我这么喜欢拜伦她很想了解为什么。就把《拜伦传》拿出来翻看。然后一脸不解地说拜伦就是个渣男。他爸爸也是个渣男。他的妈妈那么辛苦那么不易为什么没人传颂他妈妈。

我当时的感觉是瞬间石化了。无语了。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但也不可能支持她。第一次想到。原来这本书也可以这么读啊。

读者的视角不同从同一本书中看到的世界就不同。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中心态不同感受到的世界就不同。

大学时候有些同学。他们看看痞子蔡听听流行歌就很快乐。简单的快乐并没有什么不好。

或许刚出笼白烟升腾的香菇菜包和刚炸好还略微滴油的萝卜丝饼很俗气很日常。吃下去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饱足甘香。

艺术家(或艺术家类型的人)看到的大多是一个与真实有所偏差的世界。大众看到的反而更贴近生活原貌。他们喜欢一位书写自己的生活或自己渴求得到的生活的作家。我们也可从中看到现实生活中人物的多样性必要性。

会感觉到自身的艺术家属性虽然从不尊从规则。却如巴赫《Air》中的阳光空气一般是这整体世界规律和谐美妙的一部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