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五

星收起权杖,将飞至眼前的乱发理到耳后,对释无奈地说:“我只想替她们讨得一丝宽容。迦楼罗王和她妹妹太可怜了。

我和你,从十七岁在砂城实战开始就是同伴。能活到今天,我一直认为,我手上也染有罗和族人的血。我们是命运紧密相连的同谋、共犯。

我也希望你能从现有的状况中解脱出来。找到更好的方式,使自己轻松一点。以后千年的时间,你就打算这样无聊地消磨过去吗?”

释脸上又换回了冷冷带着嘲讽的微笑:“是啊。目前来看,我只能这样无聊地打发日子……

不要管我。只要感到放松舒适一些,牺牲个小姑娘算什么呢。迦楼罗王和迦楼罗族,不敢反抗我的。”

星的目光在释脸上停留了一瞬,仿佛透过他的眼眸,深蓝环绕的一点幽深暗红,看到隐匿于心思深处的他,进而确定了什么。轻轻叹口气,移开目光,回去自己房间。

释面无表情地看着星消失在视线中。抬起右手,闭上双眼,食指用力揉揉眉心,缓慢地走向自己惯常休息的躺椅,深深向椅背靠去。闭上双眼。即是告别一个世界。却在众人不可见的脑海深处,开启另一个独属自己的世界。

万花筒般构筑世界的素材、砖块,不断变换晃动。一层层抖落。一层层出现。在三面镜子的交错反射中,朝向虚空无限延伸。罗的记忆。释的感受。共同经历的一切。可以讲述给史官的故事。仅有星和孔雀陪伴,疯狂吞噬罗的血肉,不可告知任何人的血腥污秽的漆黑夜晚。迦陵频伽美妙令人忘却烦忧的歌声。

沙沙沙沙……在这个世界,所有的碎片永不停息地掉落。永无息止地重组。

释的皮肤下似乎有着细细微微连续不断地震颤涌动。万花筒中的碎片被释的皮肤包裹其间。另一个世界以释的身体为形态而存在,细碎的晃动中,世界与世界的边界逐渐模糊。释的身形渐渐失真。

乾闼婆王的竖琴又一次在善见城帝宫中响起。下午微斜的金色阳光透过窗子,照上她漆黑柔亮的头发,反射着熠熠光辉。压在双耳两侧的金饰,与她坐高相等的巨大黄金竖琴,闪耀的金芒无比华美。金色阳光经过人体与物品的裁剪,投落的影子清晰精致,可以看到一根根纤细的琴弦。

叮咚清脆的竖琴声中,迦陵频伽明朗纯澈的歌声加入进来。阳光缓缓随着歌声移动、推进,占据全部空间,照亮所有角落。淡蓝色的长发随风舞动,鸢尾花色的眼睛在睫毛扇动间,漂动着几片紫罗兰花瓣。歌声起落,无数水晶串珠变换角度,折射出一颗颗燃起美妙梦幻的细碎虹光。

释的心沉醉在一个冬日。阳光明媚的砂城。他和罗还有星在湖边,与砂城居民凿穿湖面上的冰,挂上鱼饵,垂下鱼线。冰面反射着阳光,明亮刺眼。罗白皙的脸颊,在金色阳光下成为半透明的润泽乳白色。

鱼线突然被快速拉入水中。三人嘴巴呼出的白色气体随之密集。六只手几乎同时去拉扯鱼线。用力。向上拖动。又要顺着方向,动作柔和。鱼线带动着沉甸甸的物体,一截截接近冰面。

猛然间。阳光消失。鱼线断裂。世界陷入无边的黑暗。迦陵频伽口中和鼻孔喷出大股殷红的血。倒下。凋零。一朵蓝色的鸢尾花。

迦楼罗王冲过来,抱起妹妹。迦陵频伽已经没有了呼吸。几滴透明的液体,自迦楼罗王眼中,滑落在迦陵频伽苍白的脸上。

释深吸一口气。尽力把遗落在空气中的阳光吸入肺部。挥挥手,让迦楼罗王把妹妹带走。

乾闼婆王愤怒地脸涨得通红,忍不住说:“天帝陛下,嘉陵她……”

释的眼皮掀起一丝缝隙,两道冰蓝色的目光毫无力度地蔓延向她:“听闻,先代苏摩王妃……”

乾闼婆王脸上瞬间失去血色,咽下未讲完的话,告退出宫。返还自己在善见城的宅邸后,嘱咐一位小麦色肌肤,身材窈窕黑色短发,以半月形金属为发饰的女孩子:“表妹,今日天帝突然提及你的母亲。或许他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你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

夕阳将善见城白色的帝宫染成淡淡的橘色。释终于自御座上起身。拖动脚下紫灰色,被拉长数倍的投影,走进自己房间边上另一间屋子,通过传送阵,再一次进入阿修罗城,罗的院子。

黄昏的暖阳,为这座无人的城市驱走了一丝孤寒。居住在罗院中那只蓝色的小鸟,刚刚从树叶中探出圆胖的身子,便被释跳起来,抓入手掌。

金色的细致锁链,锁上一只蓝色毛球鲜红的右边小爪子。它站在金色的架子上跳来跳去。不时歪着脑袋看看这个一头淡金色长发,有些熟悉,但似乎应该更为熟悉的沉默的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