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二百零五

释沉浸于,所有看得到自己的,罗的记忆中。一帧帧滑过,十七岁以来的思念,似乎终有着落。

他闭上眼睛,似睡非睡,观看孤身救下实战学习期间的罗和星的自己,在深黑的夜色中,伴着雷霆、星光、雪片出现。品尝藏身于罗心中那份巨大的获救的温暖。

之后,边关五十余年。每天与罗相见,他目光描绘出的自己,与镜中识得的自己,稍稍有些不同,仿佛周身多出一层薄薄的光晕。有自己同行的任务,罗对成功的可能性更笃定。自己借着玩闹向罗表白,他尴尬,其中也隐约有一丝快乐。释的心有如浸泡在温甜滋润的泉水中。

天帝命令罗的父王将他召回继承王位。他制定最终被自己吃掉以赠予力量的计划,对命运充满怨恨和无能为力。离开边关前夕,与自己打架时的心痛。继而是分别的惆怅——竟与自己的感触并无二致。

对星的感觉则不同。罗在加冕仪式中,看着继任星见之位的星,疼痛的遗憾,侵蚀着整颗心脏。自己看到当日影像符咒记录的罗,从头至尾带着礼貌温和的微笑,与此刻的感知截然迥异。罗的心,绝望而空洞——注定要错过的此生此世。

“星这么重要……”

是的。星穿过罗的眼睛向释走来。那样美好。

加冕仪式当晚,苏摩王的幻境。罗的恐惧。血月。锐器与光滑硬物表面的摩擦声,穿过罗的大脑,不住在释的脑中回响。释忍不住用两手从侧面按压头部。噪音最终止于雷霆剑的透胸而过。罗心中一阵轻盈。卸却重负。

突如其来的黑暗,麻木,空乏的感知,停止的流动,构成一个飘忽却隔绝所有生命的“无”。释在这片静止的空无中感觉不到自己存在。仿佛自身的思维、意识也遭到消解。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我还存在吗?来自最末一节尾骨,脊髓深处的冰冷穿过整条脊柱,冻结释的大脑。仅存的意识化作一声充满惊恐巨大的喊叫,划破阿修罗城的死寂。罗的房门被撞开。星挟裹着夜风出现。

星……星见继任仪式上,明媚的星,眼前关注自己安危的星。错过?没有啊。我怎会和星错过。释被星唤醒后,不由自主凝视着她。

星的眼神有些迷茫,她眉间的阴影越来越重,漆黑的瞳孔在月光下不断收缩,一滴眼泪在她眼中凝结,继而听到她大喊:“你不是罗!释,不要用罗的眼神看着我!”

释脑中一层透明的薄膜被抽走。不是,罗?我当然是……释。他抬起右手,用手指按按眉心。对星微微一笑:“我刚才有点奇怪……”

星依然双眉紧皱,盯着释,轻轻摇头:“你醒醒,释。你从不像罗一样微笑,不解释自己的行为……”

释敛起微笑,疑惑地看着星,用手摸摸自己的脸,仿佛找不到适合拿出来见人的表情。

他低声重复着:“我应该是怎样的?我应该是怎样的?”

站起身,对着镜子不住扭动面部肌肉,调整表情。铜镜略微有起伏的表面,拉伸释的五官。他刻意面无表情的样子,在镜中森然可怖。

释赶忙调整出另一种表情。向上牵动嘴角,放松肌肉……镜中的影像,终于使他舒心。他伸手触摸镜面,低声轻喃:“罗,又见到你了。真好……”

释痴迷地看着镜中神似罗的自己。想要感受冰冷扭曲的镜面下,牵动他思念的眉眼。

一边的星满脸惊恐。她步步倒退,转身飞速跑进隔壁房间,伏在椅上放声大哭。

释在星的哭声中清醒过来,走过去蹲下,用罗的记忆中,童年时他安慰受委屈的星的语气,轻声问:“星,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星抬起头,通红的双眼在泪水后闪动,缓慢地说:“释,你不要学罗说话。清醒过来。你不是罗。你将要成为新一代天帝,帝释天。你做出一副罗的样子,我无法面对……”

释低下头,默默用传讯符命人来阿修罗城把罗房间所有物品搬回善见城,释迦王宫。按照原样摆好。

“是的。我是帝释天,即将加冕成为新任天帝。”

“可是,我再也不会快乐。”


PS:一场疫情,看清了不少人和事。今天发生的,只是未来类似情形的预演。今天失去的,未来一样会失去。所以我这个惯于感恩的人,很感激这些事发生在今天,不能给我带来更多破坏。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学佛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