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二百零四

發布於

罗的房间内,似乎有不可见的力量不断呼唤释。他对星说,想要独自在这里待一会儿。关上房门,向内走去。

内室陈设非常简单。地板是浅灰白的大理石。书桌,椅子,书架,衣柜,床,是透出木头纹理的咖啡色。床单,被褥,靠枕,和一只随意摆在地上的垫子,都由洁白的细亚麻布缝制。悠然静谧的罗,于这个空间中,严丝合缝无处不在地存活着。

此刻的释,仿佛看着罗在这里曾经的一举一动。时间流转,罗过去的每个瞬间,都被凝固为独立的时空。无数个罗,在释周围毫无间歇地做着无数动作。

释本身,也在重复着罗的举动。记忆中,怎样拉开椅子,坐在书桌旁。手中,何时握上罗的杯子,又怎样如罗一般,对着月光查看杯子中央透光度不同形成的斑点。最后,释坐在罗的生命最后一年中,夜不能寐,不得已整晚静坐修行的垫子上。

刹时,房间中,无数的罗同时转头看着释,向他走来。没有尽头的队列,无数透明的罗从他身上穿过。释感到难言的惊恐。夜空中高悬的明月,缓缓渗出血色。浓浓的血浆从月亮上滑落,犹如为夜幕刷上红漆。

释与难以成眠,恐惧血月的罗在此时彻底重合。他亦如同曾经的罗一般,周身喷出透明火焰,试图隔绝一切。绝对防御状态下,释的恐惧暂得缓解。无数个罗排着整齐的队伍,踩着月光的阶梯,走入月亮。

房间里随即清冷、空荡。释周身的火焰熄灭。他微微颤抖着站立起来,环顾四周,一切依旧。只是,再没有了罗。

释举起自己的左手,好像要在无限的透明中抓取什么,却猛然间有些不解,这只手,为何不同于记忆?手指应该稍微纤细一些,骨节,应该更加柔和一些。但是,那是罗的手……

一阵酸楚的剧痛从左手指尖冲出,一路尖叫,沿着手臂,倒流入心脏,击穿释的肺腑。罗已经离开了那么久。释却好像刚刚确认这件事,觉察到,原来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此震颤,为此疼痛,为此嘶吼。

释用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腹部,颤抖着倒在罗的床上,痛苦地滚动。“罗,你再不回来,我要被你的火焰,烧成灰烬了。”

他没有流泪。他只是被弥漫于胸腹、四肢剧烈的疼痛切割到不断翻滚抽搐。几乎无法呼吸。罗的记忆终于不受约束地占据释的脑海。

幼年,居于此处,由奶妈侍女照顾。初次在手上自发放出火焰,感到惊奇,随即掌控自如。接着跟随师傅学习使用火焰。

画面中闪出一身红衣的小女孩——星。学校。有些同学表面赞扬,背后却议论,若不是生于阿修罗王族,有王家血脉之力,怎会如此轻易便达到普通贵族难以企及的高度。困惑。夜以继日地修行。

然后,是罗在天帝城演武场看到的自己——淡金色长发垂落肩头,挺立于场地正中,周身环绕不断窜动的细小雷电,伴随细微的哔剥炸裂声响,自信强大,散发着炫目的光彩,吸引全场人的目光。

释低声自语:“我在你眼中,是这样的吗?”

他注意到,罗目光中的星。无论星以何种装扮出现,罗的心中都会多出一份柔软、快乐、怜悯。释感到失落。

再向后,是边关同生共死的五十几年。用罗的眼睛来看,主角大多是自己和星。那样平静柔和的罗的心境笼罩着自己,无比温暖舒适。方才折磨自己内心和身体的痛楚彻底消失。宁静的疗愈之光。

PS:能够用他人的眼光看一看自己,一定挺有趣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