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二百零三

發布於

登上天帝之位前,释遵守对穹的诺言,解封他先祖的城池——米迦勒城。穹和族人得以自由往来于祖居与灰色地带之间。

七月初,穹到善见城与释会面。穹玩笑般地问释:“你不怕我势力坐大,又可自由出入天界,终有一日威胁到你吗?”

释淡淡一笑:“我目的已经达成,父母大仇得报,不再有任何必须实现的目标。我平定天界,维持秩序,只因我是天界人,也是除你以外最强的天界人。我不保护天界抵御魔族,谁来保护?若你想要坐上那个位置,承担责任,我让给你。”

穹深深凝视了释两秒,将目光移向米迦勒城方向:“陛下,您才是天界第一强者。我要求您打开米迦勒城的封印,不过是寄托对先祖的思念。追忆家族往昔时光。我是灰色地带,离城的城主。

创世神怨恨先祖米迦勒为鲁西弗的缘故,再不曾回归神庭,才使先代天帝将我族血脉打落王座。又让你诛杀先代天帝,为他最宠爱的大天使复仇。我们一族,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回归御座了。命运使然。”

“命运?又是命运。罗的儿子……你认为,这个孩子真的有能力把创世神布下的网斩断吗?”

穹缓缓摇头:“我族从第一代祖先开始,未曾有任何人脱离创世神控制。罗的心愿,是我们共同的心愿。但我对小阿修罗的未来,并不乐观。”

释定于九月举行加冕仪式,正式登上天帝之位。八月中旬,所有事务均已平定。释看着越发沉静的星,突然想起,在砂城与她初识的情景。那时星更加活跃,自己常为了罗对她无礼,两人一言不合,便动手打架。如今这副安静沉稳的样子,更像罗。

罗死去那晚,释获得了他所有的记忆,却不敢翻看。那晚之后,释把所有属于罗的记忆压缩存储于大脑一隅。罗。仅他的名字,便如一块郁结的石头,沉沉堵在释的胸口。

释对星说:“星,我想去阿修罗城。我想,去看看罗曾经生活的地方。你能带我去吗?”星的眼瞳中,两簇火焰轻轻跳动,又回归平静。

明亮的月光下,由脚尖前方,两条长长的黑色人影指引,星和释走在阿修罗王宫空寂无人,青砖铺就的路上。星带着释走过朝堂、大殿、花园、神庙,最终来到罗自幼居住的院落。

踏入院门的一瞬,释感到被自己压制在大脑某一角落,属于罗的记忆,开始窜起细小的幽蓝火焰。

院门后的碎石小路,如此熟悉。膝盖传来阵阵隐痛,那是蹒跚学步时,一次次跌倒所致。

庭院正中,一棵自己张开双臂亦不能合抱的大树,长有宽大油绿茂密的叶子,自己似乎清楚知道,它的树干上有几个,各是怎样形状的结疤。

一只毛绒绒的蓝色小鸟,被脚步声惊动,急于探看这座人踪消失已久的城中,是何人出现,在二人头顶打了个旋。它的目光对上释的,看不懂这位陌生人为何以熟悉的目光注视自己。那神情,像极了将近两年前,救下自己,久居于此的黑发青年。

释一步一步登上台阶。浅灰白色石阶的高度,即使闭上眼睛,也可轻松估算。然后是白色,镶有银色把手的门。曾经无数次推开、走入的那扇门。

月光随着打开的门涌入室内,流泄于所有物体表面,为它们笼上一层茕茕白光。封闭于室内一年半之久的空气,混着罗留下的气息,伴着微微的凉意沁入释的肌肤,在他的每一个毛孔中低低倾诉:您终于回来了。我王。回家。回来了……

释的脑中,幽蓝色火焰,不受控制地在这房屋中,旧有空气的助燃下,席卷整个空间。


PS:帝释天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最复杂,最混乱,最暗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