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二百零二

發布於

天帝和释之间又一次力量撞击。炸裂的电光雷暴中,天帝想到万余年前的自己,与之前那位米迦勒后裔的君王。

本来并无任何造反意愿的自己,怎样在命运之手的拨弄下,弑君,登上帝位。而自己,瞬息之间,又在天帝之位上度过万年之久,被迫走上先代天帝遭到臣下讨伐的位置。

难怪,不能退位,不能以体面的方式退出权力中心平静终老。一个完整的循环。只是主角易位。帝王或是凡人,某些时刻,均为无差别的悲哀棋子。

天帝又看着男性装扮下,酷似罗的星。联想到红莲火焰的灭天预言——“那稚子,善恶未定……毁灭世界的力量……”,他眼中,星幻化为一位十几岁的少年,手持那柄纤细锋利的修罗刀,斩断这个创世神设计的世界中,无处不在的木偶丝线。

“我虽在天帝之位上享有万年尊荣,却同样痛恨这由创世神制定的命运。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唯一有可能破坏规则的那位稚子——罗的儿子来试试呢?看他未来,是不是能把这见鬼的命运砍个稀巴烂,让创世神的一切秩序彻底失控呢……这万余年来,老子也活够了!”

天帝周围遍布不断窜动闪烁的蓝色电光,剧烈翻滚的电光形成巨大光柱直冲云霄。释的上方则是往复奔腾的滚滚怒雷,黑沉的底色上,白炽霹雳夹杂着火焰不断明灭。

天帝大喊:“释迦族的小子,拿出全力来,一击决胜负!”抬起双手将光柱朝释砸去。

释奋力还击,引动雷霆劈向天帝。天帝忽然停下手上的动作,提高音量,用平静的语调说:“小子,杀你父母的只有我一个。放过我的族人!”话音刚落,雷电、火焰便将他淹没。

释呆立片刻,难以置信的感觉超出胜利的喜悦。居然就这样杀死天帝,完成了复仇。父母被杀的仇恨,罗的逝去,自己从有意识起便如影随形的战战兢兢,这个瞬间,全部化为泡影。沉沉坠于心头的恨意,倏忽间失却重量。

释感到茫然。空落。不真实的失重感带他脱离躯体,从遥远的高空注视着自己,注视着战场。

天帝已死。剩余的守军无法抵挡释的力量。天帝族军队如潮水般退回天帝城。释回过神,让部下通知天帝族人,即将封印天帝城,给他们一天时间离开求生。留下者,死路一条。

次日清晨,要离开的天帝族人全部离去。留下的人在城外聚集,力战释的军队,无一幸存。

释此时不愿进入天帝城。这是除边关以外,另一处有着众多他与罗共同记忆的城市。初遇的城市。

“还没到时候。我会去的。再去看有我们共同足迹的地方。待所有战争结束之后。”释在心中,默默地对罗说。

释派部下进入天帝城清查整座城市,安葬逝者,做封印城市前的准备工作。半日之后,部下回传信息,天妃在天帝宫自尽;虔闼婆王和亲王在天帝城府邸自尽;其余天帝族长老、贵戚家族,大批家主亦追随天帝而去。

天帝受到臣下爱戴,是真实的。释让兵卒将他们好好安葬在天帝宫的御花园,立起墓碑。天帝说的没错。自己的仇人仅是天帝,与他人并无关系。仇恨,在天帝消失于雷霆火焰中的那一刻,已经化解。

天帝城之后,仍有漫长征战。广袤的天界,天帝城位居中央。周边其余族裔,释又花费大半年时间,才陆续平定。

其间除去苏摩族被全族灭杀,不准投降,其余愿意归顺的族裔,立下誓言效忠,继续守卫自己的家园。传言中,苏摩王被释使用最残忍的方式,慢慢折磨至死。由此留下的残酷名声,终身伴随这位新任天帝。

释冷漠地对濒死的苏摩王说:“不要恨罗。他半点也不恨你。恨你的人是我。我更恨自己。但是我不能杀死自己,只好杀了你。你恨我吧。好好地,用尽全力地,来恨我。”


PS:兔宝每次学一首新曲子都要哀嚎两天。什么好难啊,好麻烦啊,这么难怎么搞啊……真不知道这小东西啥时候能摆脱这个循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