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八

發布於
修訂於

我实在拿不定主意,该怎样处置阿修罗城的普通族人。只好请父王、母后、星、前任星见及长老们来商议。

前任星见提出,可以用符咒之力将城中所有人的生命力凝聚在一起,同样用于阿修罗森林封印小阿修罗的结界。可这样不就是在未征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杀死他们吗?

我选择了死亡。其余以父王为首的强者们同样选择了死亡。剩余的他们,即使与释开战,也唯有死路。将他们的生命用于尝试延续我们一族的传承,并不是枉死。只是我不忍心擅自取走这些,我喜欢看到他们笑脸的人们的生命。

父王支持前任星见的提议。母后和其他长老也认同这个做法。我同样不认为有更好的途径。最终,大家商定,释兵临城下时,我出城见他,城内即由星见家族分派人手,封印城中所有生命。将汇集起来的生命能量通过阵法输入阿修罗森林的结界。

至此,唯一需要额外完成的准备工作就是在城中所有区域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布下阵法。并且维护好。保证最后一日来临之际,能够顺利发动。

时间已至二月底。释那边仍没有起兵的消息。我猜测他应该是想要等冰雪消融之后,释迦族军队和穹的士兵方便从边境向天界内部推进时,再有所动作。我不为释遭遇天帝前的任何一场战斗担心。我相信他能赢过所有对手。就如我知道,除去命运本身,我理应无所畏惧。

我的阿修罗城,只要维持它的现状,在最终停摆之前继续运转。而我,夜间的无眠黑暗,依旧用来修行。白日需要处理的事务之外,我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每一处凝有回忆的地点独处。眷恋。记忆的船锚。时间的锈蚀。我想要,带着我能带上的所有。

星却渐渐放弃日间的修行,一次次陪着我。直到我拒绝她的陪同。我想要她留在记忆中的,是以前的我——永远忙碌,步履匆匆,会犹疑,却仍然理智决断的我。而非今日,对着河水出神,坐在草地上发呆,多少个不经意的瞬间,突然停下脚步,几乎忘记自己是谁的这个我。

三月底,边境城市大部分积雪已融化。释在蓟城悄然现身。释迦族大军脱离天界大军的营地,拿去天军旗帜,竖起为释迦先王、王后复仇的反旗,与天军主帅的阵营对峙。一天之后,穹带领灰色地带的军队到来。

天军主帅与穹似乎真的曾经有过什么故事。仅仅是军前寂寂无语地遥相对望,第二天清晨,勤务兵发现主帅不见了。他的家眷也全部消失。穹也不再出现。灰色地带的军队换做另一位指挥官。大约两周后,我收到零星情报,有人在灰色地带看到形似主帅一家的人。

没有主帅的天界大军,在释迦族和灰色地带的军队两面夹击下,终被击败。我阿修罗族士兵全员战死。其余各族或战死,或投降。

释留下大部分兵力驻扎蓟城,带领一少部分军队向天界内部杀来。守卫各族王城的驻军不多。王城最主要的战力是王和各级贵族。对内推进,比拼的是王和高阶将领的实力。能对释形成阻力的,只有天帝和我。

PS:这个周末原本说有移动游乐场来小城的。可是再次取消了。争取夏天带三只宠物去温哥华的PNE玩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