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六

發布於

傍晚,到达和星约好,阿修罗城附近一处隐秘的林中空地时,星已经带着星见家族的长老做好准备。

我和释梳洗整理,换去沾满尘土的衣服。临时搭好的礼堂,并未刻意装饰出应有的喜气。仅按礼仪,摆放最低限度需要的神像、几案、祭祀供奉的物品。

看着高处那尊主管婚嫁的神像,我想:众多神族的祖神已死,这位神,为何仍能继续吞食香火,主持婚仪?若是他也死去,天界不能再有婚礼,天界人会不会就此逐渐灭绝?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吧……

我微微出神之际,星穿着阿修罗族的红色吉服,来到我面前:“罗,我们……要开始了哦。”

我将目光移到星的脸上。她虽着婚服,妆容却甚为素淡,仅仅是平日的发髻,簪一朵应景的红色鲜花,并无其它不同。比起我加冕阿修罗王和她继任星见之位时的明媚,可以形容为淡漠。我的胃部轻轻收缩、抽紧。

星注意到我的眼神,她的表情似笑非笑,目光流转至地面,又在那主管婚嫁的神像身上定格。两三个呼吸之后,星整理一下身上的礼服,再次看着我说:“罗,你知道的,我只是在帮你完成心愿。一个形式而已。有我留在世上,你所期待的小阿修罗的生命也能多出一层保障。

而且,近来我突然想到,若是此后我有千载寿命,将星见之力修行到极致,是否便能在浩无边际的宇宙中,找到族人们和你往生所在?我们会不会在超脱死亡之后,摆脱此生荒诞的命运,再次相逢?”

我难以想象。无言以对。而摆脱此生荒诞的命运,再次相逢,却是我希望的。谢谢。谢谢你,星。

释走过来。梳洗之后,他依然很憔悴。脸颊凹陷,眉宇间多出两道竖纹,淡金色长发中夹杂了几缕银白。他左手抱住我的肩膀,右手搭着星的肩头:“谢谢你们。”

星伸手,在搭在她肩头,释的手背上用力按下去,握紧:“我们始终在一起。”

我抓住释的左手,低声说:“活下去并不容易,恕我提前退场。一切拜托你们了。”

释没有接我的话。沉默。昏暗的光线下,他陷入阴影的双眼中,两抹反射自婚服的绯红,紧随他湛蓝的目光在我脸上游移的轨迹。幽暗。闪烁。

星见家族长老将一条结有花球,贴有符咒的红绸交给星和释,让他们各执一端,在神前行礼。伴着喃喃的祝祷声和简单的神乐声,他们完成了仪式。

帐外,夜幕黑沉,肉眼看不到的天穹深处,星辰的轨道开始悄然改变。两颗星星之间,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不断产生交互波动,逐渐向相同的震动频率上调整。天空和大地似乎感受到了这次巨大的命运转变。世界的恒静蓦然消失。它借助夜色的掩护,为刚刚诞生的新的主人,轻轻蠕动、变形,准备展开新的世代。

长老们接着布置三个法阵,提取我们三人的基因,制作两个在所有可能性中最优秀的继承人。又是模糊的梵语,法器的敲击,神香,符咒。终于完毕。

星再次用星图进行测算,她和释的生存可能性已经大大过半。

我长出一口气,问释:“我这边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你要怎么办?跟天帝装糊涂,继续虚与委蛇一阵子,让人去灰色地带联络穹,商定时间共同起兵?或是赶回边境,安排好对魔族的防务直接对天帝宣战?

无论哪种做法,待你领兵打到阿修罗城下,便是此世,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

PS:昨天趁着胖胖上跆拳道的时间,我去shopper买东西。店里自助收银机坏掉了,客人在收银台边上排起了长长的队。

一个深棕色卷发,走路不稳,摇摇晃晃,大号玩具娃娃一样身高的小姑娘,一定要帮妈妈拖几乎跟她一样高,带轮子的购物筐。然而人实在太小,反被框子拖着走,差点头朝下栽进筐子里。小家伙居然没哭,自己用小手、胖胳膊努力撑着地,站起来,继续跟筐子做斗争。她妈妈笑着,用非英语的语言安慰她,一边对旁边年长一些的女性用英语说她平时很害羞的。

这里德语、法语、西班牙语都有人说,我是分不清了。去年秋冬之交有一阵子(两周左右,后来就不见了),接妞妞时还有一位妈妈是阿拉伯人的样子,带着一个超级漂亮,皮肤白皙,脸蛋儿胖嘟嘟,黑色眼睛的学前班小男孩,讲电话使用一种舌头微微打转,但是没印度口音那么转的语言,不知是哪里来的。

突然想到,那对母子和这对母女,是否都是战乱国家(阿富汗、乌克兰)逃出来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