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四

夏秋之交的朝堂上,我发现自己眼睛周围的青黑已不那么显著。很多朝臣眼周,与我同样有着黑黑一圈。

有人说,把青蛙放在冷水中,逐渐加温,它便会毫无知觉地死去。如果结局不能改变,青蛙的死法并不坏。不间断处身于焦虑、恐惧、愤怒中走向死亡的人,一定曾经羡慕过这只无知无觉,或快乐,或平静地失去生命的青蛙。

秋风渐起,干燥的寒意逐渐侵占了阿修罗城。十月底,更冷的冷意到来,这个冬天比往常到得早,温度更低。阿修罗城中降下稀疏的雪花。地面上凹陷处,早晨聚集起一洼白色冰霜。

十二月底的一天,黎明到来之前,天空依然是厚重的深灰色。一弯浅淡发白的下弦月低低挂在半空。我正在垫子上盘膝端坐,修行精神力,侍卫带着一名暗探进来:“王,释迦族出了大事!释迦王宫遭人血洗!王和王妃,一应侍卫、宫人,全部被杀!”

我非常吃惊:“什么人做的?知道吗?有谁能在善见城,所有人都没有察觉,赶去救援的情况下,将释迦王、王妃、侍卫众人杀死?不可能的!”

暗探面色灰败,瞳孔收紧:“似乎,似乎是天帝做的……远看身影像他,使用的能力也像他!他杀人之后便迅速离开了善见城。”

我脑中跟着暗探的话分析一遍,的确可能。除去能力深不可测的天帝,没有人能做到这件事。他这样做的目的很显然,是逼释立即起兵,这样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将释除去。血洗释迦王宫一事没有见证,释不可能高举为父母族人复仇的旗帜,只能是反旗。杀死反贼,太理所当然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惊。释此时恐怕已经得到了消息。他首先会做的,应该是赶回善见城确认此事。

我命侍卫将星传唤过来。同时命令另外一名侍卫,联系驻守边关军前的暗探,打听释的行踪。

而我,我该做什么?我不能看着释去送死。此时的释与天帝交手,必死无疑。我要去仞利天,阻止他。

我在心中计划着,释从边关回到仞利天,比从阿修罗城赶到仞利天所需时间略长。我只要确定他是先回家,而不是直接去往天帝城,便可出发。

这时,星披着外袍,未及梳洗束发,匆匆进来。她神色有些紧张:“果然是释迦王那边出事了吗?我在星盘上看到,仞利天近来有血光之灾,没想到……你打算怎么做?”

我告诉星,一旦明确释的行踪,便想要亲往仞利天,阻止释去天帝城。星同意我的想法。于是决定,星留守阿修罗城,我带几名长老,隐匿行藏,避开天帝耳目去仞利天见释。

很快,侍卫带来负责边关情报的暗探。他告诉我,释已经离开军前,往仞利天出发。我听后,立即带着星交给我,隔绝气息,避开周围探查的符咒和六名长老,前往仞利天。

我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前进。虽然理智告诉我,释一定不会在我们到达之前离开,心中的焦急不安却难以抑制。我步履如飞。我心急如焚。能来得及吗?一定。一定。

中途,收到星的传讯符,她查到释正在赶往仞利天的路上。我心中的紧张感稍稍褪去一些。脚下的步伐,依然不敢放松。临近黄昏,我们踏上了离开主要驿道,通往仞利天的空间通道。


PS:最近周围人常提到女生的身材容貌问题。我感觉每个人都以自己的审美、爱好为准是最好的。越瘦越好是不存在的。漂亮不漂亮,也没有固定标准。最主要是看着舒服。而衰老,是每个人都必然经历的。我们目前使用护肤品也就是延缓皱纹地生长,而不是永葆青春的灵丹妙药。

但是就像“政治正确”造成的相反效应。不是提倡审美多元,那么某些女生天性爱美,爱打扮,就是“雌竞”。每个人都不同,审美多元是允许各种审美各种需求的存在。而不是要求旧有的审美需求不能存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