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性好吃屎和性好讨骂

这个世界,物种是多样的。同一物种内的人类,也早有前人权威性定论——习相近,性相远。

所谓习相近,就譬如,我们默认为但凡是人,都喜欢花的香味,厌恶茅坑的臭味,不然抽水马桶也不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各国各族争相学习模仿,以之为文明社会的标志。相反,人们应该在家里放满大大小小的粪缸,按照日期年份不同,稀稠浓度不一,进行分类,标注,甚至可以刻意安排当日食谱,以期排便时制造不同味道。每人根据自己的喜好,抱着一个大缸闻呐,闻呐,闻呐,闻呐……直到天荒地老。

然而这副胜景并没有出现。可见对于粪便气味的爱好,在人类中并非主流。中文的描述,除了“狗改不了吃屎”,另有一个文雅些的说法,叫“逐臭之夫”。这类人呢,他们比较特殊,不爱花香,专好臭味。

嗜臭者中,又有不同境界。有人喜吃榴莲,臭豆腐。榴莲的香甜软糯可使人忘却了它对人产生的嗅觉刺激,更何况冰鲜的榴莲闻起来不算糟糕。只有被挖干净果肉,抛在一边的果壳在房间中逐渐升温,臭气才随之生发,扩散。既然能描述到如此清楚的地步,我自然也是一个榴莲爱好者,只是因它巨高的糖分,戒掉了而已。想来,街边摊的炸臭豆腐也是如此。

我对臭豆腐并无特殊爱好。和朋友一同逛街时,曾在街边小摊吃过两次,闻起来没有很大味道,吃起来更无显著臭味。新闻中曾经报导,有无良小贩把臭豆腐和大便放在一起,力求染上最正宗的臭气,满足某些人对奇臭无比这层境界的追求。有人吃了这样粪汤浸泡出的臭豆腐,居然仍嫌不够味,那么就真的只能直接吃屎去了。

由逐臭之夫的典故来看,此人应是有严重狐臭。我小学五六年级那所学校,学习第一名的男生班长有狐臭。高中三年,班里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有狐臭。在我看来,他们的气味虽不好闻,尚未达到令人不能忍受的程度。

古老的旧式公厕,进到里面,除去臭,还有氨气那种刺眼刺鼻的效果。若遇到便秘的状况,在里面待的时间过长,会感觉整个人从内到外都臭掉了。这个明显已经超出普通人的忍受范围,逐臭之夫一词,显然不足以承载这样的重口味。

世间人,好听赞美褒扬之辞实属天性。对于恶言恶语,即使我们知道它是大有裨益的一味补剂,也需“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样劝人从善的谚语来辅助,才能迫人吞下去。一代雄才伟略的明君唐太宗,在散朝之后大骂,总有一天要把魏征这老东西宰了泄愤,也要靠着娴淑的长孙皇后开导,才没有因为魏征的逆耳忠言真个将他斩首。

话不中听尚且使人不快,何况刻意地羞辱,破口大骂?肯定没人喜欢。不喜欢被骂,也是人性一种。

但现实中就是能遇到一些人,不仅喜欢找骂,还总觉得别人怎么骂他,他都听不够;别人骂的内容再凶狠,都不够难听。简而言之,他们就希望对方骂得更多,骂得更凶。

听取他人意见,吸取良言忠告,虽然受教时心中不大舒坦,自己却明白,总是有益处的。被人揪着耳朵破口大骂,恨不得连他祖宗八代都捎上,他依然听得甘之如饴,还想要天天听,时时听,这就不对了,完全超出正常的人性。就跟榴莲,普通臭豆腐都不能让他满足,让他过瘾,非要吃屎有异曲同工之妙。嗜好吃屎,非人性,实狗性者也。


PS:今天终于拿到驾照。从2019年十月底开始开车,两年半,第四次路考。真是太漫长了。今天距离上次路考差不多一年。这一年里,开始不管疫情什么的,只管给孩子们报了游泳溜冰这些课程,还经常去麦当劳drive thru买东西。各种地方都常去,跟之前因为疫情封闭在家,刻意练习才跑出去开车的情况大有不同。

还是多多实践,适应各种路况才有用。以后终于不必再担心路上被警察查驾照。提心吊胆两年半,考了五级,不需要贴个新手牌在后面,丢了还要被罚款,这一点,算是个小小安慰吧……

一次很有趣路遇警察的经历是练车时。在时速七十转到六十,马上要进入城中的高速上。除我要考驾照,有意遵守规定,其他众人原本都处于超速状态。突然一辆警车混了进来。大家顿时都老老实实遵循六十的限制,慢慢前进。几分钟后,警车受不了,加速,超速跑掉。

我心中笑得要死,替他脑补一句:小样的,看我在这里就一个比一个老实。NND,老子不陪你们装模作样了!

表妹这么喜欢帮Y一家,你的信息我从此就不再回复了。不是这个世界上他要怎样就得怎样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