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随想

發布於

这两天Y先生的父亲住院。本来是例行住院检查身体。却突然发起高烧呕吐神志不清。折腾了一夜之后才见好转。老人家发烧前几个小时还在担心美国大选。七十几岁的人了。还总是对他国领导人寄予那么一丝丝的希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对这位爷爷不是特别了解。今年夏天国家选在安徽泄洪。有一次连着两天他发了流离失所的泄洪区人民拍的视频过来。说他自己家小时候本是富庶家庭。在四几年的洪水中家产被冲洗干净。父亲落下病根。后来早逝。这才知道他幼时的情况。

他父亲过世后的情况早先倒是知道一些。家贫。寡母带着兄弟姐妹几个。他是长子。性格好强。后来发奋读书考上清华。硕士毕业后在郑州**局工作。这种只想凭借能力有所作为的性格并不是那么适合体制内的工作。后来辞职下海。跟大学同学一起做生意。

应该还是性格因素吧。到我认识Y先生时他也并不是一个大富大贵的商人。虽然说其中有很多个人性格特质决定的内容。但是社会环境和风气给他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一些。不然原先在科研单位以自身能力应该有更好待遇才对。可能就是在社会各个阶层都待过。所以他坚决要求Y先生办移民。

比较有趣的是奶奶。奶奶童年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有几个哥哥和弟弟。自己是家中备受宠爱的唯一女儿。后来家产被分。父母过世。两位哥哥分别加入共产党和国民党。中间恩怨纠葛难得厘清。而她后来在运动中和家人划清界线。现在居然是党忠实的拥护者。

我家爸爸比爷爷还要年长几岁。四二年生人。儿时也是比较富有的家庭。还为他请了私塾先生。后来就发生了分田地这些。他的父亲受气落下病根。过世很早。身为长子的爸爸就离家工作。因为少时基础好。自己也一直勤奋学习。后来成为高中教师。

但是经历了文革(我的一位伯伯是他在文革中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经历了他自己七八十年代发表文章社会上当时的潜规则。还有一些旧时文人的清高。一直教育我长大之后不要和政治扯上关系。要去做和政治没有关系的工作。能离开中国最好。

妈妈的家庭是跟革命有些关系的。她的父亲曾经是革命中的党外人士。建国后也在当时的体制内部地位待遇都很好。所以妈妈是向着党一边的。最希望我能乖乖地也当个老师安安稳稳生活。

不知道爸爸的血型。他过世时我还在读大三。不懂得操心的年龄。但是目测是AB型(就像胖胖看起来就像AB)。而且他也是双子。应该是遗传自爸爸的性格想法比较多吧。

小学时看《三侠五义》《说岳全传》之类的书比较多。很有意思的是对其中“天下非一家一姓之天下”这种僭主思想很认同。也喜欢侠客的正义感。这种“侠”的正义正是跟法家大一统中央集权完全不相容的思想。而且事实上游侠在汉武帝时期已经消失了。后来的侠客大多在乱世才能偶尔出现。小说里也只是追寻一种侠客精神。正义和自由。侠和支持侠的朋友总让人读起来内心舒畅。

成年后的各种偏向应该还是来自遗传和少年时代逐渐形成的价值观。没有发生什么巨大变故的情况下。读怎样的书周围交往怎样的朋友都由这些偏向决定而不会反过来。或许决定命运的性格还是可以在早年塑造的。

PS:今天胖胖要吃豆腐干。于是拿肉汤和老豆腐给他卤了豆腐干。妞妞要吃虾仁炒蛋。也满足了小东西的要求。会说自己要吃什么还是很好的。最怕就是要吃“随便”。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