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六十九

發布於
修訂於

我疑惑地看着女皇,释有后代很正常,而我应预言所示,在百岁之前,将经历灭族、身死。儿子什么的,即使星愿意嫁我,我也毫无这个想法。

我禁不住问到:“星得到礼物,我和释的儿子都会受惠?我会有儿子?女皇能否明示?”

女皇缓缓摇头:“罗,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因为孔雀的命星和你们仍有纠缠,最近一次我为你们进行占卜,看到了完整的预兆。

预言中将有稚子,他就是你的儿子。此稚子善恶未定,将要汇集六星,燃起毁灭天界的红莲火焰。

之前的预言中,阿修罗族灭亡,天帝为破军之星所取代,都会照旧。破军之星取代天帝,却并非真正毁灭天界。你的儿子则是善恶未定,若归于恶的一边,将会灭天。天命并不想要这个孩子降临人世。

你和命运对抗,其一是你想要争取到星存活的机会;其二,就是这个孩子。我看到的未来中,能够给你的提示仅有关于这个孩子的出生,他是你对抗天命成功的结果,也是你对抗天命获得胜利的手段。你要记清楚这句话。事态出现任何一点转变,就拿出来想一下。

告诉你更多,命运的星图恐怕会被改变,更加看不清楚,不利于你。人的命运,必须通过自己思考和努力才能把握。”

释的脸上挂满怀疑:“我能问一下吗?我真的会有儿子?”女皇眼中闪过一丝极细的光,强忍笑意回答:“就我看到的部分而言,是的。你会有一位很优秀的继承人。”释的目光朝我的扫了一下,沉默起来。

女皇站起身,对星说:“星,接受我的礼物吧。我要给你一滴我的元神之血。这样,你的预言师能力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现在的你无法想象的境界。今后你看到的就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在这个新的境界中修行,你甚至可以触及新的生命层次。”

星也站起身,口气有些犹豫:“陛下,这样的能力我能够控制吗?”

女皇抬起头,似乎看向无尽的宇宙,然后又转向星:“这个能力的确很强,给我的身体可怕的压力。我甚至不得不分化出另一个人格控制身体,自己休眠,来减少对身体的损耗。但是它经过稀释,孔雀从我这里获得一半遗传,从辉那里获得另一半遗传,就不再有这个问题。另外一项有帮助的事情是,孔雀修行战斗能力,身体强韧,和你一样。因此,你应该也不会有我这样的状况。”

星听了之后说:“我原本就是担心出现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格,处于我的位置是完全不行的——我随时都要准备战斗。既然不会有这个问题,那就感谢陛下的美意了。”说完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站直身体。

女皇从座位边拿起一柄通体黄金,镶嵌紫色水晶和闪亮钻石的权杖,轻轻摇动,表情肃穆:“好的,就让我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口中低沉吟唱着我听不懂的咒语或是祷词,整间大殿回荡着魔法波动。

我感到自己在虚无中飘飘荡荡,周围挤满了光和暗的泡泡。一个白炽极光的泡泡破碎,成为最浓重的阴影散入周围空间;一个浓黑到湮灭所有光明的泡泡碎了,点亮无数细碎的光点。

我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光明不再是光明,而是黑暗的终点;黑暗也不再是黑暗,它是光明的起源。那么,在这样的世界中,死呢?生呢?

恍惚间,我看到一团血红,如心脏般跳动,似有生命的物质从远处,从巨大的一团血色中游向星。它将星整个吞噬进去,然后缩小,形成星的轮廓,接着在星的体内成为我从外部能够看到的一团血色能量物质,不断微缩,直至成为绿豆大的小粒,停留于星的额间。

魔法波动蓦然息止。我重新站在地面上,打量周围,又是光影分明的世界。而星,眉心处多了一粒鲜红的小痣。

PS:前天看了一段视频,说习瘟猪要搞均贫富。我怎么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呢。分明像是要遵照商君的建议,强国弱民啊。让他们饿肚子,他们还不得老老实实听话?商君真是阴险歹毒啊,难怪被车裂了。不过吧,即使把他车裂了,这种夺富于民的统治阶级思想还是在中华大地上扎了根。马上要加收各种税去填阿富汗的坑了。不知道哪一批人又要倒霉。好像是要集中力量查处贪官和巨贾吧。刚看到一个贪了九百多亿的扶贫官员被判死刑,我跟朋友说,这个货真是太贪了。换成我,顶多贪上十个亿就赶紧跑路了。不过,这种机会也不是随便会掉在谁头上的,做做白日梦罢了~~~

前两天又买回两盆漂亮的植物,今天浇水时阳光灿烂,盆栽们生气勃勃,色彩丰富,光影漫舞的样子让人开心。终于勤快了一把,给它们拍了些照片~~~

健健康康,漂漂亮亮
紫色叶子上有金色偏光
快快乐乐,光影漫舞
生气勃勃,好像火烈鸟
用了大半年水肥的幸运竹越长越绿越茂盛
坚守一隅,茁壮成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