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一百二十一

發布於

孔雀促狭地对睿说:“最后的时光果然要和茜一起度过,我白白被你拿来做了多少戏……”

睿倒是坦然:“因为你很强大。你了解,茜应对不了太多意外。我喜欢她整理过的房间,煮的食物。很有家的感觉。

在天界时,我独自生活,就住禁卫军宿舍。刚到离城,我救了茜。她说每日以替人做短工和在餐馆帮工为生。我正好需要从本地人那里了解离城的情况,就请她来帮工。

禁卫军宿舍也配备有清洁工,餐厅,洗衣工,不需要我自己料理杂务。但是茜来帮工和宿舍的勤杂工不一样。

刚开始,她感到家里需要什么,会问我的意见可不可以替我添置,我不了解为何有这些需要,但也觉得没必要反对,就随她的意思去做试试看。但是那些不起眼的,更换过的小物件,增添的小摆设,让这个房子不知不觉从宿舍变成了家。

后来我就告诉她,需要更换或者购置物品,都可以根据她的想法来做,不必再问我。住在那样的家里,让我感觉很温馨很放松。所以最后一个月,我希望由茜照料我的生活。”

我似乎能够体会到睿的感受,但也有不理解:“你既然喜欢有茜的生活,为什么不娶了她,一起这样生活下去?我看她应该会很愿意啊。”

睿哈哈笑了起来:“原本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挥霍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很强大,还能追求更多精彩的生活。对外部提供的支持需求不多,一切维持原状对我就足够了。

自从我中了时间之毒,两天而已,身体和精神都衰退下来,内部那个占据几乎全部空间的自我逐渐萎缩。我知道,如果没有外来支援,独自看着自己飞快地,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死亡,是多么难以承受。

我想要一个生命力十足,活生生的人陪伴在我每天的时间里,填补缩小的自我空置出的位置。我已经开始闻到死亡的味道。我需要生命的气息冲淡它。”

我默然无语。少年时代,为了搜寻与灭世预言相关的信息,我不分昼夜阅读过大量文字。很多前人的记录不是当年我所能理解的,我只在阅读过程中不经意将它们记在心里。

这些年来,遇到无事的闲暇,那些文字偶然会被我正在经历的,或是刚刚经历过的某件事,某个瞬间从时空中抽取出来。于回忆中重新阅读,体会到很多早年完全看不懂,文字背后的感受。

我因此能够理解睿所说,健康时和死亡逼近时面对同一件事的两种心情。从这个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深中时间之毒。只是有些发作迅速,有些发作缓慢。我们都要在时间毒素的催化下,不断更新对人对事,对自己对世界,对生命对死亡,对所有一切的认识。

孔雀问:“那么,要我们替你告诉茜吗?”

“不用了。我有联络她的方式。你们也要负责她的安全。我会在后面这段时间里,慢慢告诉你们有关天帝的情况。”

“可以。我马上去找木匠,过来把我们两边房子打通。你那边也是厨房吧?记得我们当初搬来这套联排房子之前,把两边房子都看过,结构完全对称。”孔雀征求睿的意见。

“是的,我那边也是厨房。这个主意不错,打通就变成一个更大的厨房,也方便。”睿脸上有了温和的色彩。

于是当晚我们以高价聘请两位木匠和他们的四位助手立即开工,将两边厨房之间非承重墙的部分打开,修缮整齐,上漆,重新调整料理台和橱柜。第二天正午之前,茜带着满满的新鲜食材过来时,一个两倍宽敞,通透明亮的厨房正好给她使用,制作一顿丰盛的早午餐。

PS:今年虽然仍在疫情进行中,一切都在慢慢恢复。学校又恢复了家长会。我和妞妞老师见面时间安排在中午两点。交换一下妞妞兔在学校和在家的情况。我和老师对她的情况都算满意。这么小的小朋友,健康快乐是第一位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