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erman

已经预先知道此生终将碌碌无为,出生,死亡,没有给世界带来任何影响

当超人迪迦变成禁片

發布於

小时候看奥特曼会害怕,因为怪兽,即使知道怪兽最后一定会被以各种形式驱逐出人类世界,但只要知道有怪兽这样一种有可能杀死自己或爸爸妈妈的事物就足够让小孩子害怕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是看奥特曼之类的特摄剧或包含“暴力”情节长大的,可能那些人根本没有机会看到这台动态,我想说的是,小时候看到的很多电视节目在长大后都不会让观众变成“坏人”,它们会是一种美好的记忆,让你在长大后有想去回味的念头。如果足够幸运,你可能就会意识到那些小时候没有能力去解读的东西,当然这取决于作品的质量以及作者的巧思

一些人常常会忘记了小孩子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们是有能力去辨别“好”“坏”的,这里还不是那种简单区分“好人”“坏人”的意识,而是知道什么东西于自己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最简单的表现就是在和同龄人交往时使用的语言体系和与家长们交往时使用的语言体系不是同一套,在家长面前所运用的往往就是他们认为好的东西,而当家长尝试去窥探那一套自己孩子与同龄人交流时所使用的语言体系,很大概率会惊呼我的孩子怎么会是这样的,当然孩子们最终成长为家长想象中“那样的孩子”的比例一定是相当低的,我甚至敢用拍大腿计算法得出这个比例不到5%

这些推论成立的条件是在我之前的时代,近年来就我观测到的是当今的孩子经常将两种语言体系混为一体,于是熊孩子就层出不穷了,因为熊孩子们将本应用于同龄人的语言体系用在了和长辈的交流上,这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家长的教育失策,我不敢拍大腿了

家长们不愿意承认这是自己的锅,于是努力寻找外因,而我们的管理部门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家长们这种责任推卸,又因为按照家长们的混帐推论是有一定道理的,于是满足的家长们的无理要求,受害者便是孩子们和曾是孩子的我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