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评论活动业已结束!

从我被豆瓣判了赛博死刑,到审查体制背后的怯懦

阿土伯

豆瓣之前工作人员漏删了,整个豆瓣网被停了,被一个政府小办事员,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把矛头对着豆瓣这个弱者,而忽略真正的作恶者

真正能成事的并非那些只会勇敢的媒体,大陆有太多勇敢的媒体,它们只会立马消失,豆瓣在玩着更高级的与恶斗争的技巧,虽然看似不勇敢,在这个平台里我看到了少数派在聚集,看到希望,它是大陆最不应该背此骂名的平台

阿土伯

不是豆瓣的错,豆瓣不删我们的文章,它自己就要被停,豆瓣只是个没有权势的韭菜。

美国封城下的一堂公民课

阿土伯

看到有人担心法令松散,按着阅读理解思维,这不和以前一样吗想干什么干什么,但是美国人没有这些滑头,美国法令每个字都和现实可以一一对应,从文字到执行没有什么叫灵活、没有原则上怎么样实际上怎么样,美国人没有那种小聪明,他们真的不会解读成做什么都行只要说是必要活动,我这个不是夸,也不保证每个美国人都是这样,但的确有这方面微妙的不同。

一個大陸人眼裏的臺灣環保

阿土伯

我倒是觉得没差,可能我写的东西不会有太多分歧。不过大陆网友其实不聊政治话题,现实生活中还是挺可爱的。

阿土伯

這個評論太親切啦,我經常吃國青地下室的自助餐和樓下的711,死宅死宅。我爸吐槽我去臺大也不是學習的,就是換個地方看海賊王而已,不過我真的去了不少地方,準備寫一篇在臺灣遇到比較搞笑的事情,還有臺灣和大陸一些好玩的差異~

阿土伯

仅上海而言,我多次就餐过的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同济大学,没有见过这种打饭模式。还是你对我文中描述的打饭方式理解的不一样。

阿土伯

上海闵行我比较熟,外地人的确很多,我第一次被偷手机就是发生在闵行。

阿土伯

這個需要人力長期去做,大陸我朋友的偏遠鄉村發現政府人員將垃圾桶收走了,這樣不會丟垃圾桶,也不用派人收垃圾。基層工作人員如何培訓,以及相應工資問題,都需要很系統的去處理。

阿土伯

目測,這個要彼此信任才可以。超懷戀這種可以一次吃很多菜的方式。

阿土伯

上海垃圾分类也用罚款的方式,但是在乡村,去村民家罚款,没那么容易啊。

阿土伯

能一样吗,哪个地方麻辣烫不是称重?但是有见过窗口打的菜,没人管,放在那,自己取去称重的吗?麻辣烫不排队结账能吃吗?

大陆少数人的内心世界#致同胞#

阿土伯

我不想和他们交流这些,包括网友,因为我就觉得要收费~~~~~

阿土伯

吉普赛人,哈哈,想到小说里会跳舞的一群人。不想扛啦,不想扛啦,做个岁月静好婊,跟自己孩子说,中国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国家,突然发现还是有点难度的

阿土伯

用“同胞”這個詞,除了想表達親近,也是因為不想遭大陸讀者的攻擊,明明可以說安徽人、上海人,但是說臺灣人,他們就覺得是有意所指,而我這篇文章並不想讓這些喧賓奪主。但是我並不知道你看到“同胞”兩個字會不舒服,謝謝你讓我知道這一點,我也想知道其他臺灣人看到“同胞”兩個字是什麽感受。

阿土伯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现代公民,那么多台湾人香港人华人西方国家人都是,一点没有举世皆醉我独醒

阿土伯

有時會想歲月靜好是對所有被壓迫的人的壹種無視,是不是我保持著壹份痛,多些人保持壹份痛,便是壹種不健忘,對勇者犧牲的壹種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