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土伯

喜欢写作

美國人為什麽不戴口罩?

發布於

我在美國東北的一個小鎮子上,鎮子上已買不到口罩了,一方面是亞洲人囤貨,另一方面是前段時間華人購買寄回國內了。但路上沒有一個人戴口罩,偶爾有一個戴口罩也是亞裔。

大陸剛爆發新冠病毒時,大陸媒體發表了關於美國流感死很多人的新聞。我們在外網查證,雖然統計方法不同,即大陸媒體故意忽略統計方法,誇大美國流感死亡人數,但美國流感還是導致美國每年死很多人的。於是,我們第一次有了這個問題:美國人為什麽不戴口罩?

接著是中國新年,鎮子上有幾個信仰基督教的家庭非常熱心的舉辦起慶祝中國春節的聚會,邀請中國人去。我們以擔心新冠病毒傳染而拒絕了,他們表示十分理解。每次見面,他們都會很友好問我們的家人在國內是否還好,新冠病毒現在怎樣了。他們十分清楚新冠病毒的存在,也關註了中國的情況。期間我們認識的一對美國夫婦,他們的女兒感染上了美國流感,夫妻倆還去照顧女兒了,但是兩個人並未戴口罩。他們也十分清楚美國流感的存在,但依然不戴口罩。

在美國有醫保可以免費打流感疫苗,是針對美國流感的。我去的那天,突然意識到這裏是校醫院啊,會不會被傳染,看到醫院裏有自取口罩,覺得正好可以戴,但是我看到旁邊的指示語,意識是如果你有發燒咳嗽喉嚨痛癥狀才可以戴,於是又放回去了。一路看到的所有醫護人員,沒有戴口罩的。給我打針的女護士,沒有戴口罩,並且還為了登記需要,詢問我有沒有去過武漢。她的表情輕松愉悅,我感受到,如果我說我去過,她不會恐慌,而是會給醫囑,如果你有發燒等癥狀,要來校醫院看醫生。

國內有朋友跟我們說,亞裔在美國戴口罩被歧視,問我們有沒有被歧視。我們覺得挺吃驚的,為什麽戴口罩會被歧視?後面又看到新聞,一個白人在會議上戴口罩,被要求摘下口罩。難道不分人種,只要戴口罩就會被歧視嗎?

說到歧視,我們的感受真的沒有一絲一毫。有一次聽一個講座,我咳嗽打噴嚏,旁邊的白人小哥只是在想著,如何用最小的聲音打開他的巧克力豆,然後抖著腿吃了起來。哪怕對亞裔稍微註意一點呢,敬畏一下新冠病毒呢,並沒有。

身邊美國人這樣無所謂的態度,如此佛系的態度,讓我們很費解啊。直到我看到一篇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作者——珠穆朗瑪,裏面講述了美國官方不建議大家戴口罩、戴口罩增加被感染風險這些大背景,同時從文化角度講述了在西方戴口罩意味著:1、我生病了,所以戴口罩,以免傳染給別人。而這種情況,自己生病為什麽不隔離,還要出門,會引起路人的不安。2、惡作劇,與萬聖節的面罩類似。3、恐怖主義,以口罩蒙面作案。

此外,珠穆朗瑪講述了美國不建議健康人士戴口罩的邏輯,一是,擔心口罩供應量不夠,造成真正需要口罩的病人、醫護人員無法戴口罩。我認為這一點很重要,遇到醫療事件,第一個要想的是保護醫護人員。我相信任何一個國家,在面對突然醫療事件時,都不可能讓全民有足量的口罩,而大陸表面上是很多人戴口罩,其實人數占絕大數的農村人,是不戴口罩的。如果農村人也來搶口罩,根本供不應求,會造成亂象。在疫情關鍵期,武漢各大醫院也因口罩不足,而出現醫護人員自制口罩的現象。二是,戴口罩操作不當的細節,會增加感染病毒的可能性。普通群眾容易因戴口罩,而感染病毒。

以上是珠穆朗瑪為美國人為什麽不戴口罩解了謎,同時也看到一個很好的思路,讓患病者戴口罩,比讓千千萬萬的健康者戴口罩,是更有效、有節省資源防止醫療擠兌的方法。

真正讓我有動力寫這篇文章倒不是以上,而是我今天看到的一篇——在丟失哨聲的語境下,我等待著自己的一則微頭條被刪掉,來自微信公眾號“新家庭NewFamily“,作者——唐映紅。

事情是這樣的,中國傳染病專家、浙江大學教授肖永紅在世界醫學權威期刊《柳葉刀》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針對新冠肺炎采取正確的疫控》。唐映紅根據肖永紅的文章,整理了幾條內容,發布到網上,引起關註,而文章作者肖永紅聯系到他,請求刪除內容。


讓我惡心的是這張圖片的內容,我已不在意中西方關於戴口罩文化的差異、科學上的是非、疫情防控舉措上的合理與否,為什麽這樣的一篇文章要被掩蓋,為什麽學校和醫院找到他,斥責他,什麽叫做和國家疫控唱反調?

這讓我想起很多人文學科的文章溜須拍馬發表得很好,而很多文章被要求一改再改也不得發表。只是沒想到理工科一可以遭殃,科學也要為政治服務嗎,是不是應該搞幾個團隊,專門研究一下中國疫控多麽牛逼,然後出一本期刊謳歌一下。當專業人事提出專業意見的時候,不應該認真對待,一切以完善政策為目的嗎?

更可悲的是,文章下面的評論很多在說作者腦殘、要舉報這篇文章。為什麽評論者覺得自己比專業人士專業,即便不認同,為什麽舉報刪除這篇文章?

前段時間,李文亮事件,大家提出言論自由的訴求。前幾天發哨子的人這篇文章因被刪,大家做出33個版本防止被刪來傳播。而今天這篇文章,卻又有那麽多人要求刪除這篇文章,說好的要言論自由呢?哪怕是經此疫情,能把言論自由這一件事提上議程也是好的。可是因為沒有良好的公民教育,對言論自由的定義,恐怕都無法把握,又如何將言論自由提上議程。

肖永紅的這篇文章傷害了很多人的自尊心,因為最近一段時間國人沈浸在歐美垃圾,中國管得好的驕傲中,歐美人不戴口罩腦殘,中國人科學防控的自豪中,突然這篇文章在說歐美人做得對,中國人做得不對,這打碎了國人的美夢。事到如今,是如何都不能承認這篇文章的可取之處,因為一旦承認就是自我否定,就顯得自己這些日子的驕傲與自豪很滑稽。為了自己的情感,也不能讓這篇文章得到認可。從頭到尾的弱者形象,從他人做得不好之處,獲得自己的強大感自尊感,又因看到可能的不當之處而惱羞成怒掩蓋異見。

這種一系列驕傲自豪的幸福感不是很多國家的公民都可以擁有的,當然朝鮮人是有的,因為歐美的公民更會找政府的不當之處,看看納稅人的錢花得合不合理,他們會為自己支持的球隊瘋狂幸福,但政府,有什麽好去寵愛的,你們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們都在看著呢。而其他國家過得好的地方,哼哼,正好可以拿來說,你看看,別人做得多好,你呢,幹什麽去了?我現在寧可去中國也不願意待在美國,你們這些人收了納稅人的錢都好好辦事了嗎?而中國人若是聽到某個白人說我寧可去中國,又會開心很久,大家一起宣傳。而真正強者聽到這種話,可不會當回事。也沒人會說出,我寧可去歐美這種話,因為不合理季,只有去比大家認為沒那麽好的地方,才會這樣說。

算了算了,沒必要傷害大家。但如果你不是人民,而是公民,是不會受傷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