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土伯

喜欢写作

為何你們只是溫順的哭泣,人權何在?

這是一條甘肅省用來宣傳自己為疫情做了政績的新聞:

被剪去頭發,派去援助湖北,多麽感人至深,多麽體現甘肅省官員們日夜勞作,心系天下。

真的又惡心,又憤怒,讓人不適。

我是在一篇罵他們的文章中看到這條新聞,很多大陸朋友在轉發,為如此對待女性感到憤怒,他們的關註點是男醫護人員沒有被剃光頭。這真的只是一個女性話題嗎?只是社會應該關註女性權益嗎,這難道不是一個人權問題嗎?

為什麽一個人,可以在不自願的基礎上,被剃頭?拍攝又有經過他們同意嗎,如果不願意被拍攝,可以不被拍攝嗎?為什麽被剪去的辮子,還要放到少女眼前,讓她看一眼?為什麽會有人覺得,這種事拿出來宣傳,會得到正面效果?

再往前推,為什麽醫護人員,在疫情不明、醫用品不足的情況下,被派去前線?為什麽還要謳歌他們不計報酬,有人跟他們談報酬嗎,他們可以要求報酬嗎?

為什麽那些少女們,剃頭的時候,只能默默哭泣,為何如此溫順的接受這一切?

如果拒絕呢?

我想了一下,如果拒絕,迎面而來的是領導談話,做思想工作,輕則記過沒有獎金,重則不得晉升被辭掉。接著,鋪面而來的媒體輿論譴責,某醫護人員,國難面前退縮,不以大局為主,只顧私利,不配合工作。最可怕的是網友們的人肉搜索,很快,這個人的姓名、工作單位、家庭住址、父母工作地點、醜照,都被爆出來。家門口會人過去辱罵,親戚也以他們為恥。而那些感染病毒的病人,說不定會過去吐口水,惡意傳染,畢竟這件事,前段時間也發生過,僅僅是得知沒有床位無法收治,便向醫護人員吐口水。

所以,她們只能溫順的哭泣,她們不能說:不。

我想象如果這件事發生在美國,首先這件事不可能發生在美國,那假設一個從小在美國長大的人,剛去中國做護士不久,被通知要剃頭,她一定會說:Why? Don’t touch my hair!那是對個人權益被侵犯,本能的憤怒,以及對正義本能的覺得會得以伸張的強大的內在力量。

而在美國,她的這個拒絕,這個怒吼,會被國民支持,媒體也會贊同她的行為,同事、家人、朋友都會以她為榮。接著會人過去調查,相關領導身敗名裂被革職,她本人也會接到各種保護,包括是否需要心理醫生介入。她也不會有一秒擔心她自己或家人會被報復,因為這裏是美國。對,當你看到美國的住宅插著美國國旗,意味著,這裏是美國,你可以說領導壞話、政府壞話,意味著你的個人權益被保護,沒人未經你的同意,闖入你的住宅包括川普,只要闖入,哪怕是川普,也可以射殺他。

民主不只是普選那麽簡單,普選只是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那種與生俱來的,你知道你與川普是平等的,與任何官員是平等的,沒有人可以威脅你、侵犯你、報復你,讓你哪怕一秒置身於恐懼中,沒人可以讓你對國家領導人鞠躬、沒人可以讓你讀國家領導人寫的東西、沒人可以在街上檢查你的身份證、可以去你家翻東西。這也是為什麽,一個白人在國內被要求看身份證,他們是拒絕的,是因為他們真的不知道這是合法的。網友不要拿這種事來謳歌祖國的強大,覺得我們的警察很帥,強勢讓那個白人交出證件,這真的恰恰說明我們不強大,很丟臉。

民主也不是平等那麽簡單,而是國民的聲音會被發出、會被重視,政府會被有效監督、牽制。而不是每次等事情鬧得很大、有人死了、遮掩不住了,官員們覺得官位沒那麽穩了,才開始想著怎麽平民怨、弱化事態,想著怎麽解決問題保住官位。

而在此之前,都是把提出問題的人給解決掉。比如李文亮,居然說有疫情,找他談話,讓他閉嘴,這種提問題的人真是事多。然後,疫情嚴重了,死人了,開始做做樣子了。多少事情,都是以國民的生命為代價才得以重視的?除了死人可以發出些難以被消音的聲音,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嗎?

這也是為什麽,如果現在的我們,穿越到一個月前的武漢,也阻止不了疫情,哪怕非典後,鐘南山就表達過類似的事可能會再發生的擔憂,但只要死的人不夠多,什麽聲音都不會被放大,反而發出聲音的人會被解決。這是多麽可怕,多麽不重視個人權益,多麽不珍視生命的社會,多麽自由任性、多麽不透明無視國民的政府。

隨著武漢疫情的發生,每個環節都被爆出讓人憤怒的事,然而很不幸,雖然我知道很多人都期待這次疫情可以是大陸邁向民主的契機,但大家又要失望了,因為這次疫情,也讓我們看到,諸多國民沒有公民意識的觀念,他們為不該謳歌的事謳歌,不該批評的事批評,如此價值觀顛倒、如此邏輯混亂導致是非不分,又怎麽可能把握住這次契機呢。

民主不重要,經濟發展最重要?

一個專制政府在發展經濟的道路上,會犧牲多少國民的生命、國民的權益,有人算過嗎?只是今天有幸沒發生在你身上,或者說,已經發生了,但是你並不知道,這是由不民主帶來的。可悲。

誰會跟辛苦攢了一輩子錢、省吃儉用的老父親老母親說,全部錢買房挺好,為地產經濟做貢獻,國家需要你們四個老人掏空腰包,人人都像你們這樣把幾十年的錢拿出來,祖國才能強大;

誰會跟996的社畜說,中國人就是要996才能發展,現在不是講勞動法的時候,不要要工會的時候,不是講個人利益的時候,就好好加班奮鬥,肩椎炎猝死那些都是必要的犧牲;

誰會跟農村幾千萬留守兒童說,你父母就應該去城市打工,為國家做貢獻,這是必經之路,你不要哭哭啼啼,沒父母陪伴照樣能長大,長大了繼續為國家做貢獻,只有一代一代人不計較個人幸福,我們才能活在一個幸福的國度;

誰會跟被百度醫院廣告害死的家庭說,中國互聯網需要百度,我們必須支持中國的企業,國家不讓谷歌他們進來也是為了大家好,不要用個人微不足道的命,去阻礙互聯網經濟這個大局觀,這筆帳大家要算清楚;

誰會跟喝了毒奶粉、打了問題疫苗的兒童家庭說,你們要忍著,事情已經發生了,要學會接受,不要搞事情,國家發展進程中都是會遇到一些問題的,哪個國家沒問題,我們要相信政府,慢慢解決,總是在進步的嘛;

誰會跟那些民告官被埋屍的家庭說,你家那個就是腦殘搞事情,槍打出頭鳥自古以來的道理,為什麽別人沒事情,這就是蠢人的下場;

……

如果一次次,都沒有輪到你身上,那僅僅是僥幸而已。這一次是武漢,一個個被滅門的家庭,是盡職盡責的李文亮醫生,下一次又是誰,你真的覺得你的省份、城市、家庭、親人,會一次次免於專制帶來的害處嗎?

每個人的每一次的沈默、明哲保身、一味相信政府,真的能換來人身安全或健康嗎,你會用國產奶粉哺育你的小孩嗎,下一次會相信官媒說的某病毒不會人傳人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