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土伯

喜欢写作

從陌生人間互動見公民素養

q

剛正要進樓,看到一個美國學生出來,我知道他看我小跑過來,一定會幫我抵門,雖然不認識他,但是我十分確信,果然這個學生幹脆靠著門等我過來,我跟他說Thank you,haveaniceday.他回Youtoo.

這種陌生人之間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在大陸,很遺憾地說,在商場幫別人拉門,我沒有信心保證她會跟我說謝謝,我有好幾次被無視的經歷,感覺糟透了。但是在臺灣、日本、美國,我十分有信心他們一定會對我有表情或言語。

記得在日本一個餐館吃飯,樓梯很窄,我們看到有人上來,就等他先上,他邊上邊欠身邊說對不起,直到經過我們。

這種在公共場合,我們所有的行為會被註意到,陌生人會給予謙讓、幫助;我們所有為他人所做的行為也會被註意到,陌生人會給予微笑、感謝,都實在太貼心、太溫柔、太美妙了。

我不會武斷地得出什麽美國人比中國人善良這樣的結論,因為大家沒有深交,這些事也上升不到人性的角度。每個地方都有好人,都有壞人。但是公民素養、公德心,大陸人有很多可以提升的地方。

在上海的時候,有一個清潔工老伯伯在掃落葉,看我要經過,就在旁邊不掃等我過去,我跟他說謝謝。換位思考,如果他等我過去,而我走過沒有任何表示,他的感覺有多糟。清潔工並不是一個會容易得到榮譽感的職業,而被陌生人的無視,感覺會有多糟。不過是註意到他為我所做的,一句謝謝表達出來,就會讓彼此溫暖許多。

許多次幫忙拉門,得到無視的結果,我甚至想好了,下次再這樣,我就大聲跟她說謝謝。可惜,沒有這樣的機會,因為不知不覺中我一點不想給別人拉門了。

在日本會有一種強烈的氛圍讓你時時刻刻註意,有沒有給別人添麻煩,從聲音、站的位置到眼睛所落之處。一旦覺得給別人添麻煩了,無論這個麻煩是不是自己主動造成的,都要道歉。

美國的話要隨意一些,大家喜歡穿舒適的衣服、做著舒適的姿勢,但同時也十分維護別人的舒適,比如他發現自己站的地方會擋了你的道,便會笑著讓開,或者加句sorry,不似日本人那樣好像做了錯事一樣認真嚴肅的表情。美國人喜歡笑,也喜歡開玩笑,在公共場合,往往是陽光隨性友好的處理。這裏雖然有東西方文化差異,但陌生人之間還是十分註意的。

記得有一次在臺灣書店看書,突然被撞了一下,對方沒有說對不起,而且臺灣女生動作真的不會那麽大,我第一反應是她是大陸來的,接著她操著大陸口音大聲打電話。

看著我舉的都是個例,大家也可以舉出許多反例來反駁我,但是仔細體會一下其中的概率。就像每個人地區的人都會找到插隊行為,但是在哪些地區遇到插隊行為的概率比較大,在哪些地區遇到的插隊行為概率比較小,這是我想表達的。

陌生人之間的信任,是另一個層次的公民素養。我看到有人說,東方文化是先提防你,直到你獲得他的信任。西方文化是先信任你,直到他違背你的信任。一開始覺得還挺對,但是想想在臺灣,他們也是先信任我啊,沒帶學生證說一下自己是學生就可以了,去電影院看電影也有過不檢票的經歷,宿舍日期系統顯示不一樣要多錢說一下就幫我改了......

所以這不是東西方文化差異吧,還是因為大家人均gdp高、整體素質高,自然便有陌生人之間可以信任的基礎。因為大家經濟都尚可,沒必要為一些蠅頭小利說謊。因為整體素質高,彼此把對方往好處想。又因為以上,大家比較容易被善待,心情就會好,就更容易善待別人,如此良性循環。

上次在美國超市,買單的時候推車裏的藍莓盒子開了,藍莓撒了一地,美國人都很開心,說啊又發生了,這種事很常見,你們不要介意,然後一個的大叔就拿著掃把過來,說他掃這些比一個個撿要方便多啦,一個小姐姐問我要不要去幫我拿一個盒新的,開開心心過去拿新的去了。

在美國辦事的話,基本上你這麽說,他們會按信處理,除非你有信用不好的記錄。比如亞馬遜退貨,東西不會打開來看,他們不檢查,都是我們自己封好就可以了。亞馬遜收貨的工作人員的工作,也就到你給他為止,就是裏面東西不對,也不是他們工作不認真,因為提防顧客這種事不是什麽工作責任。而在美國信用不好,會影響生活的方方面面。這種模式很好,我們彼此信任,一旦有人違信,代價巨大。

整篇文章很散,基本上想到什麽說什麽了。我看到大陸年輕人在排隊、不隨地吐痰等方面做得比老一輩好,我想整體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