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腳貓

沒什麼本事,唱唱歌寫寫字

那天之後

那天之後她的腦袋變得空白,心中卻擠滿一團團不知名的物體在喧鬧著。

儘管隨時都能看見黑色濃稠的液體偷偷地、悄悄地在她身後滴落,可是她假裝什麼也沒看見,反正即使看見了,她也無暇去處理它們。她手中捧著的、自她胸口湧出的那一大堆不明物體還不夠她煩嗎?起初她試著把它們通通塞回去……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很應該吧?可是她失敗了,它們滑落出來的速度遠遠快過她遲鈍的手腳。她開始有一種輕飄飄的、失去重心的感覺,地板彷彿在下沉,整個房間四處是腐敗的味道在漫延,甚至飛來了兩隻蒼蠅為沉默的空間添上一點聲響。蒼蠅還活著,可人卻好像要死了。最噁心的是,她竟有那麼一點點地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無法自拔是真的無法,又或者根本是自己不願、也不捨得自拔呢?她害怕思考後會得到一個答案。

那天之後的每個夜晚,有句話開始無時無刻地自各個角落冒出來騷擾她……我覺得這沒什麼欸……這沒什麼欸……沒什麼……啊……她在黑暗裡伸長雙手四處亂抓著,就怕一個不注意就要被扯入那成片的泥沼底去。

她開始向不同的人述說著不同的卻又相同的那個故事。她不停地拆解著,嘗試把自己偽裝成一則連新聞版面上最小的那個角落都佔據不了的小故事。而這個小故事,其實就和前幾天那位年輕母親憤慨地向她說的那個小故事一模一樣、分毫不差。她靠著手機的記錄才能勉強回憶起,原來這才過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同樣的劇本便再度上演。只不過換了地點、換了時間、也換了演員。當時她甚至還毫不猶豫地下了個結論:「馬的,根本垃圾!」沒錯,她永遠也不會忘記自己當時就同那位母親一樣憤慨。

那是則很短的故事,短到用兩行字就可以說完了,短到觀眾還來不及感到厭煩就能謝幕……多麼沒創意啊這世界。到底是誰錯了呢?她不斷自問。可是卻發現,在大人的世界裡,這個問題一點意義也沒有。啊……原來,這就是大人的世界……

隔著一片不超過十公分厚的玻璃,他甚至連她哭了多久都不知道,甚至連她哭了他都不知道。他只是不耐煩的說著:「妳廁所也蹲太久了吧?」

謝幕之後,幕又升起,升起之後又落下。所有一切都不過一瞬間,像泡泡一樣憑空而生,而後彷彿從未存在過般無聲消逝。如果連腦袋都選擇了遺忘,是不是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可是那些失去手臂的人,總是無時無刻都感覺得到自己的手……一直都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