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敏

天主教 神学 文化

印度 ----一个神奇的国度

2019年11月7日-9日,受印度南部班加罗尔(Bangalore)的Christ University 神学院的邀请参加梵二会议遗产及使命的工作坊。此项目由年已90岁的德国神学家Peter Huenermann推动,德国教会机构Missio及德国几个教区共同资助。项目按各州分为几个小组,亚洲小组今年在印度开会。

我于6号凌晨到达班加罗尔,在大学神学院攻读硕士的两位神父前往机场接机,住在大学的研究中心宾客楼。印度旅游签证倒是比较好办,通过网络即可办理,然后打印印度签证。进入印度海关时,填写入境卡并在海关处查验打印的电子签证,海关工作人员随意问了几个问题,我只说是到金奈海滩旅游休息的,然后海关人员在我的护照上盖上签证印章,放行进入海关,随后又有海关人员查验了一下护照和护照上的签证,然后再次经过安检才正式进入印度。

按照一位参会学者的介绍,印度宗教现状大致如下: 印度人口13亿,印度教占人口的80%,穆斯林占人口的13.16%,基督宗教占人口的2.34%,另外的分别为锡克教、佛教、耆那教和拜火教。印度语为国语,英语为官方语言,另有18种地方语言,每个州也有自己的方言。基督宗教占印度13亿人口的2.34%: 天主教有罗马拉丁礼,叙利亚马拉巴(Syro-Malabar)东方礼和叙利亚马兰卡拉(Syro-Malankara)东方礼。罗马拉丁礼于1534年建立果阿教区,圣统制于1886年建立。天主教现有58个大学学院,6176中学和145个技校。遵从圣多默宗徒传统的包括叙利亚东正教马兰卡拉派(Malankara Orthodox Syrian),叙利亚东正教马兰卡拉雅各伯派(Malankara Jacobite Syrian Orthodox),东方亚述派(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圣多默派(The Mar Thoma Church),脱支约派(the Thozhiyoor Church),叙利亚马兰卡拉迦南基督徒(Malankara Syrian Knanya Christians) 。基督新教有圣公会(Anglicans),卫理宗(Methodists),长老会(Presbyterians),浸礼宗(Baptists)等。

会议安排的很紧凑,针对整体研究工作,在9日的评估及之前的分享中,我主要提出了三个意见。第一,学者研究的内容应该加入对亚洲神学家的研究,因为这毕竟是亚洲对梵二会议的神学诠释。第二,承办者Shaji神父的整体报告提到亚洲境遇中的文化、宗教和贫穷三个领域的对话,我建议加上社会对话领域,因为梵二文献的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特别提到,教会能帮助社会,也从社会学习。第三,Shaji神父报告中提到,对亚洲来说,theology is not theology if it is not pastoral, 我建议改成theology is not theology if it is not spiritual and pastoral, 因为亚洲文化比较注重灵性生活,这也是我在早晨弥撒讲道分享中所提到的,今天福音中所讲的,身体是圣神的宫殿,所以没有Spirit身体就只是肉体,而不会有神学,theology is spirituality and is for unity, body is flesh and is for diversity。

会议结束后的10号是周日,早上在神学院小教堂与两位负责接送的神父共祭完弥撒,前往班加罗尔机场去东部海岸城市金奈(Chennai)。 金奈有圣多默宗徒墓和圣多默山。多默在此山上被土著人刺杀,山丘因而得名。多默是唯一一位离开古罗马帝国广大疆域来到东方的宗徒。据说他曾到过中国,但信实的历史资料不多。我通过booking预定了金奈一个家庭旅馆,地图显示这个旅馆到圣多默宗徒大殿只有步行5分钟路程,到海滩也只有10分钟路程。旅店广告说他们会免费机场接送,但在入住前两天,店主人发电子邮件说明,除非居住超过一周,没有免费的机场接送。显然他们是为了招揽生意而打出这样招牌的。去印度前,本想买一个临时电话卡,但考虑到在大学里肯定都有免费的wifi,机场也都应该有免费wifi,而且在金奈只有两天,就放弃了购买电话卡的想法。到金奈机场后,金奈机场根本没有wifi,所以无法用比较流行的Uber来打出租车,而且因为中国多年前已经没有了Uber,我的Uber App也很久没有更新了。在询问工作人员后,找到机场prepaid出租车,价格还好,只要500印度卢比。到家庭旅店后,出租车司机又坚持要了200元小费。家庭旅店在一个叫作marina squere appartment的居民楼区的第四层。楼区卫生比较脏乱差,楼房也比较老旧,用的电梯还是那种老式的双层推拉栅栏门。家庭旅店内部白色瓷砖铺地,倒是比较干净卫生,环境还算不错。这里已经住有一对儿意大利夫妇,一个墨西哥人第二次来这里治疗眼睛疾病的。墨西哥人叫Christopher,大概27或28岁,已经结婚有一个一岁大的儿子,但老婆孩子都在印度的Kalara居住,Christopher来金奈住一周治疗眼疾,然后会返回Kalara与妻子儿子团聚。Christopher见我入住非常热情,主动搭讪问候,又借给我电源转换器为手机充电,而且告诉我,你们国家主席两周前刚到过金奈。因为飞机晚点,到家庭旅店时大概已经下午5点,入住很简单,什么手续也不用填写。

之后,我表示愿意到海边去走走,Christopher表示愿意跟我结伴前往。他告诉我他从墨西哥来,我说那你应该是天主教友吧,他说从小领的洗,但基本没进过教堂,我也没再深说,只是到海边共同欣赏印度洋的浩淼无垠。回来的路上,海滨有许多渔民在兜售海鱼,他买了一条鱼,我买了一些虾,回去让房东做了当作晚餐。房东做晚餐时,我说我出去买一个蛋糕,给房东和我们自己作为甜点,路上我去圣多默大殿看了一下明天的弥撒时间。晚餐后,我说我明天早晨要去6:15的弥撒,所以我要先休息了,祝他晚安。他说,晚安,也许明天早晨我会在客厅。我说你能那么早起床啊!

早晨不到6点,我出门准备去教堂,Christopher真的在客厅等候,我说,我要去教堂,你想一起去吗?他说,OK, 我跟你一起去,我说,那太好了!

到教堂后,我告诉他我要去更衣所去共祭弥撒,你可以帮我照相吗?他说,当然可以。这时,他才知道我是神父。弥撒送圣体时,Christopher也排队前来,我先给他祝福了一下,但他执意要领受圣体,我犹豫了一下,给他送了圣体,对于这样一个教友,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耶稣跟前,我想耶稣会以对待那位犯罪的妇人的态度对待他吧,而且我也无法判断Christoper的灵魂状况,信赖天主吧!天主的爱能赦免一切罪过!

弥撒结束后,本堂神父邀请去喝杯茶,Christopher也来到更衣所,我介绍他给本堂神父,并让他给我们拍照。之后我们先到地下的圣多默宗徒墓敬礼,然后回到本堂神父的餐厅,一边用茶一边介绍中国和印度教会情况,离开时,我请本堂神父为我去世不久的父亲赵若瑟做弥撒。此后,我们去不同地方参观,计划午餐后回到家庭旅店,稍事休息后再租Uber前往金奈机场,路上路过距离机场仅5或6公里的圣多默山并前往敬礼。

中午时分,中国的携程网突然发来短信,告诉我携程帮助预定的金奈返回班加罗尔的Indigo航班取消,稍后他们会电话联系我。我从班加罗尔返回北京的航班是11号夜里即12号凌晨1:30。Christopher帮助搜索网上,又打电话到航空公司,当日下午金奈飞往班加罗尔的航班都已经爆满,仅有的一个航班也价格高的吓人,天气晴朗,真不知道航空公司为何取消航班!没有办法之下,我们回到租住的家庭旅店,房东正好在家,了解情况后,上网搜索了一下,也说没有航班,不过他建议可以试试火车。网上搜索金奈至班加罗尔的火车,有两趟车时间上来的及。第一趟车到班加罗尔较早,去机场的时间充足,但已经没有车票了。第二趟车是下午5:30,到班加罗尔是晚上10:30,到机场有3个小时,虽然紧张些,但时间上应该还可以。携程网也打来电话,说他们没有办法,今天航班没有票了,如果更改班加罗尔转机香港回北京的飞机,价格上要贵很多很多,航空公司不会补偿。于是,我们决定预定火车票。房东帮助订好火车票后,Christopher又帮助预定了从班加罗尔火车站后门到机场的Uber出租车。

Christopher执意要送我到火车站,到火车站的出租车上,他说他会为我去世的父亲求弥撒,我当然非常感激他。他说,他的姐姐照顾着母亲,他姐姐曾电话问他如果母亲有三长两短,他是否能赶回去,他的回答是I don’t know。显然,Christopher与自己的家庭或母亲矛盾很深,但他没有讲述具体情况,我也就没有深问。我借他为我父亲若瑟求弥撒的事情告诉他,我父亲去世时,我在比利时讲课,没能回来,所以我建议他如果母亲有三长两短一定要回去,而且节日也可以回去看看。我说,你有机会把我们在金奈相遇以及你进教堂的情况告诉给你母亲,我想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而且从你给我看的你妻子和儿子的照片,你妻子人很善良,应该会支持你回去看望母亲的。他答应我,要好好考虑。在我回到北京后,他发来一条信息,“母亲会如何接纳她的儿子呢?” 我回复他说,“不用怀疑,母亲会非常高兴接纳自己的儿子的!”

在中国百姓的头脑中,印度的火车很神奇,都是人满为患车顶上都坐满了人。从我的这趟火车看,却完全不同。印度神奇的火车,从钦奈到班加罗尔的5个小时快车,大约不到400公里,人民币大约90元,印度卢比1000元,先送了1升的一瓶矿泉水,又送了一盘点心餐,然后是一大壶沏茶的开水,再送了一盘正餐,最后又送了一个冰激淋。关键是全部免费! 此外,火车上,没有喧哗声,没有往来的叫卖声,没有一直不断的广播电台声。我前后去看了几节车厢,都是如此,唯一遗憾的地方是卫生间有些异味,没有清除的很干净。从我乘坐的前后7-8个车厢看都是印度本地人,似乎只有我一个外国人。

到班加罗尔后,我来到车站后门,Christopher帮忙预定的Uber出租车一直联系不上,20分钟过去了还是联系不上,几个印度黄包车(就是带棚子的机动三轮车)已经问过我几次。我担心去机场时间来不及,所以电话Christopher要他取消预定的Uber,我租黄包车(印度人称为Auto)前往机场。黄包车司机要价1000卢比,我说800卢比,他同意了。黄包车司机开出市中心后,速度慢下来,而且在与路边停着的汽车司机搭讪,因为不懂印度语,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经过两次搭讪后,他停在一辆汽车前,把我的行李拿下来,放到汽车上,跟我说,给他500卢比。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大家语言不通,他们的英语仅限几个词汇。黄包车司机指着汽车司机说,他300卢比,我500卢比。我跟汽车司机确认,到机场300卢比?汽车司机点头肯定了。然后我交给黄包车司机一张500卢比的纸币,转车上到小汽车上,此时,我身上仅有500印度卢比,在高速公路收费站,我给司机500卢比的纸钞,高速公路费80卢比,司机还给我400卢比,那20卢比的钢镚他收起来了。大约晚上11:40到达机场,时间显然够用,我把400卢比全部给汽车司机,告诉他不用找换了。司机很是高兴。当然,我也很高兴,毕竟安全及时赶到了机场!

钦奈圣多默宗徒墓的朝圣就这样传奇似的结束了!天主的计划的确奥妙无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