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穎

引書店店長,除了書店空間,也常出沒於自己家的 Podcast 節目。 https://linktr.ee/reference.bookstore

對自己誠實,寫於元旦後第一天。

紀錄一些尚未有答案,至少得花一年時間慢慢探索的提問。

在2021 年最後一天和朋友聊了未來一年的規劃,身份上我需要成為主管,感受上我會需要面臨更大的挑戰與壓力。我很開心也很害怕,於是開始思考:

  • 若我面對全新挑戰的專案,我會無意識地一肩扛起未知的焦慮,讓自己超載最後崩潰;還是我能有意識地注意自己的身心狀況,試著想出解法並找人救援而能減壓?​
  • 當面臨夥伴的成長,我希望的是團隊留我一個位置,大家別扔下我;還是我能用自己的力量,去焦躁,去掙扎,開創一個非「我」不可的位置,並能讓團隊更為突出?​
  • 若我有了下屬,我會因為他的亮眼表現而感到興奮,並探索能一同砥礪的模式;還是會因此而感到自卑,且試圖隱藏自己的自卑?​
  • 與他人合作的時候,我能不卑不亢的說明自己的不足,以及清楚知道我能貢獻什麼嗎?我又能在不耗損公司的利益的前提下,同時為雙方創造更好的效益嗎?​
  • 當我受到前輩的推薦而獲得某個機會,我會因為害怕看見不夠好的自己而拒絕機會;或者我能相信前輩的相信,並且全力去挑戰,去掙扎?​
  • 我會在很穩定的關係中,慢慢認為他人的付出是應該的,或者我能有個更平衡的觀點:我不為他人犧牲,他人也不該為我犧牲?
  • 當我與人聊天,對方有了與我內心抵觸的判斷,我會因怕得罪人仍表贊同;還是我能清楚這個局面自己所要達到的目的,進而選擇社交性的附和,或是務實性的討論?​
  • 當我向別人分享近況,我是不是打著尋求​建議的名義,實際上只想要討拍或炫耀?這會是對的嗎?

有些話題看起來是聊工作,但最後發現是往內探詢,直到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的某個死結;有些話題看似是人生規劃,但發現這其實就是工作的最高領導指標。​

我們聊了很短,但是我想很久,直到昨天跨年最後一刻我還不確定我能不能做到,只好把這篇文章(期許)帶到 2022 的第一天。​​

今早起來,想了又想,也許轉念的關鍵很簡單,就是對自己誠實——坦承自己的驕傲與野心,渴望與嫉妒,害怕與軟弱;承認自己需要討拍、躺平與認同;接受自己曾犯的(愚蠢)錯誤,以及曾有的(也許認為自己不配的)榮耀時刻。

誠實的説自己是有缺陷的,但不選擇隱藏,而是找到方法,讓這些看似的缺陷成為自己的幫助。方法需要看情況,但唯有「誠實」才有機會開始。​




2021 我有極為有成就感的時候,卻也曾有尋死的念頭,但仍感謝一路上有亦師亦友的工作夥伴們陪我體驗人生。

漫畫《歷經弦音》

最近看了漫畫《歷經弦音》,非常感動。主角群們歷經各自的低潮與磨練的篇章非常好看,很推,希望節錄我一部份的感動:​

現實如此殘酷,雖然「可能性」的大門對任何人都平等敞開著,但並不意味著,只要努力任何人都能走到門前。​

​但我想看到的,並不是奇蹟,而是焦躁、掙扎、嘔心瀝血、跌倒在地,會痛苦翻滾,直接面對自己的青澀無力,為之絕望。​

然後偶有笑容,又重新回到泥濘。我想看到的是,在這樣的日子裡,摸爬打過後沾滿泥垢和汗水的雙手/現實啊。​

新的一年請多多指教,我們一起體驗很酷的一年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