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番茄

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

男性女权主义者

最近几个月的信息密度之大,引发出了各种社会问题,女权话题的出现频率上升,再次进入到大家的视野,所以,我也想浅谈一下我作为一个男性对女权的认识。


幸运的是,我的家庭没有什么男女不平等的观念,所以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男女平等」,我也一直以为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简单的事情。但是随着年龄成长,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女权这个词出现在我的认知里,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也是非常陌生的,这我才知道,原来在男女平等上还存在着这么多问题。

随后女权问题慢慢也成为了我乐意关注的话题,虽然我从小的家庭环境并没有什么男女不平等的观念,但是在传统生活和教育下,还是会存有某些在生活细节上无意识的问题,在我对女权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之后,我也随之意识到并改正这些思维和行为。

历史上的女性解放运动,比如中国废除裹脚,允许女性进入学校求学,比如西方国家的选举投票权等,虽然这些运动很多都是由男性主导,女性参与者也极少,但这说明了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些同样属于女性的基本权利。

在现在的女权主义者里,我不清楚到底男女哪个比例更高,作为一个男性来谈女权,也不知道是否能够站得住脚,因为在一定程度上,男性是这个话题里的既得利益者。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处处都有约定成俗的不平等,有些是无意识的,有些是被默认的,这都对女性造成了大大小小的伤害,而男性有时则会在这些问题里获利,即使不是自愿的。

但是我觉得,作为既得利益者,我们的支持更是必不可少的。首先,我们应该承认作为一个男性在这里面得到的或多或少的利益,承认很多事情都是发生在不平等的基础上的,而且至今也是不平等的。我们应尽可能的去倾听和理解女性的想法,思考社会中存在的这些不公,毕竟女权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而是从古至今的历史问题。

中国大陆民众对男女平等的认识之低,实在令人咂舌,还记得前一阵网上兴起的“中国女孩由中国男孩保护“,”中国女生只嫁中国男生“,我看了之后真是百感交集,感到震惊的同时又有深深的无力感,但是诸如此类的例子在生活中却比比皆是,无言以对。也许中西方对女权的认识和方式有很大不同,但我相信对于终极目标是一致的,虽然在中国大陆这样的环境下对女权的争取会更难,但在西方国家,女权也有可能成为政客的政治手段。

我理解的女权,是「女性平权」,而不是「女性特权」,在支持女权的同时,也要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男女平等,不让事情走向极端。

女权不是让人热烈追捧的文化,而是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我们应该是为了达到男女平等,而不是制造性别对立;我们为的是女性应争取到的权益,而不是为了哪个性别的胜利。

女性平权是人权的争取,但平权不止有女权,不同人种肤色,不同文化,不同性取向的人,得到的对待和态度应是一致的。

如果没有两性相互间的独立和平等,那么人类的解放就不可能。                                      《妇女与社会主义》—— 奥格斯特·倍倍尔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