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ih無謂

原住民族權利與議題報導寫作

超齡的質疑放在1930年有沒有意義?

發布於

是台灣愛超齡,還是日本也超齡,還是根本沒有超齡的問題?

舉個例,比嘉農更早打甲子園的能高團球員,被平安中學挖腳的伊藤次郎(1930)、稲田照夫(1930)、西村喜章(1930)、伊藤正雄(1931)、岡村俊昭(1932),括號代表最後出賽紀錄。以伊藤正雄莊初明來說,1908年生1931年在日本出賽甲子園時已經23歲(聽好是在阪神甲子園出賽),更何況1925年代表能高團赴日時登記的年齡是18歲,若直接換算可是又多一歲。講白的,1930年來台遠征的-龍谷大學附屬平安中學校,這支日本中學帶的可不只一位20歲以上的球員。

KANO的甲子園是大人打小孩嗎?

我們應將學制以及環境一起考量,事實是當時甲子園有一堆所謂超齡球員,在當時那個聯賽規則下使用「超齡」正確嗎?學籍制非學齡制那叫做「足齡」


「足齡」的意思不用解釋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