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

Life is elsewhere.

闲话丹青--世人里看见自己

丹青说,有观众在的时候,向来羞于走进张挂自己作品的展厅里去,不为什么,也不知为什么。无独有偶,马奈似乎也是如此。又提到幼年在体育场看见球手投中,满场叫好,那球手却总是埋首疾步跑开去,毫不理会周围的响动,而那神色又分明听见并知道周围的响动的。

 胡兰成对此自有他的看法,他似乎格外倾心于他的说法,他说,古人箭中靶心的一刻,每在心里叫声“惭愧!”为什么呢?因为此时是“当着世人看见了自己”。

 小时候,跟同学玩的时候,最怕妈冒出来叫回家,为什么?是不是觉得“当着世人看见了自己”?

 上中学的时候住校,妈担心学校伙食,经常做好饭菜来学校喊我吃,下楼的时候看见她提着饭蓝在楼梯口等我,总是很窘,为什么?是不是觉得“当着世人看见了自己”?

美国求学的时候有一个好友,歌唱得悠长有韵,一次比赛中选唱陈升的“镜子”,开始的时候面对观众深情款款,唱到情动处忍不住转过身,萧瑟的背影耸动,是不是觉得“当着世人看见了自己”?

首映结束,电影好评如潮,导演却遍寻不着,后来发现躲起来了,为什么,是不是觉得“当着世人看见了自己”?

 心里慢慢恍然,从小到大,最听不得别人夸奖,因为受别人关注,引起别人注意,自己觉得害臊,不是矫情,而是“当着世人看见了自己”。

2009-05-23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