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

Life is elsewhere.

生老病死

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种种苦处,若非自身亲临,否则实在难以名状。昨天见到一相识多年的好友,唏嘘之下惊觉对方已满头白发。不禁追问发生什么事了,她瞬间崩溃,哽咽许久道父亲身患肝癌,命不久矣。近年来遍寻良医,终于放弃猛烈的化疗,采取保守疗法,尽人事,听天命。所有人都知道,唯独瞒着老人,怕他无法承受这命运突如其来的打击。

见到好友的喜悦瞬间化为悲恸,我无言以对,深恨语言的苍白无力。我们在小区边上的花园里边走边聊,我才知道她这一年多来承受的折磨和煎熬。每次带父亲去医院检查身体,都像是在等待宣判的囚徒。一面唯恐病情恶化,每当惊喜病情得以控制,却生怕来日病魔更凶猛的爆发,仿佛来日大难,口燥唇干。所幸好友爱女乖巧懂事,承欢膝下,给老人许多慰藉。

哭诉过后,好友压抑以久的情绪得以稍许宣泄,于她也算一点释放。我劝她自己保重身体,努力加餐饭,不要自己先垮了。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种随时可能失去老父的恐怖生生折磨地好友华发早生,心力交瘁。好友少小离家,多年未返,这次陪同老父回乡探亲,以偿老人夙愿。

好友在美国打拼多年,终于安顿下来,去年更是喜得千斤,不想遭此剧变,命运弄人,何其痛哉。既然结局无法改变,唯有好好陪伴老人,让其安度晚年。今日相乐,皆当喜欢。我当在远方遥祝好友珍惜每一天,make every day count!

2013-09-30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