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

Life is elsewhere.

火车

6月21日在浅水湾艺术中心听了程璧的演唱会--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感觉心里满满的,一直想写点什么,却无从写起。今天,重新听了《火车》,觉得她演绎得真是质朴。当然,诗本身也是质朴的。

火车

    --(土耳其)塔朗吉

去什么地方呢 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

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 汽笛的声音

令人记起了 许多事情


为什么 我不该挥舞手巾

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


去吧但愿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

我平日不怎么读现代诗,一来觉得古诗词的意象太过美丽,无可比拟;二来觉得现代诗似乎很难像古诗词那样表达如此丰富的意象和情感。不过,借助于程璧的歌,仔细玩味了这首《火车》,觉得其表达的情感其实是独立于诗的形式的。不管是旧体诗,还是现代诗,都可以沉潜于人类共通的情感,比如离别之苦。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旧体诗里有那么多的经典的送别或离别诗,写尽行者或送别者之苦。“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那种惆怅,乃至到底意难平的感觉,一直飘荡在旧体诗的血脉里。“送君者皆自崖而返,而君自此远矣。” 直至今日,交通,通讯如此发达,我们还在忍受离别,相思之苦。所以,王家卫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所以,陈升的歌里唱道:这人间苦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离别之苦,唯有再聚之欢欣可抵消。久别重逢,他乡遇故知,在从前慢的日子里,确实是人生一大乐事。安得促席,说彼平生。这种欢喜毕竟难得,所以可贵。在这首“火车”里,诗人并没有沉溺于这种离别之苦。“为什么 我不该挥舞手巾; 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诗人对友人,对满厢的乘客,唯有真挚的祝福:一路平安。深沉的感情内蕴于心,表达出来的,却是最平常的祝福: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这,仿佛是乐府诗里流淌出来的句子。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俱已矣,啥都不说了,只望你“努力加餐饭”。

2015-07-13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