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3 articlesIn total 33216 words

You want the truth? 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

Yong

最近网上关于亚特兰大老张性侵案吵翻了天,双方各执一词,摆事实,讲道理,结果发现谁也说服不了谁。我看了一下比较正式的报道后,发现自己也很迷惑。庭审结果是老张被判有罪,刑期25年。正义乎?冤案乎?别问我,我真的不知道。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是Jack Nicolson在“A Few Goo...

火车

Yong

6月21日在浅水湾艺术中心听了程璧的演唱会--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感觉心里满满的,一直想写点什么,却无从写起。今天,重新听了《火车》,觉得她演绎得真是质朴。当然,诗本身也是质朴的。火车 --(土耳其)塔朗吉 去什么地方呢 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 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 汽笛的...

冬天的橡树

Yong

院里组织了一次案例教学研讨会,主讲乃陈时奋博士。拿到材料后,开篇居然是俄罗斯作家尤里 纳吉宾(Yuri Nagibin)的小说“冬天的橡树”(The Winter Oak)。禁不住好奇,就读了起来;故事并不长,很快就读完了,感觉仿佛抓住了些什么,却有种难言的滋味。

下流的“知识冲动”

Yong

尼采曾有言:“不加选择的知识冲动,正如不分对象的性冲动,都是下流的标志。” 百年以降,仍然振聋发聩。特别是如今知识大爆炸,人类的知识正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增长着,各个学科知识的专业化分工也越来越细,任何人,即使专注于某个学科的某个领域的某个问题,终其一生,也不见得能穷尽所有知识。

生老病死

Yong

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种种苦处,若非自身亲临,否则实在难以名状。昨天见到一相识多年的好友,唏嘘之下惊觉对方已满头白发。不禁追问发生什么事了,她瞬间崩溃,哽咽许久道父亲身患肝癌,命不久矣。近年来遍寻良医,终于放弃猛烈的化疗,采取保守疗法,尽人事,听天命。

寿则多辱

Yong

长寿,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喜闻乐道的事情。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希冀于寿。清醒如庄子,则早就发出了“寿则多辱”的警醒。中秋回家团聚,一位许久未见的长辈造访,闲聊之际,我渐渐对“寿则多辱”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老夫人姓臧,已经九十高龄,我们惊叹不已,这样的年纪身体还这么好,难得难得。

空山松子落

Yong

在"上海书评"上看到朱天文推荐的"同学少年", 出自台湾作家周志文之手. 朱读罢自比眼昏的汉元帝, 而"同学少年"则好比是昆曲"昭君出塞"里的每看令人落泪的王昭君. 后来辗转从台湾买来看, 文字极平致, 略带苦涩, 却哀而不伤, 极为耐品.

G20 Pittsburgh Summit

Yong

第一次听说今年9月的G20峰会要在Pittsburgh召开的时候, 觉得是个玩笑. 不过, 这是事实. 后来网上查了一下, 白宫的发言人这样解释: "It's an area that has seen its share of economic woes in the past...

回乡心情

Yong

每次回家,都有别样心情。外公缠绵病榻,母亲精心照料,却也疲惫异常。她操劳一生,好不容易熬到我娶妻,本以为可以就此休养,不料人有旦夕祸福。奶奶达观地给出另外一种说法,这是老天要让你娘尽孝,好生伺候几年,这样人走的时候不会太心痛;不然,要是你姥爷一下子去了,你娘哪受得了?

闲话丹青--世人里看见自己

Yong

丹青说,有观众在的时候,向来羞于走进张挂自己作品的展厅里去,不为什么,也不知为什么。无独有偶,马奈似乎也是如此。又提到幼年在体育场看见球手投中,满场叫好,那球手却总是埋首疾步跑开去,毫不理会周围的响动,而那神色又分明听见并知道周围的响动的。

闲话丹青—艺术家的自信

Yong

据陈丹青记载,年轻的达利初访毕加索:“先生,我今晨抵达巴黎,没去卢浮宫,先来看您!” 毕加索应声答道:“你做得对!” 艺术家自当如是看自己。凡•高同志要算是倒霉的,但他在给亲兄弟的信中说:“有一天,全世界会用不同的发音念我的名字。” 看到这里,不由会心一笑,因为想起了“世说”里面的一则记载。

闲话丹青----君子豹变

Yong

在陈丹青“退步集”里看到几句话: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原文出自易经,“大人虎变,其文炳也;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说法很多。搜了一下,发现常见的解释是用此来说明变革中相关的人的人生写照。虎变,是变革的主动方,文彩斑斓;豹变,是变革的协助方;革面,是变革的被动方,跟着走就行了。

牡丹亭外

Yong

在一个学生的推荐下,开始喜欢在九天上听歌。无意中看到陈升的新专辑,“美丽的邂逅”。邂逅当然是美丽的,于是就点开听。听着听着,一个熟悉的旋律飘起,是“女驸马”,依稀想起了当年泽星深情地唱腔。细看之下,曲名是“牡丹亭外”,觉得有点意思,乍听有点惊艳,越听越喜欢,太有才了。

”非典型性“悲观

Yong

突然发现,人似乎总是太容易乐观,对潜在的困难和挫折估计不足。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了,说看别人出国,貌似风光,其实就跟看色情片的感觉类似,看的人觉得很爽,但做的人其实不见得很爽。回想自己的经历,觉得话糙理不糙。初涉江湖的洪七问老江湖欧阳锋,沙漠尽头,山那边是什么,一脸希冀;还是一片沙漠,欧阳锋如是回答。

现场感

Yong

曾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看话剧,似乎言外之意是话剧哪有电影好看。我不知如何作答,往往说话剧是独特的,是现场演出,跟电影不一样。按照你的逻辑,大家都在家看球赛,看音乐会,根本没必要到现场买票进去看。还有就是,自己没什么文艺才能,但在现场看演员卖力投入演出,有时还即兴跟观众互动一下,完了...

自由主义的认识论基础

Yong

2012年5月28日的〈三联生活周刊〉(第21期/总684)封面故事是“一种思想和错位的时代--胡适与自由主义”,洋洋洒洒,近60页的篇幅回顾了胡适一生为自由主义传播所做的努力和贡献。最后一篇文章主笔李伟采访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所长黄克武先生,篇末提到自由主义在中国生根的文化障...

”黑镜“第一季

Yong

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英剧《黑镜》,巧的是前面刚看完最新一期三联生活周刊“英范儿”,感觉英国人还真是有范儿。编剧颇见功力,以相对客观的立场审视科技的“dark side",以及人性的“dark side". 第1集里,睡梦中的首相被刺耳的铃声惊醒,发现公主被绑架,获释的唯一条件就是首相要在下午4点钟直播跟猪媾和的场面。

老生常谈--评《理念的力量》

Yong

前几天微信朋友圈里疯传周濂的一篇文章“正直的生活有代价,不正直的生活代价更沉重”,看完发现是其参加张维迎《理念的力量》新书沙龙的讲演稿。于是定了本来读,看完后心有所感,便想接着说几句。看得出来,书里的大部分文章都是张维迎近几年的演讲稿,因此好多问题难免是车轱辘话,翻来覆去地说,重...

撒娇未必好命

Yong

中国没有电影分级制度,如果有,这片子应该是限制级(R)的。各种粗口,适可而止的黄段子,虽不乏刻意,也算是彭浩翔一贯的路数了。名为“撒娇女人最好命”,其实说的却是一个撒娇女人不好命的故事。或者说,重要的不在于撒娇与否,关键还是要做你自己。黄晓明的角色有点像“凤凰男”,高大英俊的外表...

一步之遥,咫尺天涯

Yong

一步之遥,便是咫尺天涯。快乐与悲伤,爱与恨,生与死,皆有一步之遥,却也咫尺天涯。马走日,项飞田,不过一步之遥,结果却是咫尺天涯。马走日天马行空,行事随心所欲,却有自己的坚持与操守。所以,愿意为跋扈的武七排忧解难;所以,在求武帅救命时犹豫不决,反而顺手救了项飞田。

谁是谁的“闯入者”?

Yong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闯入者”?看完电影后,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显然,电影里的“闯入”俯拾皆是。小男孩的骚扰电话催魂铃一般地闯入了老邓的生活,老邓貌似平静的生活由此打破,一系列怪像接踵而来。在谜底慢慢揭开的过程中,我们如剥洋葱一样发现各种各样的“闯入”。

The Fall of Ming

Yong

中国古代社会的王朝更替,似乎都逃不过一个怪圈:开国初期君主励精图治,与民休养,渐渐国富民强;承平日久,吏治腐败丛生,各地豪强纷纷兼并土地,民生渐趋艰难。若再碰上个灾年,失去土地的饥民就铤而走险,揭竿而起,进而改朝换代,进入下一个循环,周而复始。

Life is elsewhere

Yong

不知道为什么,看完法国电影《私奔B计划》后,脑海里闪现出“生活在别处”。电影中女主角是一个白富美,而她的Mr. Right则是一个典型的高富帅,相恋十年,该谈婚论嫁了。可白富美家族中有一个迷信的诅咒,几乎所有的女性第一段婚姻都以不幸收场,而真正的幸福来自第二段婚姻。

成长的烦恼

Yong

每个人都知道成长的不易,具体到不同的人,则有不同的烦恼和代价。相比国内流行的校园青春片套路--因爱生恨,好友或闺蜜反目,撕逼,打胎等等,这部电影并不出格。但精彩的表演还是立马让人觉出了彼此的差距。高三女生Nadine从小性情孤僻,又比较作,基本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那种女孩,尤...

命运碾压过的苦痛

Yong

是谁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看完“海边的曼彻斯特”,我觉得展现生活的残酷,命运的碾压的正剧更可怕。似乎是柴静说过,无论男女,被命运碾过的痛苦是一样的。也对也不对,关键是看你是当事人还是观众。开始不理解Lee为何不时紧张兮兮,间或脾气暴躁,对几次可有可无的艳遇似乎也无动...

当爱已成往事

Yong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Mia和Sebastian是爱过彼此的,有太多的细节可以佐证,看到结尾似乎有丝遗憾,有情人却没能成眷属,一部描写好莱坞的电影结尾却似乎有点反好莱坞,不过细思下来,却觉得更为隽永,回味无穷。影片以冬季乐章开始,暗合了两人的境遇和初次相识的感觉。

《帝宴》读后

Yong

一口气看完墨武新著《帝宴》,掩卷长叹,墨武宝刀未老。从在网上追看〈江山美色〉(后实体书改名〈江山〉)起,就喜欢看墨武的新历史小说。从〈江山〉,到〈歃血〉,再到〈帝宴〉,步步惊心,部部精彩。〈江山〉描述的是隋末唐初的风云变幻,〈歃血〉则刻画了大宋名将狄青的悲剧命运,而〈帝宴〉,更是...

《小团圆》读后

Yong

第一次听说张爱玲的名字,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同桌好友定了“名作欣赏”,两个月一期,是那个时候枯燥的学习生活中最期待的风景之一。有一天同桌边读边不屑地说,张爱玲的作品流露出一股小资产阶级的气息。我顺手取来看,只觉文字挺美的,显然不如同桌“政治正确”。

不算书评的书评

Yong

陪孩子去图书馆借书,无意中看到哈金的新作“The Boat Rocker"摆在新书架上,随手一翻,一章很快就看完了,觉得可读性比较强,于是借回来看。之前看过他的“Waiting", "A Good Fall", "A Map of Betrayal", 这是第4本了。

The Road to Character: the Road Not Taken or Less Traveled

Yong

事因难能,所以可贵。David Brooks的《The Road to Character》叙述了几个难能可贵的人物事迹,为世人勾勒了一副他眼中的品格之路,或如万维钢所称的圣贤之道。书中所列的人物都是历史上的名人,包括作家,思想家,社会活动家,军事家及政治家等,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