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3 篇作品累積創作 33216 
Yong

You want the truth? 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

最近网上关于亚特兰大老张性侵案吵翻了天,双方各执一词,摆事实,讲道理,结果发现谁也说服不了谁。我看了一下比较正式的报道后,发现自己也很迷惑。庭审结果是老张被判有罪,刑期25年。正义乎?冤案乎?别问我,我真的不知道。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是Jack Nicolson在“A Few Goo...

Yong

火车

6月21日在浅水湾艺术中心听了程璧的演唱会--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感觉心里满满的,一直想写点什么,却无从写起。今天,重新听了《火车》,觉得她演绎得真是质朴。当然,诗本身也是质朴的。火车 --(土耳其)塔朗吉 去什么地方呢 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 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 汽笛的...

Yong

冬天的橡树

院里组织了一次案例教学研讨会,主讲乃陈时奋博士。拿到材料后,开篇居然是俄罗斯作家尤里 纳吉宾(Yuri Nagibin)的小说“冬天的橡树”(The Winter Oak)。禁不住好奇,就读了起来;故事并不长,很快就读完了,感觉仿佛抓住了些什么,却有种难言的滋味。

Yong

下流的“知识冲动”

尼采曾有言:“不加选择的知识冲动,正如不分对象的性冲动,都是下流的标志。” 百年以降,仍然振聋发聩。特别是如今知识大爆炸,人类的知识正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增长着,各个学科知识的专业化分工也越来越细,任何人,即使专注于某个学科的某个领域的某个问题,终其一生,也不见得能穷尽所有知识。

2
Yong

生老病死

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种种苦处,若非自身亲临,否则实在难以名状。昨天见到一相识多年的好友,唏嘘之下惊觉对方已满头白发。不禁追问发生什么事了,她瞬间崩溃,哽咽许久道父亲身患肝癌,命不久矣。近年来遍寻良医,终于放弃猛烈的化疗,采取保守疗法,尽人事,听天命。

7
Yong

寿则多辱

长寿,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喜闻乐道的事情。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希冀于寿。清醒如庄子,则早就发出了“寿则多辱”的警醒。中秋回家团聚,一位许久未见的长辈造访,闲聊之际,我渐渐对“寿则多辱”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老夫人姓臧,已经九十高龄,我们惊叹不已,这样的年纪身体还这么好,难得难得。

5
Yong

空山松子落

在"上海书评"上看到朱天文推荐的"同学少年", 出自台湾作家周志文之手. 朱读罢自比眼昏的汉元帝, 而"同学少年"则好比是昆曲"昭君出塞"里的每看令人落泪的王昭君. 后来辗转从台湾买来看, 文字极平致, 略带苦涩, 却哀而不伤, 极为耐品.

5
Yong

G20 Pittsburgh Summit

第一次听说今年9月的G20峰会要在Pittsburgh召开的时候, 觉得是个玩笑. 不过, 这是事实. 后来网上查了一下, 白宫的发言人这样解释: "It's an area that has seen its share of economic woes in the past...

7
Yong

回乡心情

每次回家,都有别样心情。外公缠绵病榻,母亲精心照料,却也疲惫异常。她操劳一生,好不容易熬到我娶妻,本以为可以就此休养,不料人有旦夕祸福。奶奶达观地给出另外一种说法,这是老天要让你娘尽孝,好生伺候几年,这样人走的时候不会太心痛;不然,要是你姥爷一下子去了,你娘哪受得了?

5
Yong

闲话丹青--世人里看见自己

丹青说,有观众在的时候,向来羞于走进张挂自己作品的展厅里去,不为什么,也不知为什么。无独有偶,马奈似乎也是如此。又提到幼年在体育场看见球手投中,满场叫好,那球手却总是埋首疾步跑开去,毫不理会周围的响动,而那神色又分明听见并知道周围的响动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