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中的桔子

生活在巴黎。努力貢獻一個有點點社會學視角的法國媒體觀察和巴黎生活流水賬。

阴谋论要得逞了吗?

在法國生活了十來年,經常可以注意到法國和中國對於一個國際重要事件的信息的掌握和持有的觀點會有些許不同。這一現象在Covid-19新冠病毒的全球大傳播背景下顯得格外刺眼。直到現在,在法國媒體上還沒有看到任何教授國民區分口罩,如何戴口罩的信息,而在微信各大公眾號上,這一話題在1月份的時候佔據了不少輿論空間。那麼法國媒體都在報道什麼呢?我決定把自己當天讀報的信息歸總,盡量每天寫一個法國讀報小總結。

近日(我關注的)(非最傳統的)法國媒體的主要話題大概有兩個:1. Covid-19病毒真的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嗎?2.不同國家的解禁政策有何不同?第二个问题回头再写,这回就写第一个。

来源:CNN News

一早就看到了第一個話題,不禁有些吃驚。一直被我歸類為陰謀論的話題竟然堂而皇之的進入和主流媒體的核心話題區域。這一變化有著總要的意義。(此處應該加入一些傳播學理論的知識,但是我不是學傳播的,所以不知道。不過作為社科領域的研究者,這一變化仍然足以引起常人關注)。在此之前,美國和中國相互甩鍋,編造對方製造生化武器的故事,因為用意明確,證據匱乏,一直不足以引起注意。這一次是因為有了什麼新證據所以這個話題打破了謠言和新聞的次元壁,進入了主流輿論呢?为这一观点增加分量的大概是Luc Montagnier,2008年医学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其地得奖原因是”发现“了艾滋病毒。

Luc Montagnier,来源:pourquoi docteur网站,首发其采访音频。地址:https://www.pourquoidocteur.fr/Articles/Question-d-actu/32184-EXCLUSIF-Pour-Pr-Montagnier-SARS-CoV-2-serait-virus-manipule-Chinois-l-ADN-de-VIH-podcast

他的助手发现Covid-19包含有艾滋病毒序列,说的时候还禁不住笑了一下。(戈夫曼认为”笑“有专业人士为了保持自我和专业角色的距离的作用。在更普遍的范围,在对话中笑,经常是为了保持自我和自己说的话之间的距离)。他首先质疑了中国为何可以如此迅速地公布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其次否定了自然发育的病毒会包含另一个病毒的序列的可能性。但他否定了病毒的扩散为有意为之,而是认为是失误导致。这位专家最后否定了自己是在传播阴谋论,因为在他看来,阴谋论的核心是隐瞒真实信息。而他是在揭示真实信息。他对比了伊朗军队错误击落客机,导致客机坠毁乘客全部身亡。而伊朗政府在首先否认错误后,仍然承认了错误。他认为中国足够”成熟“,相信会承认错误(意思是已经是成年人,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Montagier教授的最后一个观点被媒体继续发掘,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设施安全在2018年被前来参观的美国大使馆及随行诟病。而这一2015年刚刚设立的最高级别病毒研究所在新冠爆发后,把这一参观记录从网站上撤除。且如今在国内所有关于新冠起源的研究都要经过特殊审批才能发表。对于这个习惯了法国科研环境的老教授来说,这一条件甚为苛刻,已经足以让他批评中国对于科研的管控。


华盛顿邮报。原文地址: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4/14/state-department-cables-warned-safety-issues-wuhan-lab-studying-bat-coronaviruses/

经过了两三天的发酵,新冠病毒是不是来自于病毒实验室这个问题终于到达了主流媒体。没有主流媒体表示明确立场,但是传播这个问题已经是一种立场。这个立场让我不禁感受到压力。万一证实,说什么这不代表所有中国人都应负责,拒绝歧视,也仅限表明观点,应是难以扼制歧视泛滥了。


法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说“人为病毒”的分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