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中的桔子

生活在巴黎。努力貢獻一個有點點社會學視角的法國媒體觀察和巴黎生活流水賬。

病毒新闻| 炎症病毒还是血栓病毒?

法国和美国的医生们在被疫情洗礼时的自救方式大概便是做研究了。

这两天,法国的一项研究大大更新了关于新冠病毒行为模式的认识。法国贝桑松医院的医生们发现了Covid-19导致病情迅速恶化的一个原因。 新冠病毒病增加救治难度的因素之一,便是病患中有一部分人会在感染一周后病情迅速恶化,进入重症阶段,而个别病患在病情好转后仍然会迅速恶化,导致死亡。

如NYTimes报道中,中国的这两位医护感染后不同的命运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3/13/world/asia/coronavirus-death-life.html?action=click&module=Top Stories&pgtype=Homepage&fbclid=IwAR2HTZo6BH3Mc6KeVG6LOzMJmRHXAi-30bBvArWRtI-Wt7MFGPacvbUZc4Q

贝桑松医院的Éric Delabrousse教授和他的团队在诊治病患的过程中观察发现,有一部分病患在其肺部功能还保有75%的呼吸机能时,便出现呼吸衰竭,病情急速恶化。为什么肺部功能还足够人体运转时会出现迅速恶化的情况呢?

(看到这里,在法国学习、做研究多年的同学们可能会会心一笑。找到problématique可能是刚来法国学习的同学们做作业时最一头雾水的东西了。到底是问题 like a question还是问题like a problem? 而一个好的problématique往往正是介于这两者之间。面对一组数据,读过一些资料后,什么内容是让自己觉得奇怪,让大脑有卡顿感,觉得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通过这个训练,大脑会渐渐建立联系个人的问题(question)和现实中的问题(problem)的思维习惯。经过锻炼的研究者,会对现实中奇怪的地方更加敏感,学会了抓住“问题”。这大概是法国科研机构教会给我的最重要的技能。当然,其他国家的学术训练一定也有相似的机制,但因为没有亲身体验过,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而在法国作为外来者,这个训练的过程,和大脑慢慢变化的过程又显得不是那么“自然而然”,带给我深刻体会。)

在发现这一“问题”后,Éric Delabrousse带领他的团队们寻找可以提供当时观察手段无法提供的信息的观察方式。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设立猜想的机制,但他们决定使用加入血管造影扫描仪来观察肺部感染后的情况。该仪器通过注入显影试剂来观察主要,乃至细小血管的运行情况。以此获得的信息可以补充一般的CT观察,以寻找肺部功能减退的其他机制。

血管造影

研究团队对100个病患进行了跟踪观察,并发现其中23人在肺部形成了血栓(符合重症率),严重的可以直接致命。 也就是说,导致病情急速恶化的并非肺部机体遭受病毒侵蚀,而是因为栓塞导致了肺部功能迅速衰退。而这一情况通过普通CT观察不到,其发生过程在此之前也无法预测。在这一情况下,急救人员只能针对窒息情况进行缓解,无法治疗导致窒息的原因。

图片来源和原文地址:https://www-lapressedudoubs-fr.cdn.ampproject.org/c/s/www.lapressedudoubs.fr/decouverte-medicale-besancon/amp/?fbclid=IwAR02CaCnzkPS9Q7dCJZUjVeDyy4K6xx1c6-a-QFOicI2NcLL7NCDOPozmfI

Covid-19导致血栓的研究结果正在被反复印证。血栓产生的部位却好像在不同的大洲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病毒产生了变种,还是不同医疗机构发现研究问题的机制不同。当法国发现新冠病毒可以导致肺部血栓时,美国医院里的研究团队们继续对新冠病毒对脑部的感染进行研究。纽约的西奈山医院发现感染新冠病毒的中青年病人会出现脑中风的症状。他们并非通过直接研究新冠病毒而发现了这一情况,而是观察到近30-40岁左右的脑中风病人数显著增多,并对中风病人做了covid-19检测。他们观察到的现象也非常险恶。一位医生描述他在为中风病人做取出血栓的手术时,直接在病患脑部观察到血栓取出后,在手术现场再次形成的过程。

图片,信息来源: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4/24/strokes-coronavirus-young-patients/

当我们从一开始就把新冠病毒导致的病症叫做新冠肺炎时,好像这一病毒和人体的交互方式就被限定在了“炎症”这一范畴。硬找一个不一定非常确切的比喻,就好像信息的发布需要开一个记者会,各种细胞齐聚一堂展开厮杀。但目前研究指引的方向好像把这一交互的方法引向血栓形成。就好似信息可以流入网络,自动散播,然后在一开始没有预见到的地方造成影响。

Éric Delabrousse的研究成果已经在专业期刊Radiology发表。西奈山医院观察到的情况将在下周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发布。在实战中,针对肺部血栓的治疗方案已经纳入在法国贝桑松医院和斯特拉斯堡医院的治疗方案。而在两地医院也已经帮助多名病人度过难关。相信相关信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使感染病患受益。

不知道这个病毒还给人类留着什么样的“惊喜”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