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月亮上的doctor

In the words of Mr.Edgar Allan Poe.

可能是小说 『切拉不动日地区』

一 颜色和其他

巨大的蛇皮袋上,躺在一大块铺平的蛇皮袋上。

灰色的,老鼠身上的那种灰色。院子后面的烧烤一条街,满街满街跑。冬天,冬天夜里马路 边上积的雪,巷里没人,天一亮白里见红的校服呼呼闹闹,一股脑拥在巷口。过几辆运货的面 包车,白变成黑,再过几夜,黑又变成灰,变成软乎乎的干冰。但是雪有气味吗?雪粒子,雪星 子,电视纪录片里老放往北边的,东三省,漠河,海参崴,阿拉斯加,峡湾,爱尔兰,格陵 兰,苔原。离亚热带好远。

一切都在后退·。

外面好像上了层,刷木头家具会用的清漆。但是没有气味,摸起来凉凉的。冬天穿雪地靴滑 在冰面上,水滴上去,猛倒下去一整桶水,立马溜到边上,冻上了。医院里的小池塘,亭子, 蝉叫的时候倒着绿影,飘着叶子,香樟,河堤上的杨树,胖胖的柳树。全国闹雪灾那年,结了 厚冰,姨爹,我爸拿砖头砸都砸不开。两个小孩,三四个大人蹦都蹦不破。

塑料纤维的线横横竖竖,织成的施工布,隔音,不容易透风,角上有两个洞,能挂钩子。铺 在阁楼毛毡地上,留下路径,压出印子,阡陌纵横。

大马路两边的合欢树,从城北跑到城中心,春夏之交下小伞,粉色的,心子嫩白的。坐在自 行车后座,经过 3 路公交车站的时候,都担心树上的毛毛虫会不会掉下来。爷爷用力蹬着车, 头顶呢料藏青解放帽,狭小的一线天,镶着红边。

某个博主在海边拍的航拍视频,沙滩上脚印叠脚印,方向,深浅不一。几条线交缠,像某个 假名。几天前给羽绒服荷包缝的针脚,长短不齐。没看完,实在看不下去,把视频给关了。政 治卷子上,总有几条笔画的,歪扭的虚线,隔出这题和那题的距离,没有余地,除了名字和学 号四面是白,都是字。

上个世纪的瑞士糖盒,塞满了各式的扣子和缝衣线,还有两个旧牛仔裤的口袋。沿着走边剪 下,装着旧布头。放在床头柜第一层,或是第二层,棕色木纹的,和后来白色胶合板的。

“啊,你什么时候再去看看你奶奶啊......“帽子说话了,”好几年没去了,下次我俩去好不好? “粘的头皮屑有点多,好烦。

那年晚秋还是冬天,搪瓷盆子放院子中间,牡丹还是月季。擦着地的那一下,心里咯吱疼, 粉笔划黑板一样的声音,雷声大雨点小。菜场买的纸钱,蔫黄的,潮乎乎的,红塑料绳子拴中 间。

隔板肉火锅吧,可能晚饭是。小爹,爸爸,爷爷,站在盆子边上,“老伴,我们给你烧纸 了。在那边多用点,别省着花。“必须哭,嘴里的肉味儿还在打转,是奇怪的羊膻味。

哭,哭,快哭,哭出来。想想你奶奶以前对你好的,必须哭,都会哭的。 天气不冷,脸上燥 燥的。是火烤的吧。


p.s. 2020.12.30在海豹的催促下写出来了哈哈哈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