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book閱讀誌

專業的臺灣書評媒體 提供原生報導,文化觀察,人物採訪與國內外重大出版消息 Life is an openbook. 打開來讀,有人陪你 FB/IG @openbooktaiwan Web   https://www.openbook.org.tw Linktree https://linktr.ee/openbooktaiwan

書評》愛情和友情就算在人類巨大宿命面前還是挺關鍵的:評上田岳弘《我的戀人》

2015年上田岳弘以〈我的戀人〉榮獲三島由紀夫獎,刻劃前世是原始人、猶太人的轉生者的故事,宏觀敘事下結合人類生命出路與戀人執念。隔年再以從科幻感展開,探討神的即將誕臨及秩序的苟延殘喘的作品〈異鄉的友人〉入圍芥川獎。上田岳弘不是個容易親近的名字,他的筆下總能出現有別於日本文學的奇異體例,讓人想到三島由紀夫上世紀掀起的文壇波瀾。本文由作家吳家駿執筆,為讀者介紹上田岳弘這位「非典型日本文學作家」的作品。
  

作者|吳佳駿(作家)

對臺灣讀者來說,上田岳弘不是個容易親近的名字,他不像中文世界理解的「日本文學」。以近日出版的《我的戀人》為例,書中兩個故事都出現很難在其他日本作家看到的表演體例:壓迫感十足的宏觀人類歷史敘事、在人稱上進行跨越生命限制的轉生分裂,哇這本日本文學不太一樣耶!

到這裡或許讀者都能簡單地感覺出作品的獨特,但只要再往內更細微地思索小說安排,發掘上田和其他日本創作者的區別,可能就會疑惑,這傢伙真的是日本人嗎?

例如,各位記得上次讀到對家庭關係視若無睹,人與人之間會發生的事物僅限於對主角自我的影響而非彼此關係的日本文學,是什麼時候?

2015年時,針對純文學新作家頒佈的三島由紀夫獎,〈我的戀人〉力壓後來名滿天下的又吉直樹《火花》獲獎。事實上,上田以哲學進行天才的文學手藝,並在其中隱隱透露著巴塔耶的腔調,像是奔著某種呼應一般,不禁讓人想到三島這位文豪在上個世紀為日本文學掀起的壯闊波瀾。

➤​〈我的戀人〉——自我和惡意之後,第三輪重生後人類必須學習平凡

和看來無害的篇名不同,〈我的戀人〉裡主角井上由祐在人類悠長歷史裡倒下去兩次,爬起來三次。第一次「我」是個克羅馬儂人(Cro-Magnon),在歐洲大陸上的原始人,需要打獵,在史前為了記錄思考而在洞窟上模仿物體創作符號。

抽象誕生、表意誕生、記憶誕生,最重要的,「你們」和「我們」在這樣除了自己以外無人理解的刻畫裡出現,自我誕生。

第二次,「我」是納粹集中營裡的一名猶太人,誕生在一個意識戰爭時代。離開了大視角的屠殺和法西斯,書中對這個時代的描述是:「如果說美國提倡的是『世俗力量之下的平等』,那麼納粹德國標榜的就是『對於絕對的讚美與同化的欲望』」。各群體在競爭時所提出的規則才是最「正確」的。當人類的進化與摩擦終將面臨躲藏在自身從未爆炸的惡意,劫難後所留下被填滿的信念之中,人類作為物種必然已用天真的終結換取到了某種當代性。

當他第三次經歷子宮的旅程,並且像個正常合格的轉生者完整保留了從前的記憶,我們的主角井上由祐誕生在平成的日本,有個憂鬱症弟弟。在多了資本主義階級的考驗後,井上這輩子作為世界非主角的角色,自身的正常明顯較前兩次顯得毫不重要。

不管如何竭盡全力的乾坤一擲,就只是已然建立的體制程式裡一個小小錯誤而已,被忽略也是平常操作。人類在經過兩輪重新的自我認識後,「平凡」的重構成了我輩生物無能逃避的反虛無。只是,作為小說的對接,在一切彷彿被計算殆盡的人性之前,命運也如此幸好且必然地,讓井上再次遇上那個令他心動的女子。

〈我的戀人〉絕對不是一個植物期待光的粉紅泡泡小說,在宏觀的旋轉之中,讀者同時必須保持追逐著那個跨越萬年對戀人的執念迴旋,如此才能讓核酸DNA雙螺旋般的道路出現,指出人類生命的出路。

2015年的三島由紀夫獎評審,將〈我的戀人〉與美國現代派大師湯瑪斯.品瓊(Thomas Pynchon)作品相提並論。我無法確定在21世紀的今天,這樣的祝福對上田來說是不是某種妥協(特別是以1937年後人類正在發生最大的思想矯正為小說主題而獲獎)?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的戀人〉裡井上的轉生重複發生下,那份追逐戀人的情緒,不管在如何陌生的概念挑戰下都如此真摯,或許正是文學不論如何變化,都有無法逃脫的人類異質。

湯瑪斯.品瓊(圖片來源:wikipedia)

➤〈異鄉的友人〉—— 「生命是物質所罹患的疾病」

書中的第二篇〈異鄉的友人〉,是上田於隔年(2016)入圍芥川獎的作品。和首次入圍的〈行星〉相比,上田此次對小說的思考明顯更趨完整和古典,設計安排上,也出現了更為熱門的議題探討。

雖然在這個篇章中,我們再次看到橫跨生死繼承的記憶,但〈異鄉的友人〉其實更像是大型科幻的開頭:對未知,新話語者的變形,神的即將誕臨與秩序的苟延殘喘。只是一切的不安才剛被揭露,整體基調也才讓我們知道,最終必須輻射到巨觀的創世「神」無所不能,故事便在所有都還沒開始失控之前戛然而止。幾名新世代聰明人的對手戲中,對話與對話不斷綿延,地理跨度同時架構出「人」的粉飾,而最終結束的地方,可能是比你我想像都更為現實的指涉。

在眾多的人名代號中,我們稍稍可以在故事中指認的對象,或許是那位天資千億裡選一的E。某方面來說,他的聰穎不凡帶給人類世界的異質,可作為類AI──超越造物者人的產品,像是異形系列裡的生化人David。在人類中可以用最高級定義聰明的E,理解主角山上甲哉可能是天選之神後,這位具有人格的神讓E產生極大不滿足和陌生。

《異形》前傳電影的生化人David(圖片來源:Fandom)

但和David不同的是,E終究是個人類,束縛他的不是DNA序列的真偽,而是人類階級,所以他試圖回頭毀壞的,不是人類而是世界。宿命是沒有岔路的,但在小說之中,這個推動一切進行、話多、渴望擁有故事的E,在搭訕到的年輕妹妹面前,拙劣地搬演搞笑段子,讀者似乎又能看到人類在寂寞的終極與無法到達。從這個方向出發,人類智慧的終點,還是令人意外的可愛。

故事中,唯一一位和山上甲哉同樣可以擁有真名的早乙女,則是「處在素津那岐美的國生神話打造出來的格式無法套用之處」。早乙女雖有男性的大腦,身體卻是女性。比性少數族群標籤更多的,或許是上田在書中提到,作為男女二分法的伊邪那美與伊邪那岐世界之外,人類依存虛無,重創未來的可能。無性?人工智慧?故事中並沒有直白地暗示,我們只能從信眾、海盜的教祖神喻般的預言裡發覺,人類的軟弱最終長得可能都很像希望。

「所以,請你們追上早乙女吧。這是E先生的教祖的命令,亦是我衷心的願望。請諸位照看著早乙女,他想要去哪裡、要找到什麼?視情況,那對你們或許會是極重要的事。」

相對於〈我的戀人〉天才般視角輾壓的大敘事,〈異鄉的友人〉或許擁有更多大家熟悉的日系小說技巧。指引早乙女行動的自製神籤系統,一次次以程式占卜對人類未來進行暗喻。而在最為關鍵的一籤上,新的人類之神E出手干預了結果,最後宿命般地把所有人都帶領到命運的「大再現」。在讀者看來機關算盡的失控,實則是上田把小說技巧嫻熟地甩到半空的餘裕。

這兩篇作品,是上田最終在2019年拿到芥川獎前,定調自身文學內外的重要創作。而2015年三島由紀夫新人獎失利、作品常被聯想到太宰治的又吉直樹,事實上在稍後的芥川獎便以《火花》率先一步登頂。三島和太宰治,當代不太可能再次復刻戰後文豪們針鋒相對的年代,但從上田的作品裡,我們還是能觀賞到一場人類試圖利用小說搖晃世界物事和價值觀的大劇。●(原文於2022-06-12在Openbook閱讀誌首度刊載)


我的戀人
私の恋人、異郷の友人
作者:上田岳弘
譯者:王華懋
出版:時報文化

作者簡介
上田岳弘 

一九七九年生於兵庫縣,早稻田大學法學系畢業。二○一三年以〈太陽〉獲得新潮新人獎後出道。二○一五年以〈我的戀人〉獲得三島由紀夫獎。二○一六年獲選《GRANTA》雜誌最佳日本新秀小說家。二○一八年以《塔與重力》獲得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新人獎。二○一九年以〈寧錄〉獲芥川龍之介獎。二○二二年以〈無旅〉獲川端康成文學獎。著作有《太陽.行星》、《我的戀人》、《異鄉的友人》、《塔與重力》、《寧錄》、《九》、《無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