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book閱讀誌

專業的臺灣書評媒體 提供原生報導,文化觀察,人物採訪與國內外重大出版消息 Life is an openbook. 打開來讀,有人陪你 FB/IG @openbooktaiwan Web   https://www.openbook.org.tw Linktree https://linktr.ee/openbooktaiwan

話題》為什麼怪罪政治正確不是好主意?朱家安看暴雪多元化遊戲工具

同志比異性戀高分、老人比青年高分、單眼比雙眼高分等等,只要角色具有「非主流」的特徵,就能獲得較高分數。這是5月遊戲公司動視暴雪釋出的「多元性遊戲工具」預覽,一項能為遊戲角色多元性打分數的計畫。想當然,這作法立即燃起一片爭議大火🔥。本文OPENBOOK邀請到哲普作家aka🐥哲學雞蛋糕腦闆 朱家安,用哲學的觀察眼與邏輯來闡釋「為什麼怪罪政治正確不是好主意?」以及政治正確與創作、遊戲評價之間的關聯。
《最後生還者:Part2》遊戲畫面,左為主角之一的艾比(圖片來源:THE LAST OF US WIKI)

作者|朱家安(哲學雞蛋糕腦闆)

編按:2022年5月,遊戲公司動視暴雪介紹了一份「多元化遊戲工具」(Diversity Game Tool),引起譁然。遊戲角色被依據性別、性向、種族等等面向進行分數評估,這樣的評分也燃起政確的大火。Openbook對遊戲大廠近年來,被形容為「越來越政確」的氛圍感到好奇,邀請被哲學耽誤的遊戲玩家,同時也非常關注社會議題的朱家安,為我們闡述其觀察與見解。本文應作者寫稿習慣,於5/23以直播寫稿的方式進行,參與直播寫稿的讀者均能在當下為文章提供意見。意見最後導致文章更動的讀者,名字將放在文章後面的致謝欄位。

今年5月,遊戲公司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掀起爭議。他們在部落格介紹了一份「多元化遊戲工具」)(Diversity Game Tool),來為虛擬角色的各種「非主流」特徵打分數,同志比異性戀高分、老人比青年高分、單眼比雙眼高分等等。暴雪聲稱這份工具將能協助團隊設計出更多元的角色,讓更多玩家感到自己受到尊重。

結果顯然光是這篇部落格文章就已經冒犯了許多玩家,幾乎所有中文和英文的遊戲媒體都報導了玩家認為這顯示暴雪已經受到政治正確綁架,無法好好做遊戲。

這些玩家的反應並不是什麼例外。討論ACG作品,有些人習慣怪罪政治正確,他們會找到追求政治正確的蛛絲馬跡(例如作品裡的元素,像是黑人、原住民、同性戀,或者作品外的線索,像這次的多元工具),然後主張這些部分毀了作品。以下我將說明,這些說法大多沒道理,而且生產出這些說法的態度和氛圍會讓我們更不容易欣賞和討論作品。

1.「政治正確」本身無助於說明缺點

當你評論作品,你提出自己對作品的感受,並說明這些感受關連的作品部分為何好或為何壞。評論作品是重要的藝術活動,讓人們交流意見和有趣的詮釋,只要是發自內心針對作品發表意見,不管好評負評,都是在對作者表現敬意。以負評來說,我們有很多詞可以說明作品為何壞,例如:

  • 動機不足:角色不顧重大代價去做一件讀者無法理解為何他會想做的事情,讓角色缺乏說服力。
  • 吃書:作品的世界觀或設定前後不連貫,令人出戲。
  • 灑狗血:使用老套的誇張手法想挑起讀者情緒,反而引起反效果。

這些說明有幫助,是因為這些詞彙指向我們對作品的合理期待:若一個作品的角色行動令人無法理解、世界觀前後不一、手法老套,那大概很難引人入勝。

      
        

        

        

        
      
    
(圖片來源:遊戲截圖)

然而,我們很難說「不要政治正確」能算是我們對作品的合理期待(註)。「政治正確」在不同議題下涉及不同元素,但以常見元素舉例:我們很難說一個作品會僅僅因為出現同性戀或少數民族就變成爛作品。如果一則影評主張某電影很爛,提出的唯一理由是主角是同性戀,那實際上應該是這影評有問題,因為它沒有提出足夠論點來說明自己的結論為何能成立。

註:當然,「合理期待」的內容有討論空間。你可以想像某作品就是刻意塑造一個行事動機薄弱的角色,來達成某效果。然而這些「特例」之所以能成立,正是因為「動機薄弱」一般被視為壞特色。藝術家總是叛逆,而叛逆得要有相抗的對象,在這種情況下,藝術評論的既定標準跟藝術家的反叛性格其實是相輔相成。

然而,若這則影評進一步說明此電影的角色塑造如何缺乏說服力,所以是爛電影,就算論點能夠成立,也反而顯示了問題並不單純在於角色是不是同性戀。換句話說,作品不會因為符合政治正確就成為爛作品(反過來說,作品會不會因為政治不正確而成為爛作品,則是另一問題,不過本文暫無篇幅討論)。

2.怪罪政治正確讓討論離題

要討論作品的好壞,應該討論作品本身,如果你需要怪罪政治正確才能評論作品,那你其實沒在評論作品。同樣的,光是指出作品的某些部分是「作者為了政治正確而為之」,其實也不算是評論作品,因為這種情況下你不是在討論作品,而是在討論作者的動機。

實際上,針對政治正確的抱怨也往往真的讓討論離題。例如由頑皮狗製作,引起許多玩家不滿的《最後生還者:Part2》,其敘事和設計確實有些問題可以討論,例如是否以缺乏說服力的方式將重要角色賜死、是否沒必要的冗長、是否逼迫玩家進行自己不認同的戰鬥(例如操控殺死喜愛人物的角色,或是一邊傳達著「復仇無法解決問題」,卻又不給玩家不殺的選項)等等,然而在遊戲發行初期幾個月的熱議和炎上其間,許多網路評論並不是關於遊戲當中真正破壞體驗的那些設計,而是以下面這種模式來發酵仇恨:

  1. 玩家不滿《最後生還者:Part2》得到許多遊戲媒體的10/10滿分評價,認為這是政治正確作祟。
  2. 玩家也不滿身為遊戲主角之一的艾比,因為艾比基於復仇殺了玩家尊敬的前作主角喬爾,身為女性的身材又陽剛壯碩不討主流歡心。
  3. 對艾比外貌和身材的謾罵(以及各種梗圖)淹過真正關於遊戲劇情和機制的討論。不管立場如何,當時所有認真的評論底下,幾乎都充斥著歧視言論和謾罵。
  4. 這些謾罵顯然涉及歧視和對特定族群的貶低(玩家會採取這些方式來發洩,或許也是為了表達對第一點的不滿),因此那些不支持謾罵的人和替《最後生還者:Part2》辯護(當中也包括頑皮狗的總監)的人,看起來就更像「政治正確左膠正常發揮」。
  5. 而整個戰場看起來就是「政治正確正反方大戰」。這種標籤不符合事實,也無助於產生切題的討論,但很容易讓人找到自己喜歡的「戰鬥位置」並延續這場看似在討論,但只是發洩情緒的戰事。
當初媒體評分多為滿分給玩家非常高的期待(圖片來源:Twitter)

在網路上討論事情本來就很困難,更何況是政治正確在不必要的情況下參與其中的時候。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地平線:西域禁地》上,關心這個遊戲的人一定都記得從預告片到發售初期遍佈網路的那些對於女主角長相的攻擊,這些玩家不滿前代女主角的臉頰在這一代似乎變胖了。在這棚討論裡,也出現類似迴圈:

  • A:笑死,為了政治正確被改成肥婆,這種臉送我當婆我都不要。
  • B:*發表醜化胖女人的梗圖
  • C:你們可以好好討論嗎?不要攻擊女性。
  • A&B:我們就是在討論啊,現在政確到連發表意見都不行嗎?

從上述案例你也可以看到「怪罪政治正確」氛圍如何自我強化:

  1. 當遊戲元素被不滿的玩家以政治正確方向去解讀和批評,這些批評如何夾雜真正的歧視言論。
  2. 當這些歧視言論受到糾正,反而讓說話者更加認為ACG圈子已經受到政治正確箝制,不但創作自由堪憂,評論自由也堪憂。

怪罪政治正確往往會讓討論離題,白花時間,因為政治正確是黑洞,會無止境的汲取你的注意力。如果你懷疑創作者故意政治正確,你就會從作品看到一大堆政治正確的蛛絲馬跡,把自己本來可以用來享受作品的心力花費在發現和獵殺「政治正確女巫」上面。

早在一代就有玩家不滿主角長相不夠漂亮(圖片來源:遊戲截圖)

3.「怪罪政治正確」是黑洞

「主角為什麼是同性戀╱黑人╱亞洲人?該不會是為了政治正確吧?」

「這段為什麼是男的被女的救?該不會是為了政治正確吧?」

若你對政治正確有敵意,當你面對任何「多元設計」,都容易直覺上認為它是出於創作者刻意追求政治正確,並認為這是一種受拘束的創作方式,因而對作品有比較低的評價。但這是一種心理偏誤,它的結構大致上是:

  1. 我們習慣了主流設計,例如白人少女當公主。
  2. 這種習慣讓我們面對非主流設計時,認為這些設計背後應該別有用意。
  3. 而「怪罪政治正確」的評論氛圍,讓我們容易覺得這背後的用意就是創作者刻意追求政治正確。

然而,主流設計只是常見價值觀和刻板印象下的既有習慣,而反叛主流則是藝術的常見天性。在自由的創作世界,並沒有什麼角色本質上必須要是特定人種或性別,就算是有原作的二創或改編也一樣。在這裡被拘束的應該是那些習慣懷疑創作者刻意追求政治正確的人,而不是創作者。

用這個方向思考,就可以把前述動視暴雪的「多元化遊戲工具」理解成某種提醒:人的想像總是受到既有習慣的引導,我們直覺上不容易發想多元內容,就算是奇幻故事,你也需要受到提醒才會想到公主有可能是黑人或拉丁裔,因此我相信分數系統對設計師會有幫助。

當然,在某些人心裡,「多元化遊戲工具」並不只是某種提醒,他們想像動視暴雪會使用這工具去建立某些硬性規定:如果你的角色「多元分數」沒有達到87分,就砍掉重練吧!但我們並沒有線索顯示暴雪是如此使用這份工具。我自己是不相信暴雪會這麼笨。在我看來,暴雪的遊戲設計和團隊管理等等都有很多問題,但「遊戲角色設計」並不在此列。

多元化遊戲工具官方釋出預覽(圖片來源:Activision Blizzard)

當然或許我是錯的,或許我們有朝一日真會發現暴雪為角色制訂了硬性的分數門檻,到時候我也會開始懷疑,暴雪是否真做好了東山再起的準備。不管是傳統設計還是多元設計都有可能是爛設計,多元設計工具當然也有可能遭受濫用,但這些都可以檢視和分析,這也是思索和評論ACG的價值之一。

比較一下,一些日本動漫會追求女性角色要足夠「屬性豐富」來滿足異性戀男性讀者的想望,雙馬尾、無口、傲嬌等等屬性都要有人擔綱。即便出發點完全相反,「屬性豐富」的追求跟上述分數系統,在我看來結構是一樣的,但沒人會認為屬性豐富有什麼問題。

我們不但很容易被吸引去用「怪罪政治正確」的方式來理解作品,也很容易用此方式去評論作品:你只要抓到作品裡政治正確的蛛絲馬跡,就可以貼個文說「政治正確又來了」。這對你其實不是很好,因為你以為自己評論了作品的好壞,但其實並沒有。你成為一個聞到政治正確就打噴嚏的憤怒的人,而不是能欣賞作品的快樂的人,或者能評論作品的有溝通能力的人。

4.對政治正確過敏會讓你無法欣賞作品

如果你對多元設計和政治正確很敏感,並且因此在欣賞作品時很容易覺得滿地都是政治正確,那你會成為很難好好欣賞作品的人。

有時候對於政治正確的反感甚至會改變人看待作品的方式。先前我提到,在《最後生還者:Part2》的社群裡,許多人厭惡女主角艾比,這些厭惡發展出許多對艾比的謾罵,也發展出一個「空想科學讀本」式的討論風潮:質疑在遊戲預設的末日世界,一個女性怎麼可能練成這麼強壯的身材。這個討論的其中一條後續,是有人在遊戲場景裡找到艾比的訓練日程表,並說明照表上的訓練安排,不可能練出艾比現有的身體,因此主張艾比的體型應該調整得細瘦一些,比較合理。

艾比有著壯碩的上肢(圖片來源:遊戲截圖)

《最後生還者:Part2》是寫實風格的科幻動作遊戲,但上面這些對於寫實的計較顯然有高度選擇性,是為了服務特定動機:

  • 在遊戲後期安排有「邪教」團體的女性持斧士兵,比艾比還要高壯,但沒什麼人計較資源比艾比所屬的WOLF還要短缺的邪教,到底怎麼能練出那麼壯的女性。
  • 另一女主角艾莉是比較常見的一般瘦小青少女體型,但可以用相對纖細的手臂挾持住成年士兵和力氣理當高於成年人的喪屍(這是支撐遊戲當中潛行玩法的重要設計)。但也沒什麼人計較為什麼艾莉能辦到這些事。
  • 當艾比的身材跟鍛鍊日程表搭配不上,為什麼結論是艾比的身材應該改變,而不是日程表應該改變?改日程表貼圖不是比較簡單嗎?最好的解釋就是這些討論都是動機驅動的:他們認為女主角應該要符合主流審美,不該強壯陽剛,所以看到強壯陽剛的女主角,就用最嚴格的標準檢視。

同樣的,這不是單一個案。對於《地平線:西域禁地》裡女主角臉頰不滿的玩家,也花了不少時間對於「未來末日世界觀怎麼會有人把臉吃到這麼豐滿?」進行「科學探究」。

若以前述「空想科學讀本」的標準來探究,作品裡不夠寫實的地方其實爆棚,為什麼這些講究寫實的玩家單單就挑亞柔伊的臉頰和艾比的身材來計較?除了他們習慣了刻板印象之下的女性身體,我相信也是因為他們對政治正確過敏。這讓他們無法不把這些看成反常的設計,不但不容易代入去享受遊戲,更花費了時間心力來進行純粹選擇性的計較。

當然,這並不是說玩家對於角色長相不該有自己的美感判斷,但「我覺得艾比瘦一點比較好看」跟「末日世界不太可能練出艾比這麼壯的身材」顯然是兩種判斷,需要不同的證成。

網路梗圖嘲諷Sony旗下女性角色(圖片來源:Twitter)

5.媒體希望你對政治正確過敏

若你對政治正確過敏,會更憤世疾俗,不容易欣賞作品。然而現在的ACG媒體環境恰好鼓勵你成為這樣的人。我和身邊的朋友都注意到一些媒體會利用「怪罪政治正確」來製造誇大的新聞,這些新聞藉由ACG圈子對政治正確的誤會和仇恨得到流量,並且進一步加深這些誤會和仇恨。以下是一些例子。

曲解知名創作者或評論人的意見,試圖顯示「政治正確氾濫,連平常不管政治的人也看不下去」

  • 《炎炎消防隊》(註)的一個橋段,作者用角色的發言來嗆對於女性裸露有保守態度的路人。其實該角色的發言相當吻合某些女性主義路線對護家盟式「蕩婦羞辱」的回應,但媒體《日刊電電》依然下標「《炎炎消防隊》最新連載槓上女權、SJW」。
註:日本漫畫家大久保篤繪畫的少年漫畫作品,於《週刊少年Magazine》2015年開始連載,於2022年結束連載。

強調極端少數意見

  • 媒體《日刊電電》報導女性主義者推文批評任天堂「性搾取」新垣結衣(註)。然而該名女性主義者的推特只有21人追蹤。
註:新垣結衣擔任任天堂健身環大冒險的代言人,拍攝多次廣告,被該網友認為「依靠賣弄女性賺取人氣的廣告別再搞了,這是完全無意義的剝削。」
  • 媒體《Yahoo!遊戲》報導推特用戶指控七龍珠崇尚白人至上主義(若你真的好奇:因為該名網友發現賽亞人變身後是金髮),現在該推特帳戶已經遭到停用,無法看到追蹤數,不過截至文章刊登為止,推文底下只有29個回應,我想那則推文的影響力,恐怕還不如那些利用此推文煽動仇恨的貼文。

人天生追求歸屬和共同價值,渴望成為某部落的一份子:我們有共同的嗜好很好,如果我們也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更棒了。若你仔細觀察,會發現「政治正確」這個詞彙,現在大致只有反對政治正確的人會使用(註)(是的,本文是非常少數的反例,而這也是為了討論此現象而不得以為之)。就像「台男」、「母豬」、「塔綠班」,「政治正確」這個關鍵字讓人可以很方便的塑造仇恨對象、召喚盟友、鼓動譏笑和發起出征。

註:例如用「不能為政治正確而政治正確」、「政治正確又來了」、「就SJW嘛」來回應某些事情。

這些在網路上參與互動的人們已經被社群訓練成對於「政治正確」和「女權」能直接反射反應,即使他們不見得真的了解這些詞彙指涉的倡議有哪些內容。這個現象令人難過,這些人義憤填膺,因為他們認為ACG不該受到政治影響,但他們不知道自己的這些情緒本身就是政治影響的結果。●(原文於2022-06-07在OPENBOOK官網首次刊載)

*感謝葉多涵、王智群、neokai1128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