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er

For oxygen and community.

#大陆生活记录#平行世界里的2019

發布於

2019年过去了,在我短短的20几年的生命里,是感受最丰富的一年。因为看到了许多官方许可的玻璃罩子之外的内容,不同层次的信息带来不同层次的体验和情绪。

年初遇到现在的伴侣,他温柔包容地用信任和支持为我们的生活建造了防护带。这样的支持,让我在公共事件的冲刷中能尽快恢复,不影响到正常生活。我也在这个小小的防护带里,慢慢伸展手脚,踏出自我审查的界限,在Matters写作,线下结识越来越多的同好。下半年也在隐晦的发声中识别到观念相近的朋友,为他们牵线搭桥,连成一个小小的防火带,一片小小的绿洲,一个温暖的同温层。

在Matters的写作让我有幸能线下与同好见面,并建立起一个稳定的群组,互相加油打气支持彼此。在区议会选举时聚在一起吃火锅庆祝胜利,在圣诞节一起度过比梦想中还要完美的轰趴。日常生活里,也在线上讨论大大小小的新闻,讨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界限在哪里,民主和自由在实践中到底意味着什么。在有丰富学术知识的朋友们的引导下,对威权体制的现状有更深刻和明确的认知。也在审查制度的阴影下,彼此守望相助。用幽默和嘲讽消解可怕新闻带来的心理不适,只要还能笑得出来,就也没什么过不去。尽可能地在这个同温层里自由思考不被束缚,尽可能地尝试日常生活里的自由实践。

这个同温层的存在,几乎重塑了我的朋友圈子。因为他们的存在,我不再觉得自己有问题是异类,能勇敢地删掉那些在朋友圈讲香港废青就是废的人,也能当面跟熟知已久意见不同的朋友提供更多事实,不怕割席地跟对方政治出柜。大概因为性格直爽,相处很久的朋友们多多少少都经历过了意见不一致的时刻,政治出柜并未给他们带来多大惊喜或者惊吓,当下免不了激烈交锋,结局也还算可以心平气和地接纳彼此的不同意见,最后可以心照不宣地多聊生活少聊政治。这样的经验,已经让我不胜感激,至少我们分享的生活经历中,还有温情脉脉的回忆和嘻嘻哈哈的八卦。至于加了微信而已,没见过几次面的熟人,屏蔽之后世界也清净不少。

这样的一波变动,让我拥有一个相对能弥合公共生活与私人生活缝隙的朋友圈更新。朋友圈既有人对公共事件作出评论,表达意见,也有开开心心旅游看展览吃美食谈恋爱的私人生活。一面是中国梦里多多少少享受了一些特权的朋友们在朋友圈里闪闪发光,求婚,结婚,生孩子,落户口,都热热闹闹。另一面是对失语人群的关注,是伊藤诗织胜诉,是支持香港抗议者们的隐晦表达。这些内容交互出现在我的时间线上,让现实生活跟我所关注的公共生活有了同时出现的平面,好像弥合了一点两个平行世界之间的距离。

当然也有弥合失败,恍惚间觉得荒谬的时刻。紧急出差去广州,坐在顶层会议室里看严肃的团队决定采购问题(白人男性声音仍然最有力,也看到亚洲女性积极发声),想到昨天还在为受伤的大学生掉眼泪,突然就被生活荒诞的本质击中,一时间失了神。工作场合的8个小时得专业地隐藏起自己的观察之眼,也禁不住脑子里用了一半容量在想,此刻教训别人丝毫不留情面,话里话外加班是本分的领导,回到家大概也是个爽朗的妻子。工作有没有异化了人?

假如真的有幸被霍格沃茨录取,分院帽看到我一定第一时间可以排除格兰芬多。并不勇敢的我,很多时候是靠坐在朋友身边获得支持,才能继续下一段前行的路。今年有幸通过matters的平台,结识了现阶段最重要的朋友们,建立了有力的社会支持系统。这些头脑清醒,逻辑清晰,心地善良的伙伴们,是我没有加入这个时代的主流合唱,坚持成为我自己的最佳奖赏。

2019年睁开眼睛看真实新闻,伤心哭泣了太多次,也有想要半夜拿起酒杯的时刻,还好命运也记得给我一些奖励,让我在黑暗中还能牵到伙伴们的手。我也对原有的关系更有信心,私人生活的交往不全是国家民族大于天的小粉红们,话里话外有关心有提醒不乏善意。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幸运。

悲观的我不觉得2020年能是更好的一年,但至少私人生活里还有可以守护的部分。平行世界的生活还要继续,希望我这颗不太坚强的,老爱破碎的心,能借助智识和善良的力量,勇敢地理解更多人,爱更多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大陆生活记录#跟我的政治性抑郁情绪做斗争

5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