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23906 
Ooer

#大陆生活记录#疫区之外的普通人记录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我在山西省,除夕是跟家人一起过的。惯例是一家人吃完年夜饭之后一起看央视的晚会。2020年的除夕,我已经开始了志愿活动,在关注微博上求助的患者,收集整理医院求助的信息。所以电脑面前的时间和沙发上的时间比例大概一半一半吧。

14
Ooer

#大陆生活记录#疫情影响下,第一次封号和第一次割席

新型冠状病毒的事情大概从1月初就隐隐约约得知了。12月底刚好换了手机,两个手机过渡期微信还会来回切着用,时不时需要输入个验证码。有一天看到3个人的小群里传来关于疫情的聊天记录,随手转发到大群里看有没有交叉信源验证。之后在家刷好久没搞的球鞋,腰酸背痛刷完鞋之后看到手机微信退出了登陆,要我验证。

Ooer

#大陆生活记录#平行世界里的2019

2019年过去了,在我短短的20几年的生命里,是感受最丰富的一年。因为看到了许多官方许可的玻璃罩子之外的内容,不同层次的信息带来不同层次的体验和情绪。年初遇到现在的伴侣,他温柔包容地用信任和支持为我们的生活建造了防护带。这样的支持,让我在公共事件的冲刷中能尽快恢复,不影响到正常生活。

Ooer

#大陆生活记录#跟我的政治性抑郁情绪做斗争

近来情绪不太好,几乎不看新闻,也不太浏览matters。但是跟朋友聊天得知香港理工发生的情况时,还是一路边走边哭,擦擦眼泪忍住之后又爆出来。在区议会选举之后,泛民大获全胜翻盘的时候,想到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还是忍不住又哭。情绪低落到了一定程度,我开始对低落的状态感到厌烦,觉得“我烦够了”,想要改善情绪。

Ooer

#大陆生活记录#”自由之夏“冲击下,撕裂隐现

整个六月过去,生活在大陆不翻墙的大多数人,没人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直到7月1日之后,宣传机器开始运作。八月上旬将近结束,大陆主流社交网络里,听到的声音一片浓稠的鲜红。八月中旬,精彩上演明星道歉潮,之后机场出事了。我自己的心态变化极大。刚开始时,多多少少有一些羡慕香港的年轻人,羡慕...

Ooer

昨日的和未来的世界:《昨日的世界》和《Years and years》

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是他在流亡之后的自传。《years and years》是一部因为各种原因在国内渠道被封禁的英剧。在2019年的现在,好像有机会借由这两部作品往前和往后延伸。一个生在奥地利的才华横溢的犹太青年,在一战和二战中度过自己的青年和壮年,度过自己成名,开始获得一切然后又逐渐失去的人生。

Ooer

#一个讨论#柜子内外的沟通

跟之前一样,繁体文本在分割线以后。最近在Matters的讨论中,看到一个评论用了“政治入柜”这个词,觉得非常恰当地描述了自己的感受。柜子内外是两个平行世界,应对柜子外世界的无力感,对我来说管用的办法是找到柜子里的朋友。平行世界出现交集或者重合的一刻,往往是柜子里的朋友能够线下见面,一起经历日常生活的时候。

Ooer

#我的六四#关于六四的个人叙述

(先对习惯繁体字的港台朋友说声抱歉,因为这篇在机场用手机写的,所以不太方便繁简转换。回去用电脑网页打开的时候,会将繁体版本放在评论中。) 阴差阳错六四三十周年的时候,我肉身翻墙,来泰国玩了。原本没有刻意计划,因为还未曾有过在墙内过六四的经验,并不知道VPN可以严密封锁到我用的非常复杂的那个也无法使用。

Ooer

#圆桌分享:一起分享你的压抑和氧气

繁体字版本在分割线之后。上一篇文章写了《自我审查下的心理状态》,意外地得到了大家的一些反馈。说起来这也是我来Matters的一个初衷吧,希望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所思所想,尽量不被自我审查限制。不知道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会有这样的遭遇,关心社会事件的时候,会得到“想得太多”,“多管闲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之类的反馈。

Ooer

自我审查下的心理状态

写在正文之前:这是一篇很短的倾诉向的文章,感情比较丧气。写的时候除了倾诉,也觉得算是记录吧。新疆这件事情里,大陆汉族人的声音好像缺了点什么,那就用我的心情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补充和记录吧。繁体文本在分割线之后。五一节,日本朋友来上海玩,所以陪她玩的时间里都没怎么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