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婭和烏拉諾斯的吻

複雜多變自由職業;野生青年編、導、演;非正職模特 我將創造你/籠罩於身體之上/世間萬物都不可觸碰/唯有隆起的山峰/它們將親吻你

Matters新人打卡|探求世界的腹語術



大家好,我是一個沒辦法簡單說清楚自己做什麼的自由職業者,也是一個有趣的都想學一下試試看的終身學習者。目前的工作概括來講就是長時間在家編劇、間歇性出門導演、經常被喊去演戲的狀態,偶爾也會去很多攝影師朋友那裡客串一下業餘模特,另外一些看起來有意思的雜七雜八的活動也會接一接。


最近在做的工作還蠻幸福,是《紅樓夢》有聲劇的改編。完全可以借著工作的由頭,不惜時地翻翻資料,理直氣壯地沈浸進去,再順道學習一下從前沒學好的古代文學。想想大概運氣還不錯,接到的工作總是感興趣的,很多工作項目最後直接會變成我的階段性學習計劃。拿項目做引子學學喜歡的東西,還算是喜歡這樣的謀生方式。


我不太喜歡待在學校裡,也不太喜歡長時間生活在同一個地方,雖然才剛離開學校不久,但總是在去各種各樣地方嘗試各種各樣東西的路上。


喜歡做的事情可以被模糊地分為表達、釋放、出離、探索這四類。


關於表達

我是個表達欲還算旺盛的人,自身能夠容納情感和想法的水位線不是很高,積蓄太多容易決堤,所以需要去凿出一條河道,讓那些感受和想法順著流淌出來。我習慣修整河道,這裡挖深一些,那裡擴寬一點,兩邊河岸再平整平整,所幸在這樣雕琢表達方式的過程中,如同治水一般,竟和“水”本身慢慢熟悉了,我變得喜歡觀察它的動向、漲落,甚至水質狀況,也開始喜歡用河道的變化去引導它、安撫它,和它認真相處。


寫作、跳舞、拍照,都算是我喜歡修整的河道。


關於釋放

許多時候也需要一些不用修整河道、悉心治水就能大膽放開水閘傾瀉的方式,去livehouse聽搖滾樂和去做極限運動都屬於這種。


喜歡的樂隊有很多,比如Oasis, Nirvana, Glass Animals。

近兩年開始更關注國內的樂隊,更想看到和自己相似文化背景下的創作者們用音樂進行的表達。比較喜歡的華語樂隊有:My Little Airport,草東沒有派對,腰樂隊,萬能青年旅店,新褲子,哪吒,臥軌的火車,Gatsby in A Daze,丟萊卡,野外合作社,海龜先生,海朋森,解離的真實,沼澤樂隊。


沼澤樂隊是最近的心頭好,那首《爭鳴》聽著就讓我想到了“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極限運動目前嘗試並不多,只有跳傘、滑翔、蹦極,之後想去嘗試衝浪、攀岩、翼裝滑翔等更多的東西。在參與極限運動的時候,偶爾會覺得自己觸摸到了世界的心臟,但也可能是我自己心跳太快了。


關於出離

如果問起身邊的人我最大的特點,很多人一定會講是心不在焉,我的思緒總是一不小心就溜走跑掉了,跑得很遠很遠。我會很喜歡那種可以全然安靜下來放心溜號或者凝神的時刻,像是稍稍從這個世界離開那麼一點點。最初愛上潛水就是因為著迷於水下全然的寂靜和一種類似於於飛翔的幻覺。水是上帝的慈悲,對不能飛的人的慈悲。


關於探索

這是正在緩緩學習和會一直繼續探索下去的事情:劇場藝術和電影藝術。

未來想去學習和創作VR電影,它把我喜歡的戲劇和電影很好地融合後又創造出了新的表達可能性。VR電影和我喜歡的沈浸式戲劇一樣是移動性敘事思維,不僅將最大的構圖權還給了觀眾,劇本和場景的聯繫也更加緊密。環境並非為了襯托表演而存在,更重要的是要思考在這樣的環境下會產生什麼樣的故事和表演。一切由環境始發,造境。觀眾既是全程參與的,又是置身事外的,我對這種創作方式實在很感興趣。


關於閱讀,閱讀沒有被歸類於以上四種類型,它更像是我的生活習慣,也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我讀的東西很雜,什麼都讀一些,詩歌、劇本、哲學、藝術、社科,因為對文字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所以在很小的時候,只要帶字的東西都會被我拿來讀一讀,哪怕是一張藥品說明書,也會拿過來從頭唸到尾。但讀的最多的還是小說。時常被怪奇瑰麗的意象和險峻嶙峋又千錘百鍊的文字吸引,也容易喜歡上如同手術刀一般帶著憐憫般準確的說理文字。


不過由於是adhd,生活對我來說並不是特別容易,甚至那些愛好有些時候對我來說也很難,我正慢慢學著和它相處,不著急的。


在這裡寫作和紀錄,除了為修整河道悉心治水以外,也像是嘗試去探求世界某種閃念之間的腹語術,在茫茫而過的時間裡承受必然墜落的命運之前抓住一些什麼。(文末有關聯自己的幾篇文章,如果大家對我感興趣,可以去讀一讀喔~)


最近正在和做船隻設計的好友計劃等疫情過去後去學習帆船駕駛,我們打算學會了以後搞一條船先環遊,玩夠了再去電影學校裡認真搞搞VR電影。反正時間還多,我慢慢玩,慢慢走,也沒什麼必須到達的終點可言,歧路都是歸途,走錯了就坐下來開朵花好了。


“蓋婭和烏拉諾斯的吻”這個名字來自於少年時期第一次讀古希臘神話的幻想,當時以蓋婭的口吻寫下了這句「我將創造你/籠罩於我身上/世間萬物都不可觸碰/唯有我那隆起的山峰/它們將親吻你」。前段時間翻看過去寫東西用的小本子又一次看到了這句話,雖然覺得稚嫩但還是很喜歡,就拿來繼續用了。


我是一個不太擅長自我介紹的人,快速地貼標籤總是有些不安,但也許總需要一個簡單明快的開始,所以這就是我的嘗試啦。

如果可能,也想聽聽你的昵稱的含義。


「我最懷念的人」空山新雨後

一面之缘的湖

借一輪太陽給她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