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boracanus

Candidatus doctoralis in mathematicis. Latin, Greek & Egyptian入门中。

精罗落泪日深夜怀旧醉酒落泪(并未(

發布於
修訂於
po一篇豆瓣日记 (封面:Κινστέρνα του Θεοδοσίου(网图。

两年前的精罗落泪日窝还在hk,离港还有一周之际四处转转还没去过的地方,鸭脷洲,南丫岛,九龙寨城遗址。每晚都去西环码头散步,听已经离港的基友倾诉狗血情感故事,规划马上到来的毕业旅行,四处打听有没有人跟窝一块去君堡。也许当时空气中已经暗流涌动,但至少更加pessimistic的窝不这么认为。


(自觉省略一段你瓣不宜内容 只发cmx好了)


六月和完全不熟的旅伴们去希腊和意大利,跟人讲“窝们一起吃住就好,景点可以各逛各的”。那时窝还不会拉丁语也没学过古希腊语,走到雅典都主教座堂前的广场意外发现Κωνσταντῖνος Δραγάσης Παλαιολόγος的雕像,真·闪电般归来了。草草逛了逛Ακαδημία Πλάτωνος, Λύκειον, Κεραμεικός,只可惜被在希腊读书的朋友说“雅典没什么好玩的”而蒙骗(,没有留足够的时间。


之后到了罗马,第二次在Mons Palatinus久坐发呆。旅伴们晚上想去club却误打误撞进了个jazz club,深夜醉酒的一行人穿过圣彼得广场和还没睡的鸽子们合影。被旅伴们拉到特雷维喷泉,和其他所有人一样,许愿重返罗马。一个人去了拉特朗,四天的旅程对于罗马仍然是太短暂了。


六月底还是一个人去了土耳其。本准备在君堡待一周,一些机缘巧合让窝先去了伊奥尼亚和圣城Ἱεράπολις。在以弗所遇到一个会讲土语的加纳黑哥,于是在伊奥尼亚愉快全程被carry。在Ἱεράπολις上发现所有人都在泡一个温泉,在土耳其的见闻让窝觉得里面倒塌的柱子说明这是一个真·古典温泉。查了一下真是安东尼修给克利奥帕特拉的,于是愉快交钱跳了进去。回程跟友人们分享此奇闻,却发现有人不知道克利奥帕特拉是何许人也。中文维基说城里有马可奥勒留墓,让窝惊讶不已原来还有皇帝葬于此地,遗憾自己居然错过,时隔数月才发现原来此马克奥勒留只是一个磨坊主。最后两天去了旅行的真正目的地,趁埃苏丹暴走之前参观了圣索菲亚。从旅馆出来闲逛随便进入狄奥多西地下水宫,speechless,确认了君堡是罗马之外唯一让窝感到震撼的城市,就像是第一次站在Santa Maria di Loreto门口躲雨眺望帕拉提尼山一样。沿金角湾散步到Φανάρι,三层小楼圣乔治主教座堂旁边有很多猫。东正教最高教堂里正在给婴儿洗礼,全程围观。普世牧首的throne比拉特朗的要精致许多,君堡希腊人也许只剩五千了吧。加拉塔的回忆并不美好,君堡和伊斯坦布尔即使观感上也是两个城市。土人整体极为热情好客,士麦那海滩上跟窝搭讪的cop,Denizli窝说"check please"结果给窝端上来一碗茶的餐馆老板,伊斯坦布尔跟窝大讲中俄土三国结盟的的士司机,共同点是不会讲英语都要用Google translate搭讪。然而土人的文物保护意识几乎为零,玛利亚居所和Petronium还算是维护妥当的旅游创收,而Ἱεράπολις和圣约翰大教堂遗址已成没有遮拦的废墟,至于世界七大奇迹之阿耳忒弥斯神庙,君堡之旧城墙,则分别用来放羊和围垃圾场。


写到这差不多已经酒醒了。见窝用iPhone便指责窝不爱国的土人司机最后也是要说一声Google superb,然而圣索菲亚本就被遮住脸的天使则确实已经不得重见天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