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M

Diaspora

發布於
人不如猫

我养猫,两只。大猫原本的铲屎官因故不能继续养他,于是由我来承乏。后来又向邻居讨要了一只小猫崽。两只猫毛色不同,性格迥异,但有一点非常相似:每当我给他们铲屎,他们不论是在睡觉还是在吃饭,都会凑过来看我干活。

这种举动激活了我记忆中的一些奇妙的场景。多年以前我看过一部美剧《清道夫》,男主多诺万是洛杉矶的顶级经纪人,也负责给社会名流的荒唐事擦屁股。他的一个职业运动员客户在外花天酒地,被骨肉皮无套口交后,精液被冷冻保存。还好多诺万及时赶到,阻止了精液被转移走,从而避免了运动员将来被敲诈抚养费。

而猫监视我铲屎的举动,像极了清道夫。他们从各个角落探出头,有时站在猫爬架上,有时就蹲在我身边。倘若闻到了厕所外残留着排泄物的味道,他们还会对着空气做出刨猫砂的动作。尽管无用,但他们多少能得到些安慰。

我经常忍俊不禁,有时还嘲笑他们。“傻猫,”我有时会自言自语,“巴甫洛夫。平时懒懒散散,就这事最上心,为啥呢?”

终于有一天,猫说:Why? I think, this is my dut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