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M

Diaspora

俗人

發布於
俗人(layman),终日所思不过get laid而不可得,那不如自己主动躺平罢了,大抵总好过常优胜的未庄人。

上次谈了祭司阶级,这次就谈下平民吧。

其实没什么好谈的,有的聊也没有兴趣写。平民能有什么好写的?所以这篇很短。

即便要聊,也不免要和贵族做对比。平民和祭司的差异是全方位的,可以从用词看出来,“俗”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些和祭祀宗教无关的都是“俗世”“俗人”“俗事”,同时也是乏味的、没有价值的。

而现代英语里最常用的表示“世俗”的词是mundane, secular和laïc,三者各有千秋。

第一个mundane本意是“地球的,世界的”,词源是法语(参考monde),在空间(“宇”)上区别于圣职:celestial本意是“和天相关的”(参照法语ciel),引申为“神域的”。平庸的人只配在地上生活,圣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与平民无关。

第二个secular则是时间上(“宙”)的,法语词源(参考séculier),本意是“一生的长度,一生一次”,与immortal(法语mort)直接对应,稍晚也指“一百年”或“一百二十年”,法语的siècle来源于此。而英语century一词表示“世纪”是很晚近的事情,取自拉丁语的centuria,本意是“一百个”(参考法语cent和pourcent,英语cent和percent)。Centuria在古罗马特指“百人队”,是军队的基本编制,罗马所有服兵役的人最初都按百人规模成团,由百夫长(centurion)领导,后来才形成以百人队为投票单位的公民大会(comitia centuriata),从元老和贵族那里逐渐取得部分选举官员和制定法律的权力。俗人的生命总有终结,死之前却还能在战争中充当炮灰,善莫大焉。

第三个laïc就是法语的laïque,拉丁语源的本意是“与人相关的”,和divine构成了最直接的对比。“神”这个词在印欧语里是deus(现代法语dieu,拉丁语deus ex machina)或者zeus(发音可能介于这两者之间),希腊语中的“宙斯”本来就是“神”。而laïc在现代英语里则演变成了形容词lay,也见于layman和layperson. 所有和神、祭祀无关的人都是平庸的,在历史上他们也确实是几乎没有受过教育的临时工。

巧合的是,古日耳曼语留下了一个同形不同义的lay. 动词的lay和lie同源,前者是后者的使役动词形式。俗人(layman),终日所思不过get laid而不可得,那不如自己主动躺平罢了,大抵总好过常优胜的未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