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

旧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领导人。“三个代表”杯作文大赛评委会主席。Matters “联合文创奖”发起人。

【号外】香江评论:阳光下的罪恶

發布於

香江评论 The Hong Kong Review by President JIANG

严酷的日子只在几天之前的回眸,数百名戴着口罩和头盔的人打破了香港特区立法会的玻璃墙,将自己视为正义革命。然而,这种革命像的恶作剧在几个小时后就结束了,以四散逃离作为句号。他们撤退的原因显而易见:他们知道他们违反了法律,他们不敢面对相应的责任。

自2019年6月初以来,以百万计的香港居民出现在街头,表达他们关于中国大陆不应该引渡作为对象的诉求。香港特区政府听取了人民的号召,无限期停止了改变法例。然而,一些人在高速公路上的驾驶不能自行刹车,仍然提出进一步的政治呼吁。 7月1日,即香港回归22周年,也是中国共产党98岁生日,仍有数以百的几千的(Hundreds of thousands)香港人和平前进,但这一数字与6月的数次游行相比有所下降,反映了支持度的上升或下降。

螳臂当车的香港泛民主派长者议员梁耀忠(中右) 图:一新闻
失去控制的示威者暴力制服梁耀忠议员 图:一新闻
暴徒的铁车(左)继续前进 图:一新闻

那天晚上最不幸的事情是暴力:大规模失控人群使用铁车打破了立法会的玻璃墙。虽然一些泛民主的法律制定者,例如梁耀忠,他作为一名长者,试图阻止暴力,但野蛮人仍然粗暴地推开他。这让我想起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变体的引用:“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如果暴徒的铁车继续前进,这个螳臂当车的法律制定者,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摄像机拍下的这个画面,同西方某些国家的宣传恰恰相反,正好说明了暴徒没能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他们进入议会,破坏办公设备,包括电视,电脑,监控照相机,黑人立法会主席肖像和香港特区的图标,并且不可原谅地举起了纪念殖民地团的旗帜。和平游行可以举办,但是暴力不值得鼓吹,我们呼吁香港人民理**国。

在这场暴力事件发生后,大多数香港人平静下来,终于明白这一运动已经扭曲了原来的目的。然而,仍有一些鼓吹暴力的辩护:他们试图假装理性分析,但没有提出一个足以说服他人的系统理论,就像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那样。不幸的是,我不得不说,他们的立场是被胶水粘住的,没有理解“实事求是“。如果你欣赏暴力,那么只有两种实现的道路:一种是手臂被革命(Armed revolution),另一种是延续生命(+1s)。数十年前,中国共产党选择了手臂被革命,最后经过自由战争(War of Liberation),自由化了中国大陆。这是历史的选择。如果你没有为牺牲做准备,或者社会和历史没有赎回,那么就应该为变革做出牺牲。否则的话,那就表明现状是坠吼的。

在阳光的现实世界里,罪恶无处可藏。警察开始了调查,通过指纹、面容识别、DN**段分析找出犯罪嫌疑人。法治是香港的骄傲,是游行者维护的目标,反对法治就是开倒车,人民不会同意。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没有例外。同志们,朋友们,真正的粉丝们,不值得被暴力所震慑,觉醒的时候到了!



2019年七月五日凌晨夜不能寐

在香港沙田第一城

“三个代表”杯因故中断一星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他們不是在衝擊。他們在自殺。

對7.1佔領立法會的一點看法

对自由主义和香港问题的一点思考

2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