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ocialsm

Null

(修正版)当代大陆年轻人的意识形态光谱


只代表个人看法,不代表客观事实,我总不能把所有大陆13-24岁的人代表了吧(笑)

作为一个大陆人,一个年轻的学生,看到的意识形态,在互联网山,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

青年人当中,意识形态光谱也并不那么单一。相反的,问题在于那些思考问题的人的数量相对而言过少。在物质上的经济危机累积导致意识形态危机,社会危机之前,这代“糖水中长大的”年轻人生活在襁褓之中,他们是不关心政治意识形态的光谱成员,被列在中间。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中有一日会离开这个问题的表述中央,无法含糊面对尖锐的问题,因此在大规模情绪煽动的动员下,只有少数还能呆在中间,当个吃力不讨好的“理中客”或者因为试图把政治与生活分离而遭到无情驳斥与“两边挨打”。这是绝大多数主流的,还未形成浮动的话语权体系,被称为”不关心政治的话语体系“。是生态环境随时可能转变的”大背景“。

在这个光谱中,我们讨论的范围仅限大陆的年轻人。我们可以看到,一旦涉及到很多遗留的历史问题讨论和现代经济问题,社会问题讨论,就会迅速分化出大量高强度对立的派系。因此,往上可以被认为是对于国家当前的用户程度,左右则可以被认为是传统的经济-文化曲轴。

从左往右看,首先是新疆甘肃等地的老毛派,即左派人士口中常见的“毛右”,有时也会和几年前的”五毛党“合作的,以当今环境下《乌有之乡》代表的,保护党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纯洁度,肃清资本主义道路的“反资不反国”的道路持有者,但是随着2018年8月一件事件后,这个派系迅速地失去了很多的话语权——不仅在民间,也在上层。

同样,不否定改革开放的特色左翼(被造反派著名成员痛骂的蒲鲁东主义者)是一个老毛派的温和版,他们的语句来源来自于邓选里的“共同富裕”作为原则和“如果两极分化,就失败了”。在民族主义议题上非常温和,有大概率成为蛤斯,但是也经常不会被左翼承认为“左”。


体系内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和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则是持高度怀疑的——他们持如同毛主义者批判的“彻底妥协”道路一般,倾向于社会民主党的斗争方式,利用学院象牙塔的资产阶级体系做消耗战,比如一边肯定“两个三十年不动摇”一边扛着对抗反宪制思潮和劳工法的彻底履行的大旗。

此外,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在一个学社分裂事件后,与安那其主义者自称了一派,与持正统马列毛地位的“马列之声”联合决裂。这两个组织其实实际上无关紧要,无非发布一些日常的相关学派著作学习分享,至于核心文件嘛........早就撤退到外网的xmpp平台了,不过他们在年轻人当中有较可行的影响力。

而最大的左翼派系,MLM和托派的联合话语权体系(虽然讽刺的是托洛茨基主义者并不受待见)则是要求做最坚决的斗争的,和新的毛左(即,文化大革命造反派二代)有说不清的干系,区别也许在于历史上问题的看待激进程度(新毛左要求彻底打到资本主义,继续他们40年前的黄金岁月,彻底的肯定很多武斗的正当性),而MLM则对这些事件持怀疑的“40年大于改革开放,但是实验失败了,但可以做一个好很多的不乱的版本”的看法。实际上,新MLM还是以理论和现代问题为主,对于旧历史没什么表态意识,比如老“百花齐放:时期所谓”右派“的很多当年右,现在左并且预言了变质异化的看法。

跨过西马的分界线,则是”自由主义“的地盘。当年女权有被污名化的#Metoo式的平权主义和泛左翼自由主义的联合体,通常开始于接受LGBT文化和潜移默化的海外比较理念。他们通常被一些老毛左误认为是自由派,谁料时代变了。他们的支持不是从生产-分配关系上发现绝对的问题开始的,而是社会的犬儒主义,少数群体歧视,社会正义的缺失等等开始的。最近的豫章书院事件处理的进度的现实也让不少人转入了这个派系。虽然左翼对此派系抱有一致的怀疑,但是他们互相合作,统一战线在很多,很多问题上。


自由主义的人数并不稀少。倾向海外的派系自由派则是前几年主流的自由派的,潜移默化继承先辈们著名异议纪录片“蓝色黄色文明论”的继承者,同时也有一个体系内的现实主义化的,顺着“市场越自由人越自由”,希望扩大改革开放规模倒打一耙政治民主化的派系,当然体系内的版本也有不少只看经济问题不看政治的啼笑皆非的键盘学者,比如“国奥”。和键盘战士。

最后让我么看向四个区域里唯一对于特权主义眉来眼去,甚至直接保护的“泛菟”,右上角的区域。

这个网站的主要用户都是自由主义派系的,但是肯定的是,粉红也在大陆的左派被彻底批臭了。 其对国家间无道德条件的达尔文式优胜劣汰战胜对手表示出极大的欣赏(社会达尔文主义),对于左翼与强调无产阶级在历史中的作用的极端厌恶,对于【国家】的绝对无条件狂热拥护(这里他们对于国家的定义非常模糊,好像国家从来不是一个社会机构而是唯心主义的身份),高排外民族主义倾向与排内民族主义倾向,对于社会传统作为国家一部分的毫无条件拥护,异常支持【稳定=强大】理论,辩论时不搞理论直接专制,希望消灭提出问题(因为他们破坏了稳定)的个体等等。 (墨索里尼语录上了共青团热评也可见一斑)这是五毛自从贸易战等事件发生后衍生分化的产物,不同的是,这个话语权动员了大量群众,用消费主义的“饭圈”等逻辑思考政治。


儒学派系(新儒家的部分)和皇汉作为大陆内部的民族主义体系,则与外界传统主义的敌视共产主义不相干:这个派系在当下的宣传转化中,已经变得非常亲国家主义话语体系,在一系列问题的表态中也是无条件支持传统主义,并且很乐意看到维护稳定与财富的国家强大作为他们世界观(”中央王朝“与”开元之治“)的一部分,尤其是大量儒学派系融入主流话语,时不时和既得利益站在一起。此外,黑人移民问题也在补充着皇汉民族主义的行列。

这个时代的左翼青年

龙门阵:“左翼青年”是怎样一群生物?

自问自答。关于大陆的政治思潮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