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海無涯

學習,唯有人文知識讓我們保護清醒的頭腦,這對於在這片害怕真相事實的土地上尤其重要。 生於1992年,沒多大成就也沒長了多少見識的普通人。

我的成長史(八)俾利喇街舊居

發布於
澳門紅街市


前言

「我的成長史」是一部我由27歲作起點回憶成長經歷的作品。在求學過程中,並沒有精銳思想與文筆,這一部不是文人的作品,是一部直白地記錄香港新移民二代的回憶錄。


記得當時,我住在三盞燈旁邊的一座老大廈,樓下有一個電單車維修店,母親和老板娘關係特別好,直到今天我們兩家都有保持聯絡。經過維修店就是我家,走進大門,右面有一排鐵製生銹的信箱,有些被塗鴉,有些被貼上貼紙。在香港這種大廈被稱為「唐樓」,沒有管理員,也沒有電梯。

穿過走廊,會有三座五六層高的大廈,它們靠得很近,大部分的單位都不能採光。最左面的是我家,沿著樓梯拾級而上,右面的牆壁上有很多六角形的洞,大概成人拳頭的大小,鑽進去應該是可以通往某户的陽台,我家貓咪日常都從這裡逃出。我家在三樓,鐵閘前旁邊靠著牆壁有個淺紫色的鞋架,可以徒手拆開,有幾次被母親趕出家門,我就把鞋架拆開,拿出一層鐵架,握到手裡用它敲打鐵門,直至母親原諒我。

走進家裡,穿過走廊,是一個長方形的大廳,盡頭左面有廚房和舅母的房間,右面有珍姐和我們的房間,中間夾著浴室,一共三房一廳。舊式房子一般都很大,不像今天的狹窄,它應該有八十到一百平米,今天的發展商應該可以把它分割成三套房子出售。

房子是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母親在二十來歲結婚前買下,當時用了十八萬澳幣,父親資助了五萬,餘下由母親自己支付。那時父親在香港做冷氣工程,香港正值經濟發展高速期,四處大興土木,各行各業都十分興旺。聽說父親八九十年代月入已經超過兩萬,而母親月入大概八千。當時買房比現在容易很多,母親都沒有向銀行貸款,一口氣把全數支付。原本母親希望父親資助更多金錢,但父親原來一直沒有儲蓄習慣,是月光族的始祖。

記得小時候家裡有個白麻袋,裡面全是布碎,是工廠生產時剩下的原產料,都是各種顏色形狀不規則細小的布料,應該是在工廠打工的舅母拿回來。這些布碎基本上萬能,從地板到廚房的清潔,除洗面以外都能用上。有時間會有另一個麻袋,好像是珍姐從她的工廠拿回來,裡面詳細是甚麼我忘記了,可能是類似穿膠花的工作,母親和我會幫忙一齊完成珍姐的工作。以前工人下班後,有時會拿一些原材料回家繼續工作,可能是初代Home Office的概念,時間不限,多勞多得,用麻袋作單位計算報酬。

後來,亞洲電視有齣電視劇叫《萬家燈火》,裡面有一幕馮寶寶一邊照顧小孩,一邊做從工廠拿到的外快,令我很有共鳴感。事實上,麻袋的工作我應該沒幫上忙,人生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並奮鬥過,但我潛意識好像想從那些工廠外快裡叨光,證明自己也曾「獅子山下」過。

我的成長史(一)

我的成長史(七)髮廊點滴(三)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