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a

香港製造會計師。五年日夜顛倒Auditor,2020 終於裸辭。

Day 1: 一秒之差,我們成爲兩個世界的人。

早上六點爸爸的電話響起,沉睡的腦袋一秒就被喚醒了,也許潛意識裏身體一直在告訴我要時刻警惕,外公要離開是每一秒都會發生的事情。

六點二十分我與爸爸媽媽就坐上了Taxi,二十分鐘從起來更衣刷牙到戴好口罩穿鞋出門,一旦需要跟時間賽跑,我們家還是會認真對待。車窗外是還在蘇醒的早晨,路人小貓幾隻,我不禁思考,他們是否也經歷過這樣匆忙的時刻呢。

思緒偶然浪漫,偶然難過。浪漫是他終於要回家了,回到他最愛的奶奶身邊;難過是他終究還是離開了,離開我們。外婆會失去愛人,媽媽與舅舅失去爸爸,妹妹失去哥哥,表妹表弟失去爺爺,而我失去了外公。一個人的到來是許多人的生命禮物,一個人的離開卻奪走了許多人的生命碎片。

6:30 am 我們來到外婆家留下,一向早到的外婆卻在今天變得慢慢的,是有些無奈,畢竟爭分奪秒的事情忽然被卡住了,我默默說沒關係沒關係,命運自有安排。6:40 am 我忽然看著手機屏幕的時間,我的腦袋說,要記住這一刻。

趕到醫院的時候,外公已經走了,6:39 am 的事情,他的模樣像是睡覺了,護士說他一直很乖,睡的也很舒坦。儘管嘴巴張開了,我依然近近地去觀察著他,他真的只是安靜地睡了啊。


睡夢中消失是最幸福的死亡,在一片黑暗中失去知覺,有時候會很慶幸他的離開是一種痛苦的解脫,可心裏面還是空落落的。走出醫院變成另外一個世界,媽媽攙扶著外婆,我拉著爸爸的手,但一股龐大的陰影卻悄然無聲地在醫院時候在我身後籠罩,我躲不開也不想躲開了。回到外婆家的時候,習慣性地拖鞋臺頭想要看見他的臉,明知不可能卻依然懷抱希望,人都是這樣愚蠢的麽?

我以爲會有繁瑣的手續,但護士說你們回家吧,原來人死的這一天是那麽簡單。我們來了,跟你說再見,然後回家。我們需要的是做只有這三件事情。

坐不住的媽媽說要陪她去一趟殯儀館詢問葬禮儀式,我和爸爸立馬說好呢。好疲倦的身體,好無力的腦袋,地鐵上不小心流眼淚了,我分不清是太累還是太難過了。

外婆沒有向以往那樣大哭,媽媽也沒有,是不是極緻的傷心都是假裝一切安好?

殯儀館的agent 坐在我們的對面,我以爲自己不想説話了,但原來非得面對的時候,腦袋會屏蔽傷心與疲憊,異常清晰地運轉。聊價錢的時候,我看見他的Cartier 手錶,很理智地想著這個人是想騙我們錢嗎?把他説的話寫在媽媽的本子裏,暗暗想要貨比三家。想不到人到了最後還是會遇見貪心的生意人。

晚上的時候坐上巴士回家了。專心地看著燈火通明的窗外,想起了外公睡覺的樣子,早上6:38 am 我還擁有你,6:40 am 卻沒有了。一秒之差,我從擁有變成失去,生和死的距離如此靠近,也是如此輕易地跨越。一秒之差,我們成爲兩個世界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