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8582 
寧鳴

一片土地的熱忱

青玉案·小雪前二日 從曹冠“煙村茂樾”詞之變體 沉沉錯認瀟湘霧,寂寥早將天暮。風疾月高無覓處。夜長 何奈,無人相訴,付別鄉他露。從來清夢多清苦,斷續更將清苦著。三五七年離送路。

寧鳴

由京劇《斬經堂》說開去

〈肆〉極無辜的吳妻王氏 作為一名妻子,他應當是古代中國那些酸腐文人的完美臆想了。如同《武家坡》的王寶釧,《四郎探母》鐵鏡公主,真是不明白一個番邦女子是如何深諳三從四德的,番邦應當不流行裹小腳。

寧鳴

由京劇《斬經堂》說開去

〈叁〉無辜的吳母寧氏 這部劇中無人有錯,已契合了悲劇的最高精神,無有一個壞人。寧氏的執著比誰都更好理解,因為她的那份執著不來自任何方面的強加,而是她所實實在在經歷過的悲痛,這時無需綁架任何現世牽掛的執念,因這執念本就來自現世。

寧鳴

由京劇《斬經堂》說開去

〈贰〉最無辜的吳漢 這一齣戲是我唯一一齣不忍看、不敢看,亦不願看的戲,稱之為糟粕實不為過。不能抽離時代看個人的原則當然是不錯的,只是我無論如何代入時代的道德也無法抽離出內心的厭惡。

寧鳴

由京劇《斬經堂》說開去

〈壹〉所謂「殺父之仇」 中國人總是會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上具備不可想象的記憶力,並善於將此種執念根植於血脈且以血緣為紐,代代傳承。致使執念由存在得無意義轉變為無意義地存在。

寧鳴

正在醞釀的民粹與民族

我實是不能理解這樣一個一心想當皇帝的充滿著自欺與恬不知恥的獨裁者為了什麼而要視國人如豚犬,視愚民為樂事,視萬姓之生死為博弈之手段。不,他及他的黨派近來對美的舉動已不可稱之為博弈了,甚至都不可以言其為蚍蜉、螳螂,...

寧鳴

中國人為什麼不能沒有皇帝

一個民族必然是存在其獨有的一種民族內部所共有的個性,這種普遍的個性應當將其稱之為民族性。雖然我們在看待一個個人時絕不能令其共性大於個性,我是絕對反對將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胡亂歸入某個陣營的,是以也從未主動加入過某個陣營。

寧鳴

猛士論

如果真相是鮮血淋漓,又有幾人能做真的猛士呢?中國向來是不缺少猛士的。但以往的猛士先生們或是用錢買來的勇氣,再用所謂勇氣去做官的先生們那裡換取下一部分勇氣的成本。還有些從領事館畢業的猛士,或正在努力考取自由之大使館一顧之資,這一部分猛士先生往往是最具勇氣的,畢竟是自由之美金在做最有力的支撐。

寧鳴

為人民服務

直面真相往往是一件悲傷到頂的事,因為真相是未曾打扮過的,直面一個未曾打扮過的,且數千年來從未被停止過強姦的卻永是青春的姑娘,並非一件易事。是以我們的民眾選擇,相信一些足以稱之為鬼話的謊言,也並非一件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