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

豆瓣:卡卡,学生一枚,喜欢写周遭事物。

打全场的留学生

网上有句话,中国打上半场,欧洲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

从一月中旬到三月中旬,整整两个个月。

一月中旬,武汉疫情爆发初期,每天盯着手机看数据,每天增加一千,甚至几千,全国人民的假期不断地被充值。虽然,我们在海外,可真的不断地看着手机,尤其看到那些求救的微博,还有那些活生生的故事,这些真真切切的痛苦能从屏幕跳出来直捣心里。看到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真是夜不能寐,武汉志愿者感染去世令人泪目。

除了看各种信息,我们也组织留学生捐款,到附近的城市买口罩寄回国等等,幸好疫情好转了,新增人数慢慢减少。

当我以为中国情况好转之时,那么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没想到欧洲爆发了。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欧洲各国在重演中国的悲剧,看着欧洲各国疾控中心、卫生部和国会等等,他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比我们还不足,迟迟不采取措施真是让人捉急。

有人戏虐, 第一集:啥事没有;第二集:可防可控;第三集:有限人传人;第四集:全国人民坐月子。

此时,欧洲已经到了全国人民坐月子的时刻,可悲剧已不可逆转地发生了。

欧洲陷入了艰难时刻,每天都可能是见证历史。从意大利封锁北意大利到封国开始,接着昨日,西班牙宣布封国,今晚,法国宣布封国,国民禁足在家,欧盟委员会宣传关闭欧盟和申根区的边界30天。

从一月中旬,武汉封城已觉得不可思议,1100万人口封锁起来,那时以为是历史中的首次,历史很快便在欧洲各国重演。或许,接下来,还有很多超出我想象的事情发生,譬如,刚刚荷兰首相讲话也表示可能走群体免疫。

我想说,身边很多留学生才是真真正正打全场的人。一些朋友在一月二十号左右回国过年,那时,国内疫情爆发,一回到家就开始禁足,过完年回到学校自我隔离14天,没过几天,欧洲便开始爆发疫情了。

有人可能说,这些留学生真矫情。

可是,我们是打全场的人,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历多月的担忧、恐慌和焦虑。

一起来挪威交换已安全回到英国家里的同学发信息给我,当她说:

It is too much for you. You take on a lot of worries!

我忍不住大哭了!

艰难时刻,大家不仅要保持身体的,也保持心理健康。

春天来了,又走了

以上的文字在一个多月前记录,如今,我已经逐渐适应了一种抗疫新常态。近日,大家担忧疫情过后,经济大萧条的问题。昨日,一位荷兰朋友来家里看我,她说,她爸预测,这次疫情过后,荷兰的经济需15年来恢复。她爸曾是飞利浦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当年SARS,他们全家刚从香港搬回荷兰。无论如何预测,唯一可以肯定,未来的日子应该是艰难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